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rzt好看的小說 《帝世無雙》-第兩千二百六十九章 帝陀羅剎利!閲讀-z8n79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比拼大道的力量,如果只是本身力量之间的差距,只是对于大道本质的感悟,那么夏渊是无法和这些毁运者相比的。
毕竟夏渊就算是在逆天,也无法和一些已经活过了无数岁月的古老存在相比的!
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如果要说到大道本质的话…
那么就算是夏渊没有凝练出那无敌的不属于一切的无上大道来,那么夏渊选择的也只会是那时间本源大道或者空间本源大道最为自己的主道,同样不是这些存在可以相比的。
这些,看的才是天赋。
如今,有着那无上大道的存在,夏渊无惧任何!
就算是直面任何的存在,夏渊都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可以镇压一切!
不过可惜,那些毁运者不曾知道,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不知道!
或者如果要是对方知道的话,那么估计是打死不会使用这样的手段了吧!
确实,一般的存在面对这样的手段,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就算是那些顶尖乃至准皇级别的存在,面对如此可怕的手段,也是束手无策的。
因为,这是大道本质的镇压!
而这种镇压之中携带的那种可怕逆天的威严,不是任何存在可以对抗的。
只是,对抗的却是夏渊,而这已经注定一切了…
是的,已经注定一切了…

从那无尽极寒之中缓缓走出,夏渊施展出无尽轮回又一次恢复到了自己极致巅峰圆满的状态之中!
这样的夏渊,让那些毁运者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要知道,这至高本源秘法,已经是他们底牌之中的底牌,已经是他们最最终极的底蕴了!
再也没有任何一种其他的手段,是可以和这样的杀伐之术相比的。
这,寄托了他们全部的希望。
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这几乎等于是断绝了他们最后的希望了…
战斗,结束了吗?
也许在夏渊这边战斗还没有结束,因为如果这些存在不死的话,那么夏渊就不会绝对战斗已经结束!
可是对于这些毁运者来说,战斗基本上已经等于结束了…
谁能想到,这个时代之中可以走出夏渊这样一尊无敌的妖孽来呢!
或者,这些存在心中所想的,他们心中感叹,悲哀的,就是当初那些禁忌之主面对夏渊时候的感觉!
那时候,他们也是如此,面对这样可怕极致的夏渊,他们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
一切的手段在夏渊面前,都是笑话,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
现在,这些毁运者面对夏渊的时候,也是如此…
看着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夏渊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
而对方,而那尊极致的毁运者,此刻身体之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的崩溃迹象。
只是看样子,似乎已经无法加持太多的时间了。
是的,已经走到了极限,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已经走到了自己生命的极限了。
他的存在,已经无力继续战斗下去。
如果,在施展出第四次大道本质杀伐的话,那么他就会彻底的崩溃了。
以他的存在,虽然掌控了这至高本源秘法,但是却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完全施展出来!
不仅仅是力量方面无法做到圆满,就算是次数方面,也是同样如此!
三千大道的至高本源杀伐,代表的就是这无敌的秘法,最终有着三千的大道本质杀伐!
而他,也只是四道而已…
况且,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也知道就算是自己施展出来最后的第四道秘法,同样无法将夏渊斩杀的。
甚至…
看着夏渊如今又一次恢复到了自己的极致巅峰圆满之中,那尊极致的毁运者那充满了复杂矛盾浑浊的双眼之中,出现了一丝的清明。
无敌了。
夏渊真的无敌了。
夏渊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斩杀的。
所以,放弃吗…
可是,一旦放弃的话,那么就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修炼了无数的时代,甚至成为了那至高本源规则的走狗,就是为了可以成为一尊无敌的存在,然而如今,却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住了。
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知道,自己一旦陨落在这里,那么就是真的陨落了,就算是自己曾经在其他的时空之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本源印记,可一旦在这里陨落的话,那么那些印记也会彻底消失的!
因为,这一方大世界,真的不简单!
这里的规则,无比可怕,是连那至高本源规则都需要承认的规则啊!
一旦自己在这里陨落,那么这里的规则就会顺着自己的命运和因果,将所有和自己有关系的本源,全部斩杀!
所以,这一次似乎是真的死定了…
看着夏渊,感受到自己周身出现的那种动荡的痛苦,此刻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可言了。
他真的,已经走到了极致。
难道,如今就要这样彻底的结束了吗?
不甘心吗?
是的,不甘心啊!
此刻,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终于算是体会到了之前那些禁忌之主寂灭之前的那种不甘!
无尽的不甘,彻底的不甘。
那是何等的不甘啊!
从夏渊之前的意思之中,从夏渊和古苍始祖之间的相处态度之中,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已经算是看出来了。
夏渊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和那些无上之上的存在之间并非是同伴,而是敌人!
