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ri7d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十方武聖》-140 痕跡 下(感謝林今夜雪盟主)鑒賞-0y62q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有道理。”周羽归点头。
“我查到,此人不光隐藏全身,还撒了除味粉,取出身上体味。可见此人极其谨慎。另外,您看这里….”
夏侯吉带着周羽归,来到魏合离开时踩过的一处窗口。
他指着窗口上留下的一点破损痕迹。
煉獄神尊 喻飛
“这里,应该是袭击者借力逃脱的地方,你看,这里的窗棂损坏痕迹,应该是靴子踩踏前蹬后,借力飞跃留下的。”
周羽归走去一看,果然,确实仔细看,就能发现损坏的方向,只有夏侯吉所说的方式和力道方向,才能造成。
夏侯吉继续道:“也就是说,凶手是从这里腾空离开,这点有不少宾客都看到他离开的方向。
再结合之前他袭击严公子时展露出的身法,可见此人腿功不弱。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当时袭击发生时,从这里出去,这片林地里,有没有借力飞跃的痕迹。
若是没有,就去看驰道上那个时间,是什么人停留在那个方向?顺着这个方向一一排查,效率会大很多。”
冷妻难宠:将军吃不消
“可是这样不是一样需要排查很多人?”周羽归皱眉。
这路面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怎么排查,怎么才能知道那个时候时间段,停在那方向的有什么人?
“其实没那么多。”夏侯吉自信一笑,“这里是钟灵山庄,这片树林和附近的驰道,都是通往山庄。
窈窕熟女,軍子好逑
先排查树林内痕迹,若是无果,再排查那个时段进出山庄之人。
毕竟进出山庄者,大多都是从容平缓,不是前来观礼看风景,就是参加当时比武招亲之人。再或者就是才从山庄离去之人。
他们大多速度稳定,从那个路段,抵达山庄和离开山庄的时间,都会有一个固定时间。
这么一查,只需询问山庄门房,那时间里一共有哪些人进出即可。再找到其中身材高大特异之人,粗略一算,顶多不过几十人。到时,我会从这些人中,结合查到的痕迹,身法造诣,算出其大概体型范围,确定凶手。”
周羽归顿时觉得豁然开朗。这么一算,才盘查几十人,确实方便多了。
“捕头果真大才!”他连忙抱拳大喜。
“先不急,若是那人一击之后立马远遁,或者是修炼有一些奇功异法,那我也没辙。我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率的推断,所以到时候找不到人不要怪我收钱不办事。”夏侯吉笑道。
“捕头太谦虚了,就算找不到人,这些分析解析,也已经足够给历山派一个答复了。”周羽归认真道。
*
*
*
转眼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
啪。
棋子重重落在棋盘上,压得整个石头棋盘也狠狠一震。
树林中,魏合和蓝袍老人再度对弈。
玄幻之無上天帝
两人下棋如风,落子极快,几乎是对方刚下完,自己便一下落子。
不多时,魏合面色如常,收回手。
“承让。”他眼露微笑,抬头看向对面。
对面老人面色不善,将视线从棋盘上抬起来。
“不知道的人,看到你,还以为是你赢了….”
“前辈不要计较太多。胜败乃兵家常事。”魏合笑道。
“看了就想打人!”老头火大道,棋虽然赢了,但他心情不知道为何,就是不爽。
“前辈,说个实话吧,您有没有进屋子,看到我那些东西?”魏合忽然道。
“……”老人顿了顿,“怎么?看到了又怎样,没看到又怎样?”
“那就要看前辈是何态度了?”魏合反问。
三夜幽談
他屋子里的东西,别人虽然看不懂,但那些笼子里用来做实验的活物,可是正常人一眼就能判断出是在干啥。
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毕竟这年头,生物实验方面,一般人还真不能接受。
“怎么?我若是看不惯,你难不成要杀人灭口?”老人反问。
“…..”魏合没回,只是笑。
两人说到底,都对对方的实力摸不清底细。
武者是个奇妙的群体,入劲前,大家一目了然,谁强谁弱,都能从体型气息,气血上,大概判断出个层次。
但入劲后,各种劲力功效非凡。
有的五十几岁还能如年轻人一样,看不到任何痕迹,就如万菱。
后宫:佳丽三千
有的才三十几,却有可能修炼伤身大威力内劲,而外形苍老。
所以老人和魏合,谁都没有轻易动武的意思。
上次老人突兀离开,展现身法,未尝没有以身法试探魏合态度的意思。
若是那时候魏合表现出忌惮畏惧,那么恐怕就不会再有现在的再聚。
老头怒气之下,当场就可能回头打死魏合。
说白了,入劲武者,在没动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什么劲力境界。
所以越是如此,便越是难以轻易动手。
敢在这荒山野岭里独自乱窜的,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从你小子上次默不作声下迷药,就能看出你本性够毒。好在你下的药量不重,只是让人意识晕眩,想影响我下棋思路,所以我才没动手。不过你不会以为我怕了你,才不动粗吧?”
