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ipm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208章 哀牢夷非但不投降,還膽敢向漢軍還擊-5yoxq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李素计划的“我们在云南县和楪榆县之间平整山谷道路,等哀牢夷自己坐不住来挑衅”方案,并没有直接以“引爆双方战事”的方式得以实现。
他大约是二月初五开始,进入楪榆县境内修路的。不过众所周知,云南和楪榆这种边蛮之地,县与县接壤的地方往往是最穷乡僻壤的。
所以哀牢夷足足过了七八天之后,才得到消息,又花了四五天、才做出反应、并派人来现场阻挠,因此双方产生冲突已经是临近二月下旬了。
谁让这两个县的县城与县城之间,就相距二百里,边境线到楪榆县城,也足足有一百四十里(也就是云南县的县城到边境是六十里)。
两县的交界是一道山脉,如今连名字都没有,但后世却是颇为有名,叫“无量山”——看过《天龙八部》的人,对这个地名应该都不陌生,因为在金庸笔下,无量山上有无量剑派和“琅环玉洞”,里面有神仙姐姐的雕像和凌波微步的秘籍。
无量山南北走向,翻过无量山北段余脉的山脊就是楪榆了,东麓山坡上有一条小河,沿着山谷最终蜿蜒流入洱海——而楪榆县城就在洱海的西岸。
祝融氏族的兵马,是在二月二十日上午,到现场阻止施工的。
当时汉军已经把路修过了无量山山脊西侧三十多里地,都是大象踩出来和象碾轧平的简易土路。算算里程,要是再往前修一百十几里,就能通到洱海边了。
因为靠近山脊的路段比较陡峭,所以未来也就只能过过独轮车,过不了牛马的四轮车,否则下坡容易刹不住车。
李素倒是考虑过在靠近山脊的路段,模仿“晴隆二十四拐”那样,把路重新修成N连发卡弯的盘山路以减小坡度。但最终还是因为工程量较大、而且不符合汉朝工匠的施工习惯,也没人会具体设计、勘测,只能放弃。
到时候只能是用牛马车把货拉到无量山脚下、然后换装独轮车翻过无量山、到另一边山脚再换牛马车。尽管多了两道装卸工,好歹也比全程独轮车运货要省一小半运费了。
祝融氏族派来的带兵将领,只是一个小部落的洞主,带了几百号人,首先以阻止施工为主,推搡不让汉兵继续前进,并且喊话:
雉妾
時空妖靈
“此地已是无量山西,自古是哀牢部地界,尔等昆明贼速速退回无量山东!再敢踏前一步,便是侵犯我哀牢领土!”
汉军施工队按照李素的预先吩咐,也不直接杀人,而是坚持施工、互相言语辱骂反驳:
——————
“我等此来只为修路通商,并非用于运兵,何犯之有!我们是要去永昌郡治不韦县通商的,不韦县还是汉人郡守统辖之地,汉人朝廷往不韦县运货有错么!你们再敢阻挠,就是试图围困不韦县为飞地,视为与大汉朝廷为敌!”
哔哔了一会儿之后,果然双方忍不住开始互相斗殴饱以老拳,汉军施工队这边人多,而且似乎是有备而来,肉搏强悍的勇士很多,不一会儿就把哀牢夷的阻挠队伍打得满地找牙。
哀牢夷恼羞成怒,就抽刀开始砍杀。
汉军施工队连忙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先后退,然后纵象猛冲。
也不用杀人兵器,就是用推着轧路碾辊的大象顺着山谷下坡路压过去,一个冲锋就把七八个哀牢兵轧死在象腿和石碾辊下。
哀牢兵一看对方来真的,而且人数更多,连忙屁滚尿流跑回去报信。汉军一边赶着大象追赶解释:“误会,误会,我们不是要杀人,这是施工意外,施工的大象受惊了!”