甚至,是生死之间的大敌!
夏渊所以迷失在无尽虚空之中,也是那些无上之上存在,也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去做的。
而那些无上之上的禁忌之主,他们不知道付出了何等可怕的代价,就是为了将这尊年轻逆天的存在放逐。
只是可惜,最终他们成功了,却也失败了!
因为,那些禁忌之主成功的放逐了夏渊,却迎来了他们。
不甘,真的是充满了不甘。
而他们这些毁运者,而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也是如此!
但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似乎一切就要这样了…
时空,在这一刻完全的宁静了下来,岁月仿佛开始黯然。
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看着夏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此刻一种无法想象的力量,从那尊极致的毁运者身体之上出现。
他,看向了周围的那些毁运者,看向了那尊依然在努力封印气运的极致的毁运者。
努力控制住了身体的颤抖。
他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那么,就使用最后的手段吧。”
“如果成功,那么我们还可以活下去,如果失败…”
如果失败,那么他们就是必死无疑的。
当然,只要不能将夏渊斩杀,那么他们还是必死无疑的。
听到这话,那些毁运者一愣,而后瞬间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
不过他们似乎也意识到,如今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虚空之外,夏渊已经逆转归来,他看着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冰冷疯狂的眼中带着一丝不屑的色彩。
“如今,你们还想在做什么吗?”
这些毁运者的手段,比起那些禁忌之主来更加的可怕。
这是毁运者,是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一般的存在,甚至是更加可怕强大的存在!
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
不管是之前的气运天刀还是后来的放逐,都和那尊可怕的窃运者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些存在的手段,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夏渊是真的不想在给他们机会了!
那一刻,夏渊出手了…
瞬间出现在了一尊毁运者的身边,而此刻这些毁运者都是汇聚一起的。
周围的毁运者感受到夏渊出现的瞬间,没有丝毫的犹豫,生命绽放,极致璀璨的力量爆发!
瞬间强大的波动传来!
只是可惜…
之前他们联合一起都无法将夏渊镇压,而现在只是不到十尊的毁运者,如何可以真正重创到夏渊呢!
所以,一尊毁运者,就这样瞬间虚无了。
而这一刻,夏渊的身体之上也承受了无数的伤害。
刚刚恢复的帝道轮回战体,又一次变成了那种惨烈的模样。
不过这些也只是表面上的伤害。
对于夏渊的战力无损,甚至都无法真正意义上伤害到夏渊。
而此刻,夏渊的盖世一击,更加让这些毁运者下定了决心!
那一刻,之前始终在封印金色气运和界域苍生榜的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似乎动用了什么秘法。
瞬间将这金色气运又一次封印了。
我是仙凡
只是这一次的封印,在夏渊看来时间不会太长。
而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也是借住这样的手段,瞬间离开了。
解放自己的战力!
如今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已经完全解放自己的战力,虽然可能很短的时间之中就会恢复过来,可已经足够了。
解放了一尊极致毁运者的战力,无疑是增加了不少,不过这样的力量对付夏渊的话,还是不够,远远不够的。
如果夏渊没有那无尽可怕的盖世神通无尽轮回,那么也许真的容易成功一些,但是面对这样一尊几乎可以称之为杀不死的存在,别说只是多出了一尊极致的毁运者,就算是多出十尊甚至十几尊毁运者,也是不行的!
不过,显然那尊极致毁运者让自己解放战力,不是为了这些。
夏渊面色微微变化,他知道对方必然是在准备什么石破天惊的手段。
想到之前的气运天刀,夏渊可不敢在放任这些存在继续如此了。
毕竟现在是生死之间的搏杀,可是切磋战斗!
夏渊突然出手,就是为了打碎这些存在的布局。
殇剑苍曲 夕阳孤魂
击杀了一尊毁运者之后,夏渊没有任何的停留,有一次性杀向了最近的一尊毁运者。
而这尊毁运者,是一尊极致的毁运者!
如今剩余的毁运者数量,不到十尊,如果可以斩杀其中一两尊极致毁运者的话,那么夏渊觉得就算是对方施展出什么极致底蕴来,自己也是可以对抗的。
但是显然,夏渊还是想错了…
因为,这一刻那尊极致的毁运者身体之上出现莫名的光晕,瞬间挡住了夏渊的杀伐。
而当夏渊再一次锁定对方的时候,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已经飞速的离开了。
那是燃烧生命之下的极致速度,如今这周围的力量已经被彻底的驱散,那些毁运者在知道夏渊拥有时间之力后,为了避免在出现之前的情况,时刻都在不断的驱散周围的那些力量。
在加上周围的时空封锁,所以夏渊只是反应过来的一瞬间,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已经跑到了之前那尊极致的毁运者身边!