老人面容收缩起来,宛如突然皱起来的橘皮。
魏合叹道:“前辈果真在毒道上,比晚辈更胜数筹。若是换一个人,必定只会以为,是自己意识偶有恍惚。
毕竟是人总会有心思浮动恍惚之时。晚辈只是用药稍稍加重一点这个过程。”
“手法可赞,但痕迹太重。”老人道。
“痕迹?”魏合心中一动。
“不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阴阳交替,比例如何,全靠你自己心意。魏小子,你现在虽然有些造诣,但在真正行家眼里,还差得远。”老人冷笑。
“原来如此。”魏合恍然,“不愧是二十年前让人闻风丧胆的九影老人,前辈在毒学上的造诣,让晚辈叹服。”
这下好了,两人你点出我底细,我道出你身份。
大家显然是回去后,都各自互查过,言语一对,再度势均力敌。
“可以,连这都能查出来。”九影老人脸上冷笑收敛。
九影老人,二十年前横行宣景城一时的邪道高手,是在府志上都留下过记载的强人。
两人各自漏了底细,顿时沉默,很快又都冷笑起来。
之前是互相都不知道对方底子,不敢动手,如今却是都查到了点东西,顿时两人都感觉自己行了。
“区区一个天印门内院,就敢这么和老夫说话,你真当我不敢杀你?”九影老人寒声道。
“杀我?就怕你没那本事。”魏合反驳。
两人光说不动,再度相对冷笑。
九影老人不是傻子,从调查的结果来看,眼前这人表面上还只是个散过功的万青院武师,实力按道理还不如一些强三血。
但别的不说,就从最初他看到这小子的时候,他身法迅捷,行动时隐隐泄露的气血波动劲力波动,就感应到他完全没有散过功的武师那般虚弱。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再看其阴险的下棋时下毒,行事手段就能看出其本性,此人惯于隐藏,那表面的虚弱身份,很明显就是个幌子。
他老人家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真话假话那是一听就知。
这小子绝对不可能散过功!那种气血充沛度,完全不符常理,甚至可以说强得过分了。
这也是他从头到尾都没动手的缘故。
毕竟他人老了,气血下跌得厉害,虽然境界可能更高,但真打起来,胜负未知。
魏合这边,则是对这九影老人的用毒能力忌惮非常。
这老头感官太过敏锐,用毒赢不了,再加上二十年前就能横行宣景城,整个宣景城这么大,高手众多。
能在府志这般的地区记录上留下一笔,可见这老头绝对是手段了得。
不是老奸巨猾,就是实力过人。
所以不可轻启战端,一旦动手,就一定要彻底打死,否则后患无穷。
两人冷笑一阵,时间长了,渐渐都感觉没趣,他们回过来这地方,又不是专门来冷笑的。
“下棋下棋!”九影不再多说。
“再来一盘!”魏合表面风轻云淡,输了还开心,实际上他每一次都在努力挣扎,想要逆风翻盘,可惜次次惨不忍睹。
下了一会儿棋,魏合连输三盘,忽然开口道:“九影前辈,听闻您可是二十年前就闻名遐迩的邪道高手。晚辈有些好奇,这邪道,到底是个什么范畴?为什么我来这宣景城这么久,也压根就没遇到过什么邪道中人?”
“邪道,不就是歪门邪道的简称么?走偏门的练武的,都可以叫邪道,不过是搞个听起来厉害的词儿显摆装裱一下罢了。”九影回道。
他抬头看了看魏合,道:“你小子不就是半个邪道?表面名门正派,暗地里下毒走阴门暗算,连下个棋都下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还不够邪?”
“谁叫前辈贸然进出晚辈隐居之地,这也是防患于未然。”魏合笑道。
“呵呵。”九影摇头,“邪道邪道,机关,毒术,暗器,虫术,所有依靠外力不是靠自身克敌制胜的,都算邪道。很多邪道中人,你可能早就见过,只是不知道他是罢了。”
“那魔道呢?前辈可否解惑?”魏合好不容易遇到个同道老前辈,赶紧请教。
九影或许是没人说话,孤苦伶仃,闲着没事,也就和魏合唠嗑唠嗑。
“魔道,魔即乱,凡是遵从于自己欲望,不管道德规矩,江湖规矩,只顾自己快活的武者,都可以叫魔道。
不过我们所常说的魔道,主要指乱神教,那群人神神秘秘,隐藏极深,老夫也没碰到过几次,更没深入了解过。没什么说的。”
“乱神教…那香取教呢?”魏合问。
“香取教可是道门的一支,嘿嘿,道门灵河道的手笔,不是一般的大。里面甚至有和乱神教联手,水深着呢。你我这等角色若是沾染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九影老人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