xowwc超棒的都市异能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第八十五章 草帽團全體戰敗,陳穆現身。鑒賞-1yeye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呼~~~
一道短促的风声响起。
随后,索隆的身形便是直接出现了赤犬的背后。
由于索隆速度太快,不仅是赤犬没有反应过来,就连他身上缠绕的黑雾,也是被拉成了数缕黑线。
而赤犬,则是一脸骇然的愣在原地,看着胸口上突然出现九道粗长刀痕,相互纵横交错。
所幸的是,赤犬虽然没能用见闻色捕捉到索隆动作,但自身的元素化效果,却是一直都在的。
肩颈处的熔岩流淌,朝着那九道恐怖的刀伤覆盖而去,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熔岩几乎将伤势完全修复。
但是,却依然在其胸口上,留下了九条浅浅的伤疤。
伤疤上,依旧附着淡淡的黑色雾气,未能被熔岩磨灭。
反观一旁的战国,同样是满眼震惊。
他不是惊讶于索隆的速度有多快,而是…他那上层见闻色,捕捉到的画面却是一片翻滚的黑色迷雾,根本没有索隆出手的痕迹和…结果。
在见闻色的感知中,那黑色浓雾翻腾,似乎要将他的感官完全吞噬。
“这…这就是当初,吞噬数万生命的灾厄之雾吗。”战国眼底满是震惊。
光是见闻色捕捉到的画面就有这么可怕,可想而知,直面这些黑雾的受难者们,在临终前会是多么的恐慌…….战国一时间,只感觉胸口憋闷,一股郁气缓缓凝结在了心中。
“咳咳咳咳…”
战国的剧烈咳嗽,将沉思中的赤犬拉回了现实。
“呼…呼…怎,怎么回事,那股黑雾为什么会吞噬我的感官,就连见闻色也…”赤犬呼吸有些粗重,神色恍惚的自语道。
“呵,怎么,不打算还手吗,大将阁下。”索隆淡然转身,讥讽的笑了笑。,旋即又道:“听说,在两年前的战斗中,您可是差点杀了我们船长啊。”
说到这,索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的邪笑瞬间收敛,急忙转头看向昏迷的路飞。
这一瞬间,索隆那猩红如血的眼瞳,瞬间恢复一丝清明。
但是,再看到生死不知的路飞后,索隆右眼再度被血色充斥,浑身忍不住轻颤起来。
“你…你们,你们居然将我的船长给……”索隆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呢喃自语道。
刹那间,那猩红的眼瞳中,再度飘出一丝黑雾,缓缓将他的脸庞遮盖。
战国面色一凝,对着暴怒的赤犬道:“别冲动,萨卡斯基!”
“嗯?”赤犬气势一滞,皱眉看向战国,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又怎么了。”
紅衣傾天不負瑾蓮 漱梨
战国轻轻皱了皱眉,看着一脸满脸不满的赤犬,语气平静的道:“这黑色灾雾的出现,会吞噬大量鲜血,作为补给养分。”
见赤犬凝神静听,战国继续道:“如果失去养分补给,那这灾雾便会自行消散。”
听到这,赤犬的眉头渐渐松开,整个人也再度陷入了思考状态。
战国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吐槽道:“所以…你当初为什么不参加会议呢,就因为库赞是元帅吗。”
“没空。”赤犬毫无感情的回应道。
战国幽幽一叹,也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索隆勾了勾嘴角,蔑笑道:“哦?终于聊完了吗。”
贱人之道
战国眉头一皱,紧盯着迷雾中那抹红芒,冷哼道:“这黑雾极其邪恶,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免得…悲剧收场。”
“哈哈哈哈哈,那我是不是还要对你说声谢谢啊,战国‘元帅’。”
“你!”战国狠狠一咬牙,声音低沉的道:“哼,不知死活的家伙。”
索隆不屑的轻哼一声,整个人瞬间跃入高空。
“九刀流…修罗·虎狩!!”
索隆低喝一声,向着下方的战国旋斩而去。
战国面色一凝,就欲展开大佛形态。
撒旦总裁胖前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赤犬的怒喝声从一旁传了过来。
“冥狗!!”