不仅仅是被夏渊针对的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其他的那些毁运者,同样都是如此!
四尊极致的毁运者,加上其他的那些毁运者存在,虽然现在这里的毁运者数量甚至连十尊都不到了,可其中充盈的那种威能,还是无尽可怕的。
只是这四尊极致的毁运者,就比起二十尊的普通毁运者来,更加强大甚至是碾压了。
夏渊知道,现在出手已经没有任何的效果了,因为此刻那些毁运者已经将自己的底蕴全部绽放了!
那是一道道光幕,那是各种惊世的布局,不断出现在这天地之中,不断横亘在这时空之中。
这样的防御之下,夏渊无惧,但是想要打碎的话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而显然,对方是不会再给自己时间了…
夏渊没有动,那些毁运者同样没有动。
就这样,相互看着…
片刻之后,之前开口的那尊极致的毁运者才又一次动荡。
只是这一次,他却是主动将那种秘法状态散去了。
是的,就算是处于那种状态之中,甚至无需绽放任何的力量,那么也是一种极致的痛苦。
而且,这种天大的负荷,如果那尊极致的毁运者还是处于自己的巅峰之中,如果要是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于外界的话,那么或者还是可以承受下来的。
但是如今,却没有一点的可能。
所以当这些可怕的气息降临之后,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几乎就要崩溃了。
他,只能解除这样的状态,如果要是没有了任何的希望,那么或者这些毁运者,那么或者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也许会继续绽放下去的!
毕竟,既然都是陨落了,那么就将自己最为强大的力量绽放出来,反正就是不能让对方好过。
可现在,他们还有最后的手段,还存在活下去希望。
自然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不想就这么快的完蛋。
面前,无数的时空壁垒出现,看似只是一步之遥,然而却是亿万时空的距离。
这些毁运者都是将自己的那些极致家底全部拿出来了。
他们很清楚,要是这时候在失败的话,那么接下来唯一的结果,就是自己彻底的完蛋。
要是人都死了,那么这些所谓的底蕴也就没有什么用途了。
所以,此刻拿出来的这些底蕴,简直就是多到下人!
无数的底蕴出现,覆盖了整个天地之中,起码让夏渊就算是施展最为可怕的力量也无法在短短的时间之中杀过来了。
而此刻,这些毁运者终于有着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完成那最终极的后手了。
“真的,要如此吗?”
现在的夏渊没有动,他们也可以稍微沉静下来。
不过一旦要是夏渊直接出手的话,那么他们将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
而现在,似乎还是有着一点的时间。
这些存在都在看着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就算是其他的三尊极致的毁运者也是如此!
毫无疑问,当那尊极致的毁运者施展出那至高本源秘法出现的时候,他就是这些毁运者之中的领军人物,他就是这些毁运者之中公认最为强大的存在。
而事实,也是如此!
此刻这些毁运者都在等待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做出选择。
是否,真的要如此!
要知道,一旦真的施展出来的话,那么危险的程度简直是无法想象的,甚至随时都有着覆灭的凶险!
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看了远方的夏渊一眼,而后又看向了周围的这些毁运者。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说不清楚的莫名复杂笑容:“你们觉得,现在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又或者,是你们觉得自己,还是我们这些人联手之下,可以将他斩杀呢?”
听到这话,其他的那些毁运者都是完全的沉默了。
是啊,是我们这些存在联手之下,可以将夏渊击败呢?!
还是,谁有什么极致的后手底蕴,可以将他斩杀呢?
不可能的,不存在的!
底蕴,这些毁运者都是有的,而且还是无比可怕的底蕴!
但是,那些底蕴在如今的规则限制之下想要斩杀夏渊,是没有丝毫可能的!
夏渊的存在,太过可怕,防御无敌,杀伐无敌,各个方面都是无敌的存在。
地狱游戏圈
甚至掌控了那种超越了禁忌之力的力量,而且本身还是掌控了时间和空间的存在。
面对如此的夏渊,这些存在真的不知道怎么打,如何打了!
起码,在这规则的限定之下,就算是他们高出夏渊一个甚至两个乃至三个小境界,估计都不是夏渊的对手啊。
所以,要说他们自己,甚至就算是他们联合起来,也绝对绝对不是夏渊的对手。
既然如此,那么似乎…
这些毁运者都是已经明白那尊极致的毁运者意思了!
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采取这样的手段了。
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看着这些毁运者,而这些毁运者,此刻都是无比的沉默,最终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如果不尝试一下的话,那么…”
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必死无疑的。
是的,不存在任何可以活下去可能的。
必然,是要陨落天地之中的!
