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ge4精彩都市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第123章:佛子大人,請留步(01)展示-fzvba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卫曜霆从管理舱内出来,端正笔挺的身姿像一株白杨,清隽的眉眼间有着淡淡的疲惫,他没说话,只是慢慢张开了手掌,垂眸看着利用他个人权限从游戏中取出来的糖果。
一颗十分廉价的星星水糖果。
“有查到其他线索吗?”
卫曜霆将唐果放进口袋里,抬眸看向副官。
副官头皮有些发麻:“只能锁定是唐小姐所在的星系,但是无法定位到具体星球。卫老先生的人已经发现我们在使用权限调查其他管理员资料,所以半个小时前关掉了给我们的权限。”
卫曜霆:“……”
老头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做人了。
副官看着卫曜霆漠然的神色,又提醒了一句:“大人,如果你还要进入时光管理局旗下的其他位面,我们没办法在帮你保留记忆,你的记忆依旧会被封锁……”
卫曜霆:“这个不重要,能确定跟她同一个位面吗?”
副官点头:“这个可以做到,我们已经标记了唐小姐的助手系统,她出现在哪个位面,大人就会自动匹配到唐小姐所在的地方。”
宠婚一娇妻惹桃花
谁动了朕的皇后 孤独的小孩
卫曜霆松了口气:“那就可以了。”
不管有没有封锁记忆,反正他一定会遇上她的。
他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他们,是有缘分的。
只要相遇的次数多了,她一定可以发现一些端倪。
他也能慢慢地缩小范围,查清楚她究竟是不是他的基因匹配者。
……
昏暗的房间内,烟灰色的薄帐上挂着一只通透碧绿的玉玲,铃托的吊线下挂着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上是暗红色的朱砂符文。
紧闭的窗户忽然被吹开,“砰”地一声撞在墙上,阴冷的风从窗外吹进屋内。
烟灰色的薄帐被风撩开,挂着薄帐上的玉玲虽没有撞片,但却发出清脆悦耳的铃音,黄符纸上的朱砂散发着微弱的红光,在房间内宛如怪物的眼睛。
薄帐被撩开,躺在床上的人露出了半张黥面。
……
唐果睡得不是很安稳,隐隐约约间听到女人幽咽的哭声,还有在空荡荡街道上回响着的孩童嬉笑声。
长街尽是古朴祥静的建筑,酒楼茶肆,商铺小摊,都被浓重的夜色包裹,不见一个人影。
“果果,醒醒呀。”
又软又奶的童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眉头隆起,眉心折出几道很深的沟壑。
“果果,你快醒过来呀!再不醒来就要被那只魅鬼给弄死了……”
唐果倏然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窗外流泻进来的微弱月光照亮了窗台旁静置的梅瓶,与插在梅瓶中的灰扑扑长剑。
【呼——果果,你终于醒了。】
枣枣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唐果没有理会它的声音,如同利刃般的目光直射向床榻边。
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抬起涂着丹蔻的手,娇笑着拨开烟灰色的薄帐,轻柔妖魅的声音似在耳边软语低哝:“醒了呀……”
唐果翻身从床上坐起,没有理会红衣女人,偏首看向依旧摇摆不停的玉玲。
“蛟铃,有意思。”
美人别追之疯狂都市行
唐果伸手将通体透着碧色的风铃从薄帐上取下来,随手将黄色的符纸扯掉,展开看了眼上面的符文。
红衣女子缓缓靠近,坐在她脚边的杌凳上,单手支在榻上,笑盈盈地看着她把玩风铃,问道:“小姑娘,你不怕我呀?”
唐果嗤笑了一声,低头挑起她的下颚,眼底是浓重的煞气:“你这话问得就有意思了。”
她扬起没什么血色的唇角,微微垂首看向红衣女鬼,双目翻涌着黑色的煞气,看着突然变得惊恐,立刻俯身跪在她脚边的女鬼求饶。
“妾身不知鬼王大人驾临,还请鬼王大人放过妾身。”
女鬼躬着背,肩部塌下,呈现一种完全臣服的姿态。
唐果从床头拿起一块靛青色的帕子,慢悠悠地擦着手指:“叫什么?”
菁華三色
红衣女鬼:“妾身名唤娇娘,夫家姓沈,合籍前,乃是德裕镇上官家庶女。”
無聲的證詞
唐果将手帕放下,看着瑟瑟发抖的红衣女鬼,盘膝坐在床上望着外面已经从乌云中钻出来的白月,低低地叹道:“新婚的时候死的?”
红衣女鬼抬头看了唐果一眼,双腿盘坐在床上的少女面目慈冲,如同佛门宝殿内端坐的宝相庄/严的神佛金身,抬头仰望的时候,似乎能从她眉眼间看到一抹慈悲善念,但眼前这少女却是半面黥纹,青黑色的黥纹被刺在冷白色的皮肤下,右张脸在这光线不甚清晰的夜晚格外的吓人。
上官娇娘很快垂首,收回了飘远的神思:“回大人的话,娇娘是冥婚新妇。”
“冥婚?”