伴随着赤犬的一声怒喝,一只散发着滚滚浓烟的熔岩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拍向了索隆。
所幸的是,赤犬的攻击虽然迅猛,但并未真正触碰到索隆的身体。
只因…他现在是三头六臂九刀之身。
‘锵锵’两声脆响,索隆上身微旋,用鬼彻秋水二刀,直接架住了赤犬的拍击。
而索隆右侧的脑袋上,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笑容,用那黑雾幻化出的双刀,直接斩向了赤犬伸长的熔岩手臂。
瞬息间,身经百战的赤犬,直接将熔岩之臂震散,火红的岩浆也随之散落一地。
身处半空的索隆,因为攻势被阻,只能被迫放弃了对战国的袭杀。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索隆落地的第一时间,并不是冲向最近的战国,反而直接掉转身形,朝着远处,低头盘坐的藤虎冲去。
这一瞬间,准备展开金佛形态的战国,和正在积蓄‘大喷火’的赤犬皆是齐齐一愣。
“糟了!”战国瞳孔一缩,急忙呼喊道:“一生,小心!!”
战国话音刚落,迅如疾风的索隆,已经奔袭至藤虎的十米范围内了。
“九刀流…修罗鬼斩!!”
索隆一声断喝,将横于脸颊两侧的双刀瞬间斩出。
同时,身形一个急旋,在和藤虎交错的瞬间,将左右两侧的六柄雾气之刃,斩向了藤虎的脖颈。
锵锵锵!
伴随着三道沉重的撞击声,黑色的刀光和刀刃碰撞出的火花,齐齐展现在了几人面前。
藤虎仅在凭着高超的剑术,便将索隆斩击,一一接下。
“这家伙…”索隆狠狠一咬牙,抽刀后退。
战国则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大将们的实力,不至于被海楼石烤住就会出现浑身无力的状态,但依然会对他们的实力造成一定的影响。
好在,双目失明的藤虎,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在锻炼见闻色霸气,这才能够在瞬间洞悉迷雾,抵挡住索隆的攻击。
藤虎缓缓将杖刀收入鞘中,杵刀站了起来。
“剑术吗…”藤虎自语一声,然后缓缓转头,‘看’向了二十米外的索隆。
“你的剑术不错,但是…太慢了。”藤虎轻描淡写的说道。
索隆咬牙不答,脸上的雾气瞬间扩散,露出那有些苍白的刚毅面庞。
看着脸上血色全无的索隆,并肩而立的战国赤犬二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國士無雙 驍騎校
“这是…噬主吗。”赤犬眯着眼睛,沉声问道。
“嗯,算…”战国淡淡的点了点,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也不算。”
感受到赤犬对他投来的疑惑目光,战国嘴角抽了抽,耐心的解释道:“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这种诡异的黑雾,需要吞噬血液,而且量还很大。”
“你是说…”赤犬略微有些迟疑。
“没错,只要是鲜血,不管是他人还是他自己的,都行。”战国一脸凝重的道。
“那他就更不能留了。”赤犬冷声道。
战国撇了眼浑身杀意暴涨的赤犬,沉喝道:“别冲动,虽然他现在很虚弱,但那黑雾依旧能够自主汲取血液。”
“那要等多久。”赤犬眯眼看向了站立不稳的索隆。
战国略微思考了两米,有些不确定的道:“我也不确定,但…应该用不了多久了。”
赤犬轻轻的‘嗯’了一声,将目光转向了熔岩流淌的钢铁右臂。
“呵呵,真是意外的好用啊。”赤犬轻笑一声。
随后,目光冰冷的看向索隆。
此时,战场上的气氛陷入了死寂之中。
索隆身躯摇晃,意识也渐渐变得昏沉起来。
赤犬和藤虎,一左一右,缓步走向了状态不佳的索隆。
战国则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凝目注视着面色愈加苍白的索隆,约莫凝视了数十秒,确认索隆状态已是接近极限后,转身走向了深陷墙面的路飞。
战国这次前来,并非是因为青雉授命,而是在和藤虎相遇的时候,偶然听到了他和青雉的谈话内容。
‘护卫天龙人安全,以及…捉拿夺取天上金的草帽一伙。’
再次听到草帽这两个字,一直过悠闲养老生活的战国,却是瞬间来了精神。
并不是他一直记恨着两年前的事,而是战后,鹤婆婆单独找到他,和他说了关于路飞的一件事。
“这个草帽小子,不像是卡普的孙子。”
“嗯?为何这么说?”
