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y0c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四十一章 令令是寶寶推薦-1eolg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凰久儿最后又瞪了令令一眼,才懒懒的收回视线,“嗯,小娃,你说墨公子那日被魔族人重伤,你为何不帮他?”
令令挽着胳膊,冷哼一声,傲娇的说:“我为何要帮他?”
“你是天机令,保护人族不被魔族伤害,是你的使命。难不成…你是个假的。”
三界直播间 松子
“我假不假不关你一个神族人的事,但是墨君羽他是个假人族,确定无疑。”
“你说什么?”凰久儿咻的从秋千上站起来,双眼定定的看着令令。
傲娇令淡淡的瞅了一眼凰久儿,抬起鼻孔,眼神瞟向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咯!还有,爷已经有十三万八千五百八十岁了,你这个真正的娃娃,请不要叫我小娃,谢谢!”
凰久儿被令令“假人族”几个字惊到了,也懒得计较他的态度好不好,还有说她是娃娃这事。
激动的双手掐住令令,双眼放光,“你说他非人族,那他是哪个族?”
是不是神族,是不是神族?你要是敢说他不是神族,这双手它可就会控制不住啊。
令令脖子被掐住,瞬间感觉咽喉里的气流减少,圆滚滚的小脸白的看不出来又白了几分。慢悠悠的将眼珠子从天上转回来,嗓子低哑,“你干什么?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苏子陌站在一旁心肝直颤,虽然他知道令令不可能被掐死,但还是开口劝到,“是啊,久儿姑娘,别冲动的。”
冲动是魔鬼啊,好可怕啊!
凰久儿讪讪的收回手,尴尬的道:“不好意思,手抖了。”又看了一眼似乎真被自己吓到的令令,想要伸出手温柔的摸一摸他圆滚滚,光秃秃的头,挽回一下自己淑女的形象。
谁知,手刚伸出去,令令咻的一声,钻进苏子陌怀里,瑟瑟发抖,“苏子陌,这个女人好凶,宝宝怕。”
苏子陌:!!
凰久儿嘴角抽了抽,表情鄙视。
刚才还说自己是爷,现在就变成宝宝了,十三万岁的宝,还真是有点老哈。
两世桃花劫
但是,她还得从令令嘴里套出墨君羽的事,所以她转瞬间就露出一抹和煦谦恭的微笑,清了清嗓音,用尽量平稳,柔和的声音问道:“令令啊,你现在能回答我,墨君羽他是哪族人了吧。”
傲娇令又傲娇上了,得意的从鼻孔里哼出三个字,“不知道!”
“不知道?”凰久儿瞬间垮脸,不屑的嗤笑,“看来你这个天机令也沒什么用处嘛,连神族,魔族都分不清。真不知道有没有被你无辜劈死的冤魂来找你算账。”
“你!”令令气结,他又不是管户口本的,哪分的那么清。
还有,他必须得为自己正名,他从来没有劈死过无辜的魔族。“请你不要质疑我的能力。”
“能力?是人是魔都分不清,眼瞎的能力?”
令令内心无比抓狂,气死他了。
“苏子陌,她欺负我。”他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子陌,胖胖的小手指着凰久儿。
苏子陌扭头,表示不认识这货,还有你找错人了,他其实也干不过久儿姑娘。
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
他连男配都算不上,怎么能干过自带光环的女主。
凰久儿在天机令这里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将目光锁定在莫空大师身上。
莫空大师是墨君羽的师傅,对他的事,总该清楚一二吧。
还有就是,他是神族的白司神君,应该不会收死对头魔族人为徒的,对吧。
凰久儿暗搓搓的观察了莫空大师几日,发现他每天都要往殇情崖上跑,要么就是呆到很晚才回来,要么就是干脆不见人影。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干什么。
超级兵神 完美基因
暗藏殺機 吳純
可是,她又有些怂去殇情崖上,一探究竟。
这日,凰久儿起了个大早就在逸婉居院子里守株待兔。
也不知昨晚莫空大师回了没?
抬头朝东边瞧了一眼,红日还没开始冒头,月亮的银晖也还没褪去。
星若世界里一片祥和静谧。
她是不是起的有点早啊,现在去敲门会不会显得太过刻意。
凰久儿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再等等。她打了个哈欠,懒懒的拖着腮,眼睛斜斜的凝视着东房。
等到红日从东边的山峰后露出全貌,那里还是没有动静。就在凰久儿打退堂鼓,准备撤的时候,门开了。
凰久儿赶紧收回视线,装作刚起床的样子,懒懒的朝莫空大师打了个招呼,“莫空大师,早,你也刚起床啊。”
莫空大师埋着头走,若有所思,听闻抬头看了一眼凰久儿,脚步却不停,“公主是你啊,早。”又埋头苦思。
凰久儿拉住他,“莫空大师,你去哪儿啊?”
“公主,你别拉我,我还要去找辰大人。”
凰久儿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他,拉着他的袖摆,将他拖到石桌旁,“莫空大师坐,咱俩唠唠嗑呗。”
莫空大师不好直接拂了凰久儿的面子,找了个借口推脱,“公主,我还要找辰大人下棋,改日再找你唠嗑。你要是闷的话就找苏子陌那小子陪你唠,那小子一个人都能唠半天,给你解闷正好。”
说完,赔了个笑脸,转身快步离去。
彦辰大人设的那盘棋局高深莫测,精妙绝伦。今日他定要想到破解之法。
凰久儿冷睨着他的背影,幽幽的开口:“白司神君,本公主找你说两句话还得等你档期不成。”
莫空大师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回来,坐下,摆正坐姿,一副洗耳恭听模样,“公主,想跟在下唠嗑,在下荣幸之至。有什么话,公主请讲。”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凰久儿懒懒的丟给他一个眼神,算你识相。
随后,也坐下。在心里斟酌一下语句,以平稳自然的语气开腔,“莫空大师,你回来应该还没去见过你徒弟吧。”
莫空大师仿佛才记起他还有个徒弟般,愣了一瞬,“徒儿?好像确实有一年多沒见过了。”
遇到这么个不把徒弟当徒弟的师傅,凰久儿不禁为墨君羽同情了一把。
她掂量着,继续试探,“莫空大师,你灵力这么高深,怎么你徒弟那么废,一点灵力都不会,不会是你藏着不愿教吧?”
“公主,你有所不知,不是我不愿教,实在是教了也没用啊。”
“怎么会?”
“我那徒儿…”莫空大师顿住,凰久儿屏息以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