唐果有些诧异,她这不混玄学位面那么多年,这都开始流行冥婚了吗?
上官娇娘垂首,丹凤眸中翻腾着深重的恨意,缓缓说道:“家父收了沈家五百两银子,在沈家嫡子沈望秋病役后,逼着妾身换上嫁衣,将妾身钉在了棺材里,与沈公子合葬在镇外的沈家祖地中。”
唐果托腮看着上官娇娘身上翻滚的怨气,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
她现在还没接受剧情,但对自己的身份已经有所感觉,她这次借身的好像不是人,而是一只鬼王。
而且她的食物可能有点特别,眼前这只红衣女鬼就比较符合她的食谱,强大的怨气与阴气,沾染了杀孽。
说实话,她有点馋这只小姐姐的身子。
“你已经报仇了是吧?”唐果歪着脑袋问道。
上官娇娘指尖轻轻颤抖了一下,叩首道:“妾身杀了沈家婆母,又回娘家杀了主母,但还未曾杀掉当初将我压入棺椁的父亲。”
唐果轻嗤了一声,托腮道:“那你也没想去地府投胎,对吧?以你目前所造的杀孽,不仅要去第七层的刀山地狱待上数十年,还要血池地狱中待上数百年,即使受完了地府刑罚,也只会被投入牲畜道轮回百世……”
上官娇娘抬头看向唐果,咬牙道:“妾身无悔,若能报仇,即使再不入轮回又何妨?”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唐果摊开手道:“你不能靠近你父亲?”
上官娇娘颔首:“他从普德寺求了护身符,妾身无法靠近。”
唐果挑眉看了她一眼,从床上下来,赤脚踩在冰凉的地面,宽大的白色衣袍拖在地上,纤细单薄的身躯在窗台前拉长了影子:“我助你报仇,你将自己献给我,如何?”
上观娇娘抬头错愕地看着她半张完好的脸,发现及时这半面容颜如水中芙蓉,却也难掩邪恶无情。
这位鬼王……倒是和传说中的麟磬城鬼王十分相似。
“你慢慢想,想好后,可以来找我。”
唐果伸出左手,缓缓张开掌心,露出了一朵纯白色的优昙花,花心是淡淡的紫色,在房间内似散发着荧光。
“决定好后,撕下一片优昙花瓣,我会出现在你面前,取走你的一魂三魄,待你报完仇后,我会亲自将你送到麟磬城,此后麟磬城不毁,你不可再踏出鬼城一步。”
上官娇娘颤抖着抬起手,并不敢直接接过优昙花。
唐果静静地等待,也不收回手,似乎笃定她一定会拿走优昙花。
果不其然,上官娇娘脸上犹豫不定之色消失,似下定决心,拿走了她掌心那株娇艳圣洁的优昙花。
重生复仇千金 点点紫雨
“多谢鬼王大人。”
唐果挥挥手:“你走吧,再不走,我就忍不住要吃掉你了。”
上官娇娘吓得衣寐翻飞,立刻握紧优昙花,起身双手一拱,长揖一礼后,匆匆飘出窗户消失在街巷的阴影中。
唐果幽幽叹了口气,从梅瓶中取出那把看起来有些磕碜的长剑,手握吞柄将剑拔出。
冷灰色的剑身上有数道裂纹,开刃的地方还有一个小豁口,看起来非常的……廉价。
但是她入手后便察觉到这剑的奇特之处,入手后,她身上的鬼气和阴气,甚至连煞气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鬼气注入长剑之中似乎转化为灵力,剑身的裂纹似乎也慢慢拧巴成一朵朵细小的白花,仔细看才能看清那朵朵白花与优昙的外形别无二致。
反派朋友圈 刑天武干戚
【果果接收剧情吗?】
唐果关上窗户坐回床上,亲手将那颗蛟铃挂在薄帐前,再度取出一枚黄色的符纸贴在吊线上。
【把剧情资料发送给我吧。】
【好的,正在传输剧情资料。】
……
看完这个位面的资料后,唐果斜倚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右脸,牙突然就有些疼。
“所以,这个位面就是一篇古早虐文?专门虐女主那种?”
枣枣迟疑了几秒:【不能这么说,女主第一次死后,后面是虐男主。】
血骨迷蹤 東方樹葉
唐果对所谓的虐男主不置可否,她算是明白了,这次的任务不仅要救人,还要治恋爱脑。
这是一个玄幻位面,男主是青山派小道君裕策,女主是从现代穿越到这个世界的16岁女高中生饶尹,女配是青山派小道君的小师妹慕容婉。
小道君裕策是青山派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悟道修炼二十三载便已胜却旁人勤苦修炼百年,年纪轻轻便已筑基结丹,成了修真圈里最年轻的结丹道君。女配慕容婉是裕策的小师妹,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女配打小爱慕裕策,但修为平平,直到18岁才勉强突破练气大圆满,成功筑基,这其中还少不得师门为她寻来各种丹药给她填补。
女主饶尹是个乖宝宝,因父母离婚叛逆了一次,大晚上离家出走,结果走着走着就走到这个玄幻世界了,堪称年度十大懵逼穿越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