一路追踩了几里地后,总算控制住了受惊的大象,收兵回去。
五天之后,被彻底激怒的带来洞主一世,就派了手下一个小部落的洞主,带着本部五千精锐战兵,气势汹汹来无量山为死伤的先遣队报仇了。
出兵之前,带来洞主一世也找其他同族部落要求同仇敌忾,但汉军的外交宣传似乎更给力,已经提前让人散布消息,表示无量山事变只是一场施工事故,所以其他哀牢部一时被稳住,都想观望一下,不肯一起出兵,带来洞主只好单干。
另外,尽管祝融氏族的先遣队是被汉军施工象踩死的,带来洞主却没有大规模动用他们的战象部队报复——
主要还是因为无量山区地势太崎岖陡峭了,只适合山地轻步兵大规模作战,而大象最多只能容纳下十几头。他们也知道汉军当中大象也很少,也都是为了修路才派的,无法形成阵型规模。
带来洞主考虑的是“把汉人施工队一锅端全部杀了,破坏掉施工设施,找回这个场子”也就够了,并没有想靠这点人就把汉军全部歼灭。
可惜的是,事情的发展跟他想象的完全不同。他还以为这是“修路对抗的局部冲突”时,汉军这边的戒备也已经鸟枪换炮。
九天仙帝 八兩七錢
五千哀牢夷在沿着山谷攀登无量山主岭的半路上,遇到了孟信带领的五千昆明夷蛮兵在两侧山坡上埋伏,而正面则有高顺带领的两千汉兵“准陷阵营”的堵截。
暗黑魔导师 吃素的老虎
一番厮杀之后,哀牢军大败,来歼灭施工队的五千人,不但没有摸到汉军施工队一根毛,半路上就几乎覆灭。死伤者达到一千多人,被俘虏两千余人,只有最后一千多人逃了回去。
一场无量山上的挑衅-埋伏战,就直接让祝融氏族折损了近四千青壮,而且都是比较精锐的战兵,质量远非后续临时动员抽壮丁可比的。这也就大大削弱了后续战斗中哀牢夷的总体战斗力。
不过随着这一场重创,双方也算是彻底撕破脸皮,再也不考虑外交妥协和虚与委蛇的可能性,只能真刀真枪狠狠干一仗。
带来洞主收拢败兵之后,再次要求木鹿大王和乌戈大王全力相助,两位蛮王看在唇亡齿寒的份上,各自带了族中精锐来会盟,而其他更小的部落都在借口观望,不想趟这个浑水。
三大部族一共掌握五十万哀牢人口、十四万壮丁,按照五丁抽一应该是两万八千兵力,刚损失了四千就只剩两万四。但因为是内线防御战,带来洞主竭泽而渔又强行从自己部族多抽了六千没打过仗的壮丁,凑了三万部队,准备防守楪榆县。
兵力集齐之后,带来洞主与两位蛮王就开始商量这个仗怎么打。
符文战神
小姨太
木鹿大王是内心最没有底的一个,他也是一开始就被捆上了祝融氏族的战车,但现在已经稍稍有些动摇了,他就忧虑地说:“汉军与昆明贼联手,虽然兵力不多,但汉人兵甲坚利,除非笼城死守,或者发挥咱的优势在山地险僻之处交锋,否则野战当中我们三个杀一个也未必有把握。”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乌戈大王比木鹿大王有信心,傲然道:“哼,你只会涨汉贼志气!汉贼有铁甲之坚利,我乌戈部有藤甲之固,就算略不及铁甲,但数量远不是汉军铁甲兵可比的!汉军有一两千铁甲就撑死了,我部万人,却有五千副藤甲,一样刀枪不入!堂堂正正野战又何妨!”
这个毕竟是现实世界而非演义,所以乌戈大王也不至于玄幻到认为藤甲远胜铁甲。
只是说两者的防御效果相差不大,但藤甲兵胜在便宜能量产,而且不会生锈能积攒好多年的产量,所以他的部族才能一口气拿出五千藤甲兵,指望用规模堆死汉军的一两千铁甲“准陷阵营”。
吹嘘完藤甲之后,乌戈大王也鼓励同僚道:“你们虽然没有藤甲之利,但你们各部相加、那两三百头战象是吃素的么?之前无量山小战之所以输了,无非是无量山地势崎岖,不适合战象大规模列阵践踏。
既如此,咱就放汉军进来如何?把那李素和关羽放到洱海之滨开阔之地列阵决战,咱就藤甲兵加战象,堂堂正正把汉军践踏踩死全歼!”
木鹿大王想了想:“可是,汉军收服了昆明贼,孟尝麾下也有一百多头战象,我们动用战象的话他们也用,我们的数量倒是接近他两倍,但也不能说此利为我军专有。
守护神传说之神的游戏
另外,要是敌我都出动了战象,乌戈老弟,你那藤甲兵的用武之地也小了——坚甲最怕钝器巨力,甲胄再牢固,被象腿踩到了都是众生平等的。”
乌戈大王:“如果真的敌我都出动战象,那这第一阵肯定不能我上,我们乌戈勇士要作为预备队,等你们双方象兵互冲分出胜负、孟尝狗贼的战象全部被压制杀死,我再亲率藤甲兵冲锋掩杀,可获全胜。”
三人又商量了一番细节,觉得可操作性很强,就决定不再在无量山区设防,直接大踏步后退到楪榆县城示弱,就硬让,把汉军和昆明夷联军放到洱海之滨决战。
……
“都督,关将军,自从前日中伏大败之后,带来洞主已经放弃了防守无量山,一直龟缩退回了楪榆县城,还联络了木鹿大王与乌戈大王的主力一起聚兵楪榆县协防。
根据探查,木鹿大王与乌戈大王的精锐主力都在援军之列,所以敌军中有发现大量浑身着奇怪铠甲的精锐勇士和战象。”
数万人的敌军调动肯定是瞒不住的,所以哀牢夷诸部集结兵力的大致调动情况,很快也被李素的斥候截获了。
已经在无量山驻扎寻找战机等了好几天的李素和关羽,终于觉得可以放心前进了。
“有战象和藤甲兵?还全部聚集到一处了?这是省得我多走路去崇山峻岭的穷地方一个个打,所以集中起来送么?”李素的嘴角,忍不住笑容逐渐变态。
他立刻吩咐:“告知孟信,他只带五千山地步卒随我军助战即可,他那几十头战象,我好意心领了,但是不用带了。”
传令兵立刻去通传,而旁边的关羽听了则是愕然不已:“敌军有战象这种凶猛巨兽,已然难敌,为何我军反而连一点战象都不带了?”
我要的不多 暗夜行路
重生之1976
李素:“我怕吓到我们自己的战象。不过放心,我自会有万全准备的。咱也不急着决战,在花几天时间,准备几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