可如果尝试一下的话,那么…
那么说不定,还是存在一丝希望的!
而且,这希望还是很大很大的!
当然,这些毁运者也知道,一旦那样去做之后,他们就算是活下来也会受到重创。
但——
总比死去的好吧!
就算是从此以后,只能止步于此,那么他们起码还活着啊…
所以…
逆袭王妃 轻尘如风
“那么,就开始吧…”
开口的,也是一尊极致的毁运者。
虽然和那尊极致的毁运者相比,他的实力弱了一些。
但毕竟也是一尊极致的毁运者,于那时空长河之中,绝对就是霸主之中的霸主!
其实,不仅仅是那些极致的毁运者,就算是一些普通的毁运者,也都是永恒之王境界的存在啊!
要知道,古苍始祖如此逆天强大,也不过就是永恒之王的存在而已。
一尊永恒之王——
别说永恒之王了,就算是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都是无尽可怕的。
按照曾经夏紫所说,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于如今的时代之中那就是一方的绝对霸主!
是在真实世界之中,一方绝对的霸主存在。
而永恒之王…
堪称那真实无尽极限巨大的世界混沌之中,真正至尊一般的存在,是一个时代之中的无上至尊。
所以,任何一尊毁运者,其实都是至尊一般的存在。
他们,都是有着无尽恐怖的实力,就算是以后只能止步于此,可他们的存在依然还是站在了一切最巅峰的恐怖存在…
当那尊极致的毁运者也开口赞同之后,剩余的两尊极致毁运者,最终也是同意了。
因为不同意,是不行了。
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所以,就这样吧…
一瞬间,已经彻底的决定下来了。
其实到了这样的时刻,不决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将会面对的一切,已经逼迫他们让他们不这样选择!
是选择殊死一搏,还是选择必死无疑!
这,就是留下来给他们的道路了…
这一刻,诸多的毁运者眼中出现了一种动荡的色彩。
他们看向了远方的夏渊,在他们眼底深处的那种疯狂和愤恨色彩,已经无需多说了。
使用那样的手段,就算是最终可以将夏渊斩杀,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无法想象的。
甚至,随时都可能会崩灭于虚无之中。
最终即便成功,可他们一样会损失无数,损失太多和太多。
最理想情况,就是他们还处于如今的境界之中。
可一旦要是运气不好,或者说夏渊十分难以对付的话,那么…
他们甚至是会跌落境界!
这些,都是身为永恒之王的他们根本无法接受的事情。
可事实,就是如此,结果就是如此。
这,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选择了…
相隔无数的底蕴之外,夏渊静静的看着那些毁运者,看着他们眼中那种疯狂,那种嗜血和狰狞的色彩。
但是唯独,没有看到绝望和恐惧。
夏渊明白,这些毁运者所谓最终的后手,一定是无比可怕强大的,不然不会给这些毁运者如此的信心!
要知道,之前在自己无视那尊极致的毁运者最强大杀伐之后,这些毁运者表现出来的,就是绝望!
夏渊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容。
也许,对方认为自己的极致底蕴,或者说他们那最后终极的后手,是可以将自己斩杀的。
但夏渊,却也只是谨慎!
从来,夏渊从来没有如同现在一般这样自信过!
他如今的实力比起曾经来,强大的难以道理计算。
从那无尽虚空放逐之地中归来的他,重新彻底绽放的他,早就已经超出了这一片天空世界之中,规则的极限了!
是的,已经超出了!
那些毁运者,就算是那尊极致的毁运者这样的存在,几乎已经有半只脚踏足到了准皇的层次之中。
乃至于曾经那尊被封印在九玄墟之中的可怕存在,他们都是不行。
盛似舊愛
他们,是没有资格没有能力打碎这一方时空规则的!
可夏渊,足够!
夏渊如今,其实已经不在受到这一方时空之中的规则限定了,如今的他已经走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之中!
不过,如今夏渊只是一尊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存在。
如果现在的夏渊,要是已经成为了一尊无上永恒的存在,成为了一尊至尊天王,盖世真王,或者成为了一尊绝世圣王级别的存在,那么就算是在这里也是可以发挥出这样的实力来。
然而十分可惜,现在的夏渊,不是…
只是,就算是如此的话,他夏渊的威能依然不是这些存在可以想象的!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那么夏渊就要用自己的实力,打碎这些毁运者最后的幻想!
瞬间,动荡了!
一道道可怕的光芒从那些毁运者的身体之上出现!
而此刻这些毁运者的眼中,竟然也开始泛起了点点金色的光芒!