然而,当时的鹤婆婆并未直接回应战国的疑问,直接带着一脸的沉思,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也是因为鹤婆婆这句‘神来之笔’,导致了本意只是去探病的战国,结果却和硬生生的和卡普干了一架。
最为严重的,是将那一层的好几个病人,吓得提前住进了ICU…
然而,在事发之后的第二天,战国又去了…
因为两人昨日的斗殴事件,给医院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病人们全都心惊胆颤,甚至有几个即将面临手术的老患者,也是吵着要换医院,这里不安全之类的话。
万般无奈之下,医院的院长,只好求助战国,请求他将卡普这个家伙带走,最好是你们都不要同时出现在医院。
当,最后一句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战国略微思考了一番后,便直接同意了院长的请求。
在当天下午,战国就再次来到了卡普的病房。
看着这位浑身肌肉鼓鼓的‘病患’,居然一脸悠闲的躺在病床上吃仙贝,战国气的胡子乱颤。
“我在前面处理战后事宜,你倒好,居然躺在医院装病,还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你真当自己是病了吗。”
“你可别忘了,这次的战败是因为谁而起的!”
“就因为你那个一心要当海贼王的亲孙子,你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在医院‘度假’…”
想到先是一拳击杀本部中将,然后又一拳将他手腕震伤的路飞,战国气就不打一处来。
守護甜心之淡痕迷煙 soollidrcnady
而卡普这家伙,还给我装没听到,居然还背过身去吃。
战国真的是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但两人实力相仿,短时间肯定不能拿下这个家伙。
而且,院长有祈求过,求他能以最温和的方式,带走卡普这个老赖,最好是能不动手的情况下。
迫于种种限制,战国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抢走卡普病床上的仙贝,然后火速逃离了现场。
而当时的卡普,正一脸愉悦的吃着仙贝,哪知道战国突然来这么一手,急的他差点就被仙贝给‘送’走了。
要不是病房中还有几个交情不错的病老头,说不定,他真就噎死在当场了。
……
一想到当时卡普,穿着病服光着脚追着他出了医院,战国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同时,看向路飞的眼神也是微微缓和了一分,轻叹道:“哎,你当初听你爷爷的话,当海军多好。”
说着,战国便走到了路飞身处的大楼下方。
慢慢抬起头,看向十米高的墙面处,看着那仅留一个脑袋在外面的路飞,摇了摇头,对着墙面轻轻一拍。
‘嗡……喀嚓’
高楼剧烈的震颤了一下,碎石和玻璃抖落间,路飞也一起被震了出来,掉在了战国身侧。
“把你带回去,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说完,战国提着路飞的衣领,就走向了码头。

而此时的索隆,周身黑雾散去,露出那略微有些‘消瘦’的上半身,一个踉跄,索隆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当当’两声脆响,嘴中的和道一文字和重刀秋水,纷纷掉落在了地上。
仅剩下三代鬼彻,被他双手紧握,维持他身躯不倒。
赤犬和藤虎,相继走到了索隆的面前,看着咬牙苦撑的索隆,藤虎平静的开口道:“就为了一时的力量,值吗。”
失血过多的索隆,低头着,大口的喘息着,根本没力气回答藤虎的问题。
“哼,愚蠢的海贼。”赤犬不屑的冷哼一声,就欲伸手抓向索隆的脑袋。
‘啪!’的一声轻响,赤犬看了眼将自己手打开的木杖,皱眉看向身边的藤虎,沉声道:
“你什么意思。”
藤虎淡定的将手杖收回,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口吻:“你受伤了。”
赤犬先是眉头一皱,恍然间,他猛的低头看去。
只见那散去元素化的肉身上,有着九道浅浅的刀疤,那九道细小的伤口上,依旧残留着诡异的黑雾。
而且,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有两缕黑雾,竟然悄无声息的渗进了他的身体。
赤犬悚然一惊,急忙将刀疤的位置元素化。
“迟了。”藤虎淡淡的开口道。
赤犬一时间,竟是又气又怒的看向藤虎。
怒的是,这个双目失明的家伙,居然能比自己先发觉身上伤口的变化,而且,你还不早点告诉我?