是的,就是金色的,是一种完全黄金色彩的光芒。
这样的色彩,是夏渊从来不曾见识过的。
是金黄,但是这种金黄的色彩却不同于之前看到过的任何一种!
甚至,在夏渊的感觉之中,这种色彩似乎带着一种神圣无比的味道!
神圣,至高的味道!
夏渊的面色微微凝重下来,虽然不知道这些毁运者要施展的是什么手段,可夏渊不是白痴,他确定,对方施展的这些手段,必然都是极端可怕恐怖的!
不然的话,为何这些毁运者会笃定这样的手段可以对付他夏渊呢…
所以,所以…
刹那间,无尽轮回又一次施展。
如今大永恒的时间已经几乎结束了,所以趁着这最后的时间,夏渊直接恢复到了极致圆满状态之中吧!
契约帝后 缤雪纷飞
而瞬息之间,就在夏渊对面,无尽底蕴防御之中,那些毁运者周身之上,都是被这种金色的光芒覆盖了!
一道道古老的吟诵的声音从这些毁运者的嘴中出现!
隔江犹唱后亭花
不同之前那种愤恨嘲讽的色彩,此刻夏渊从那金色眼眸之中看到的,竟然是一种虔诚,是一种信仰!
这是,什么?!
夏渊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一刻的他似乎感觉,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那样简单…
无数的光芒将那些毁运者身体覆盖,刹那之后,这些金色的光芒就这样连成为了一片!
而这一刻,夏渊看到了!
他看到那些毁运者虔诚金色的眼底深处,那种痛苦的色彩!
痛苦,无尽的痛苦!
这些毁运者,都是永恒之王的存在,本身意志已经恐怖到无法想象的程度,可现在他们依然因为一些痛苦而出现如此狰狞的表情!
这,不是一般的痛苦啊!
一般而言,让这些可怕的存在即便是献祭,他们也不会如此痛苦,可现在…
献祭,是的,就是献祭!
这一刻,夏渊似乎感受到了!
当这些毁运者面容之上出现那种扭曲痛苦色彩的时候,他们的气息开始飞速的提升!
这,不是属于那些毁运者的力量!
如果那些毁运者真的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做到这样可怕的话,那么夏渊相信自己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这是,在献祭!
那一瞬间,夏渊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已经有些凝重了。
一般而言,献祭这种情况无非就是两种可能。
第一种,就是献祭换来强大无比的力量,让自己替身个,达到一种超越曾经极致巅峰时刻的状态了!
第二种,则是一种召唤!
是为了将什么存在召唤而来,这些献祭的力量,就是一种坐标,也是一种为了打开那门户的钥匙!
显然,前者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存在的事情。
那么,只能是第二种情况了!
这些毁运者,在召唤什么存在!
可他们的存在,虽然不能说什么无敌时空,但起码也不是一般的存在可以对抗的。
要知道,那可是永恒之王,甚至是无限靠近准皇的存在啊!
而这样的存在,甚至在献祭自己的生命,只是为了召唤什么存在的降临!
那么那尊降临的存在…
无法想象的可怕,无法想象的极致啊!
是的,肯定就是这样!
夏渊深吸一口气,此刻他的战力已经开始了又一次完全的复苏,彻彻底底,最为全面的复苏了!
那一刻,夏渊的背后出现了伟大的虚影!
那是,本我的异象,代表了传说中异象的极致。
那是,六道轮回的伟岸气息!
那是九大混沌神藏极致的加持!
轮回的意志浮现,时空的意志浮现,开始给夏渊极致的加持。
神国…
神国的缩影没有出现,可却已经极限的加持了。
因为如今神国领域,就是夏渊自己,夏渊就是那神国领域的存在。
这一瞬间,夏渊的气息又一次提升了,比起之前的时候来,甚至更加的可怕!
只是,那边那些毁运者已经看不到了。
因为此刻,他们全部的一切,都奉献给了那尊不知道什么的存在…
无数的生命之力化作虔诚的献祭,不断在这时空之中融合,而后就这样浩浩荡荡,开始完全的迸发。
只是一个瞬间,这些生命献祭换来的力量,直接将那些毁运者上空的虚空,彻底的粉碎了…
是的,完全彻底的粉碎,直接全部的虚无了。
夏渊看着那虚空之中,看着那无尽虚空的世界,有些微微的愕然。
因为,那不是夏渊想象之中的时空领域,而是——
一片混沌!
是的,无穷无尽的混沌,看不到任何角落的混沌,没有时空的存在痕迹,没有命运交织因果,甚至没有丝毫力量的存在。
那完全,就是一片混沌的世界!
可,这样混沌的世界之中传来的气息,却是一种让夏渊感到——
极度危险的气息!
没错,就是极致的危险,甚至夏渊毫不怀疑,如果自己靠近那洞窟的边缘,那么那洞窟裂缝之中的无数混沌气息就会这样汹涌落下,直接将夏渊彻底的淹没,直接将夏渊,完全的虚无!
就是,如此的可怕就是如此的震撼!
而此刻,看到那裂缝之中的无尽混沌,那些毁运者的眼神更加的虔诚了!
无数的生命之力不断被抽取,甚至隐隐之间,有几尊毁运者的已经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要摔倒了。
夏渊甚至看到,几尊人形的毁运者,他们的发色已经改变,就好像是人族的寿元耗尽之后,变成苍白的发色一般,而那些毁运者的发色,竟然也是开始变化了…
之前,这些毁运者都是处于巅峰之中,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寿命是多长,他们已经活过了多少的时代岁月,可这些毁运者给夏渊的气息,都是时刻处于那种巅峰的状态之中。
夏渊从他们的身上,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暮年的气息!
但是此刻…
当这些毁运者选择了如此的疯狂手段之后,献祭已经来到现在之后,夏渊从他们身上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这,这!
夏渊不知道这些存在究竟献祭多少亿万年的岁月,但是可以让他们似乎从子的壮年时代,直接走入到暮年之中,那么这些毁运者献祭的生命,绝对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数字啊!!
本身这些存在就是无法想象的强者,是时代至尊一般的存在,是时空长河纵贯历史之中的无敌无上存在。
而这样的存在哪怕只是稍微献祭一点点的力量,甚至都召唤来一些顶尖的强者。
可如今他们献祭的,却是自己的生命啊!
甚至,不仅仅只是一点点的生命,而是无数的生命存在。
这一点,就是在有些太过可怕了。
就算只是一尊毁运者献祭了生命,只是一尊最为普通的毁运者献祭生命,那么可以得到的,那呼唤而来的存在,也都是无尽极致可怕巅峰的存在。
而此刻,却是将近十尊毁运者同时献祭!
甚至,献祭了自己大半的生命。
这些毁运者之中,可是还有着四尊已经走到了极致的毁运者存在啊。
如此之多的生命,甚至…
甚至那尊被献祭召唤的存在还尚未出现…
夏渊的心中已经出现了天大的波澜了!
可怕吗?
是的,太过可怕了,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可怕和震撼啊!
那样一尊怎样极致的存在啊!
网游之煞血魔尊
夏渊的眼中,那种凝重的色彩已经更加的凝重了!
这一刻,夏渊的身体之上出现了无尽的颤动。
一种种无上的气息不断覆盖,一种种复杂的纹理交织,而夏渊的额头之上,那属于血脉的印记,又一次出现了。
这是,开天圣皇的血脉,无上强大!
如果要是普通的一尊存在可以拥有夏渊这样的血脉,那么就算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在得到了这样极致浓郁的血脉之后,也会瞬间成为一尊真正顶尖的无上强者!
甚至,成为一尊无上可怕的极致存在。
只是依靠这血脉的力量,未来成为无上之上的存在那是轻松无比的。
而要是机缘足够的话,那么就算是准王级别的存在,似乎也是手到擒来的。
要知道,这是对于一个没有任何修炼天赋的普通人来说的啊!
不过可惜,这血脉的力量对于夏渊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的。
因为,夏渊本身已经足够可怕,所以这血脉可能对于其他的存在来说,存在无上的加持之力,但是在夏渊这边,也就是那样罢了。
最多,只是可以给夏渊带来一定程度的提升,但要说这提升多么的恐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的时候,夏渊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血脉强大的事实,他都忘记,自己的血脉是无上强大的血脉存在了。
当然,就算是想到了,夏渊也无所谓,甚至可能不会动用的。
因为,这些血脉之力,一旦使用的话,确实是可以给夏渊带来不少的加持,但这血脉之力的复苏同样也是需要消耗力量的。
而夏渊,显然不想浪费那些力量。
可是如今,不同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尊从无尽混沌之中被召唤而来的可怕强大存在,已经达到了何种的程度!
谁也不知道,那尊存在强大的程度!
所以,夏渊知道就算是可能会浪费不少力量,让自己无法持续的战斗下去,但是此刻夏渊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他现在已经将自己可以坚持的一切,全部绽放进行加持了!
如今的夏渊,已经瞬间走到了那种极致巅峰圆满的程度之中!
神話天 傳說中的河妖
无上之力,可怕之力,盖世之力,各种玄奥之力纷纷加持。
夏渊从未如现在一般的强大,这是蜕变之后,夏渊第一次完成这种极致的加持完美的提升!
这,才是夏渊如今的巅峰,超越了曾经想象的极致圆满巅峰啊!