气的是,我的感官居然还没一个瞎子敏锐!
“我也是才发现的。”似乎猜到了赤犬心中所想,藤虎直接开口解释道。
“呵呵…”赤犬脸上肌肉抖动。
一时间,海军的两位高端战力,居然和一个重伤垂死的海贼,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就在气氛再度陷入诡异的寂静时。
赤犬二人的身后,突然钻出一位身穿优雅白色西服的人影。
这身影,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那金色的宽大披肩,也不是那挽至膝盖的裤脚。
而是那…锃亮的光头。
“好久不见啊,两位。”陈穆笑嘻嘻的拍了拍二人的后背。
“!!!”二人浑身一颤,急忙一个前扑,然后迅速转身,一脸防备的看向身后之人。
“你果然在这里…”赤犬咬牙切齿的道。
陈穆无奈的摊了摊手,撇嘴道:“我不在这,那我能在哪,在这陌生的大海上,我又没有船。”
说完,陈穆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有我也不想开…”
“你说什么?”赤犬一愣,略显疑惑的看向了陈穆。
他能确定,刚才他肯定开口说了一句什么,只是声音太小,他没听清而已。
“为什么不想开,当然,你也可以不说。”藤虎脸色有些凝重,但语气依旧很沉稳。
陈穆诧异的看向藤虎,挑了挑眉,开口道:“不想开就是被不想开呗。”
说着,又转头看向了半跪在地的索隆,语气有些冰凉的道:“你们…都干了一些什么。”
见陈穆神色变得肃穆,赤犬二人如临大敌,纷纷摆出防御姿势。
“嗯?不想说吗?”陈穆眯着眼,浑身气势再度攀升。
就在这时,乔巴的哽咽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噗啾噗啾’
乔巴迈着小短腿,一阵小跑,来到了陈穆脚边。
“大..大叔,他们…他们把路飞抓走了。”乔巴昂起那张灰头土脸的小脸,对着陈穆哭诉道。
“嗯?”陈穆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乔巴,道:“那你怎么不巨大化去救他。”
乔巴哽咽道:“我…我也想,可是…可是当时大家都倒下了,需要我去治疗,所以,所以这一耽误,路飞就…”
陈穆皱了皱眉,转头向后看去,只见浑身缠绕着绷带的娜美等人,逐渐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而,赤犬二人则是心里一惊,心中揣测道:
这只狸猫,在硬接了战国的冲击波后,居然还能毫发无伤的为其他人治疗,这恢复力实在惊人,难道它是…
“哦?居然是一个觉醒了动物系果实的能力者,呵呵,有意思。”藤虎调笑一声。
赤犬也是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
被两位大将‘关注’,抽泣中的乔巴突然一顿,转头看向二人。
“大…大…大将!!”乔巴惊叫一声,瞬间躲入到陈穆身后,那雪白的牙齿还在不停的打颤着。
陈穆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乔巴,然后转过头,指着即将倒下的索隆道:
“人…我要带走,两位有意见吗。”
二人面色一沉,皱眉不语。
陈穆摇了摇头,轻笑道:“一个被海楼石扣住,一个还断…”
说到这,陈穆突然顿了一下,向着赤犬那已经熔岩化的双臂看去。
“你接了一条钢铁手臂?”陈穆双眼微微眯起,盯着赤犬道。
赤犬神色一怔,心中惊叹道:这家伙的感知也这么敏锐!
看着一脸惊讶的藤虎,陈穆已是知道了答案,自顾点头道:“看来是了。”
旋即,又问道:“你这条手臂,谁给你接的?”
一时间,赤犬藤虎二人心生疑惑……这家伙怎么突然关心起我/萨卡斯基的手臂来了?
陈穆为何会突然关心赤犬的手臂,那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看到了熟悉的…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