这一刻,夏渊的气息震撼天地,只是丝丝气息的出现,竟然将周围的时空都开始崩裂!
这是,周围的那些规则已经无法承载夏渊这可怕的气息了!
而远方,那些处于献祭之中的毁运者,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们此刻眼中,都是虔诚无比的色彩!
正如夏渊所想的那样,此刻这些毁运者献祭了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召唤!
就是为了将一尊,存在于传说之中,是他们毁运者这一脉之中,无上顶尖的伟岸存在召唤出来!
不,不是传说,因为传说是虚无缥缈的,甚至是不存在的。
可那尊存在,却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从来不曾见过!
虽然,就算是他们献祭了这些,召唤而来的那尊存在估计也只是一道意志投影,不过已经足够了!
因为那尊存在,是无上伟岸的存在,他们相信一旦那么存在降临的话,那么一定——
那么,也许应该是可以将夏渊镇压的——
吧…
此刻,这些毁运者心中竟然出现了一种犹豫,因为现在他们也不知道,那尊无上伟大的存在一旦降临,是不是真的有着将夏渊镇压的可能了。
毕竟,此刻他们受到这规则的限制,如果那尊无上伟大的存在同样受到这里规则限制的话,那么…
对方将会和夏渊处于同样的层次之中。
而同样层次之中…
这些毁运者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如果是同样层次之中,他们是真的不确定,那尊传说中的存在是不是可以镇压夏渊了…
毕竟,夏渊的展现,实在太逆天!
不,这已经不是逆天两个字可以形容了!
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这些毁运者知道,如今他们唯一的一条道路,就是召唤,将那尊可怕的存在召唤出来,唯有这样,他们才是存在了唯一的一丝希望的!
所以,那么就继续吧!
就,召唤吧!
瞬间,这些毁运者对于生命的献祭已经更加疯狂了,甚至隐隐之间,他们已经开始将自己的本源献祭了!
献祭本源…
这是,何等可怕疯狂的行为啊!
就算是夏渊,此刻心中也是震撼无比!
要知道,本源的存在才是最为关键的。
如今这些毁运者,虽然献祭了生命,但是这些献祭的生命使用一些特殊的至宝,那么还是可以补充回来的。
可要是他们选择献祭了本源,那么…
太难太难,甚至几乎可以说没有丝毫的可能。
一旦献祭了本源,那么他们将会失去一切。
本源,是无法补充的,就算是可以补充,但是相对于他们这些永恒之王的本源,那么那些天材地宝奇珍异宝甚至绝世珍宝,都无异于杯水车薪,完全没有效果的。
可对方,还是献祭了!
而献祭本源之后得到的力量,才是更加可怕的…
瞬间,夏渊的面色更加的凝重。
而他,似乎看到了…

那是,无尽的深渊,那是无尽的混沌之中。
忽然之中,仿佛开辟了天地一般!
天地之间,在那无尽的混沌之中,骤然出现了一丝明亮的色彩!
那是,光!
而后,黑暗出现了!
混沌,是一种单独的存在,看似黑暗,却又是无尽光明,不存在绝对的黑暗和光明,不存在任何单纯的色彩。
但是此刻,那光,就是明亮的!
那黑暗,就是黑暗的!
而后,无数的幻象出现了!
夏渊仿佛看到,在这空间之中出现了天地初始诞生时候的画面!
看到,道理的出现,看到了这些道理,演化出了无数的规则存在了。
看到了这些规则,最终化作了无数的本源法则,成为了无数的玄奥,演化出了无数的力量!
夏渊,看到了!
他,竟然看到了天地初开的画面,看到了世界的出现,看到了一块块大陆横空出现,看到了这些大陆之上山海的形成,看到了那无数的生灵,在恍惚之中诞生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一幕!
夏渊震颤!
这一刻,夏渊似乎明白了!
他似乎知道,这些存在召唤的,究竟是什么存在了!
开天圣皇!
那是,开天圣皇的存在啊!!
是,原始时代结束之后,从未在出现过诞生过的无敌存在,是代表一切修炼的最终点,代表着,真正意义上至高,真正可以诠释无敌的存在啊!
就算是界域战场之中的缔造者,那尊无上伟大的他,也只是准皇巅峰极致的存在。
而距离真正的开天圣皇,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如今,这些毁运者呼唤的,献祭召唤而来的,竟然是开天圣皇!
夏渊绝得自己,应该想到了!
是的,能够让那些毁运者疯狂献祭生命,甚至是本源的力量,召唤而来的存在怎么可能只是准皇呢!
只能,是开天圣皇…
夏渊在颤抖。
不是畏惧,不是绝望,甚至不是害怕!
而是,兴奋!
夏渊无尽兴奋!
因为,夏渊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对手,就是一尊开天圣皇,象征着一切修炼的 最终点存在。
而自己和开天圣皇,究竟谁更加强大一些呢?!
当然,如果要是对方不受到这里的限制,那么…
那时候,肯定就是完蛋了。
不过夏渊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任何的存在进入到这界域战场之中,都是会受到这里规则限制的!
就算是开天圣皇,同样也是如此!
很简单,非常的简单!
因为,当初夏紫的那一滴血,那一滴属于开天圣皇的血液,就是如此!
如果开天圣皇,当然是开天圣皇的意志化身可以挣脱这里规则存在的话,那么当初夏紫呼唤出来的那一滴血,甚至可以将整个界域战场彻底的犁平了!
可最终,不是…
甚至就连那鬼鸮之主,一尊只是临近准王存在都无法抹杀,这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开天圣皇,同样也是要受到这里规则的镇压…

可怕的异象依然还是在不断的演化,而那几尊毁运者的面色已经不是惨白了,他们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种腐朽的痕迹。
或者,他们真的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末期了。
当然,依靠那些极致的宝物,是可以将他们的寿元补充回来的,但是这损失的本源,却已经是注定失去,再也无法补充了!
而失去了这些本源之后,那么这些毁运者,已经永远无法存进一步,甚至因为损失过大,他们还可能会跌落境界。
夏渊已经将自己的精气神全部提升了到了极致!
接下来,就是战斗了。
是属于自己,真正意义上最为期待的,最为顶尖的无上一战啊!
那么,就来吧…
终于,一切开天的异象演化完毕,而这一刻虚空炸裂!
一道道可怕的规则痕迹交织,那已经开辟的天地,竟然在这一瞬完全的虚无了!
是的,化作了虚无!
而夏渊看到了!
将这一切化作虚无的,是一只手臂!
一只,不算多么巨大,甚至还是无比渺小的手臂!
可这手臂,就这样轻轻的攥了一下,顿时整个世界,彻底的成为了齑粉了…
一瞬间将一座世界化作虚无,随便一尊无上之上的存在,甚至一个念头就可以做到。
这似乎不算什么。
但是,就算是永恒之王的存在,倾尽一切的力量,也只是可以将一方世界粉碎的。
想要将其中的一起和一切,将其中的规则道理,甚至大道本质的力量都化作虚无,那根本就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可那一只手臂,却做到了!
不,不是那一只手臂做到了,而是那手臂的主人已经做到了!
他在这一瞬间,将一切和一切,甚至将那世界之中的规则和大道的本质,都虚无了…
可怕,可怕!
缓缓的,走来了!
就这样,缓缓的,出现了…
这一刻,那些毁运者眼中都是疯狂兴奋的色彩!
他们,没有任何的犹豫,就这样对着那依然还是身处于无尽混沌迷雾之中,看不到面容的身影直接跪拜而下!
“供应,帝陀罗刹利陛下!”
帝陀罗刹利陛下…
这,就是那尊存在的名讳吗…

“是你们,将我的印记召唤而来的吗?”
一道身影,缓缓的从那深渊,那混沌迷雾之中出现了。
而后,整个身影还是彻底的出现了!
终于还是出现了!
一道身影,就这样缓缓的出现了,就这样缓缓的而走出了!
那是,一道伟岸的身姿。
周身上下,有着无数法则勾勒交织的服饰,头戴盖世皇冠,威严的面容之上,始终带着一种平静无比的色彩。
似乎,亿万的时空,无尽之中的一切和一切,都无法让那尊可怕的存在,让那尊皇,让那尊帝陀罗刹利陛下有丝毫的动容一般!
在他的周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的气运痕迹,但是无数的规则法则甚至是大道的力量都在不断的环绕!
大道啊!
那可是大道的存在!
夏渊清楚的看到,感受到了!
在那尊可怕的存在周身,都是大道的气息,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玄奥到了极致,却也可怕恐怖,危险到了极致的气息!
对于其他的存在而言,大道的力量已经是他们此生追求的极限了,可是对于那尊可怕的伟大存在而言,大道的存在却只是一种点缀!
只是,为了让他那无上的,伟大的,开天的圣皇的气息,点缀的更加高贵的装饰品而已!
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他的力量,只是现在展现出来的这丝毫的力量,已经让夏渊感到震惊,乃至感到,无法对抗了!
这一刻,听到那帝陀罗刹利的声音,诸多的毁运者都是忍不住的颤抖,不断的跪拜!
“是的,伟大的帝陀罗刹利陛下,请您降临此地,是我等无能!”
“只是对手太过可怕,我们——”
“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