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uke熱門都市小說 紅樓春-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讀書-xo7uj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王寺镇,东葛村祖坟。
盖家于贞观年间显赫,盖文达为贞观十八学士,其弟盖文懿亦为名闻天下之大儒,时人称之二盖。
只是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龍嘯五重天 佑聲
如今的东葛村内,只有一家寻寻常常的人家姓盖,守着盖家祖坟。
以贾蔷如今的能量,自然很容易带人进入。
只是初冬荒坟,除了一个墓碑外,着实没甚么好看的。
本想着跟来瞧热闹的晴雯、香菱等大失所望,然而探春却如痴如醉的看着墓碑上的每一个字。
黛玉、湘云、宝琴、可卿等也看的入神,连惜春也觉得好看。
但都没有如探春那样痴迷……
香菱在旁边看了会儿,实在看不出有甚么精妙之处,见探春的脸都快趴上去了,不由好奇问道:“三姑娘,这字到底好在哪里哟?”
探春头也不回,却也没有不答,叹道:“褚登善书,貌如罗琦婵娟,神态铜柯铁干。此碑尤婉媚遒逸,波拂如游丝。能将转折微妙处一一传出,实乃不可多得之碑文!”
黛玉在一旁也微微颔首赞道:“美女婵娟似不轻于罗绮,铅华绰约甚有余态。初唐三家:欧、虞、褚并称书坛,但真正开启唐代楷书门户者,非褚氏遂良一人莫属。纵观唐中颜真卿、徐浩,莫不受其影响,可以说唐朝书坛风貌,便是由褚遂良启导的,难得好字。”
黛玉的闺房本就像书房,书架上满满当当都是书,一张几案上,更是摆满了如林的毛笔。
身为探花郎之女,黛玉之才情绝高,所以虽然不如探春那样痴迷书法,但所知之深,不逊旁人。
贾蔷站在一边,领着香菱、晴雯等,一并拱手道:“受教了!”
“呸!”
黛玉登时气笑啐道:“再作怪,仔细你们的皮!”
異界雄主 亡羊破天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香菱怕怕的连连点头应下,半真半假。
黛玉拿这个娇憨的丫头没法子,这丫头对她比对贾蔷还怕,好似她欺负过人一样,只能瞪了眼贾蔷。
她今日穿一身月白绣花小毛皮袄,加上银鼠坎肩,头上挽着随常云鬓,簪上一支玉簪,别无花朵。
国之大贼
虽然只是来观碑文,但在别家祖坟上,她仍未穿红着绿。
“咦?”
忽地,香菱突然惊疑一声,随即满面纳罕的语气不自信问道:“这碑文上,是不是有错字呀?”
晴雯恼火的上前拉她,道:“在外面别乱说话,还嫌不够憨?这是大学士写的,会有错字,还被你一个丫头发现?”
贾蔷上前看了眼,问道:“哪个字错了?”
香菱委屈巴巴,轻轻推了下晴雯,晴雯摇摇摆摆差点没摔个跟头,被黛玉忍笑劝住后,就听香菱道:“这里,爷看这:诞此英贤,是为人秀。荐绅盛族,膏梁华胄。珪璧方温,芝兰比茂。七步才速,百家学富……这个‘步’字,下面写成少了,岂不是多了一点?”
贾蔷看去,果然如此,也跟着“咦”了声。
这声“咦”,却让黛玉笑弯了腰,道:“罢罢,好蠢的东西,白教你了一场!”
探春回过头来,也笑道:“蔷哥儿练习涪翁先生的字颇有韵味,怎还不明白这个?”
黛玉摇头道:“他不是不明白,原是这般做着,只是不说罢。”说完问贾蔷道:“香菱不通笔势,你也不通?作字以精,气神为主。到了褚遂良这个境界,更是意在笔先。不止褚遂良如此,米芾到了后期,笔力大成后,亦是如此。《闰月贴》中的孰字,也多了一点。”
贾蔷并未觉着有甚么难堪的,叹道:“学无止境,这就是出来游顽的最大收获。不仅能陶冶情操,还能涨见识,开眼界。我将你们带出来顽,真是做的太对了。”
黛玉、探春、湘云等纷纷啐笑,也不知长的是谁的见识!
正说笑着,却见李婧赶来,笑道:“爷,船回来了。姐夫还有铁头、柱子,并漕帮少帮主丁超也来了。这一回他们过足了瘾,在江湖上也是名声大噪,正闹着要爷请吃酒呢。”
贾蔷奇道:“怎还在江湖上名声大噪了?”
李婧笑道:“有人认出来,这次袭船者的尸体中,有这几年最有盛名的江洋大盗,江湖诨号混江龙的万世才。此人身手奇高,曾单枪匹马在金陵城杀了七进七出。金陵那样的高城都拦他不住,甚至半山公任两江总督时,还调了总督督标营来杀他,都让他逃出生天。寻常弓箭都难他没法子,没想到,这次带了这么多弟子,却栽在了咱们手里。
这下江南绿林要热闹了,德林号的威名也必将如日中天。丁超嘴咧的一直合不上,不过他想问爷要些火器……”
贾蔷冷笑道:“你直接让他去死好了!”
李婧哈哈一笑,不过又忧虑道:“南边有不少西洋鬼子,似乎在濠镜那边兜售火器。经此一役后,火器怕是难藏了。若是他们用火器来刺杀,怕是防不胜防……”
贾蔷摇头道:“没那么容易,绣衣卫下一步就要清理濠镜,规范西洋人在那的动作。除了官方采买外,私人但凡从濠镜私买一枪一弹,都会被追究责任。放心罢,即然我极力建议天子注重火器之威,也就愈发不可能放任火器流转于民间。再者,火器虽利,却也不是不能防范。”
二人商议片刻后,贾蔷同探春道:“我让人拓了木刻,你在船上可以多瞧着。天晚了,该回城了。”
探春恋恋不舍,黛玉提醒道:“小婧是有身子的人,按理都不该来此,天色快暗下来了。”
探春只能作罢,上前搀扶住李婧,埋怨道:“小婧你来做甚么?我听嬷嬷说过,有身子的人,不该来这里……”
李婧笑道:“不相干,我是江湖客,打打杀杀见得多了,不在意这些。”
湘云羡慕坏了,她生来就有一股英豪气,最好打抱不平,多少次幻想成为红拂女、空空儿那样的游侠,行侠仗义,也好过被圈在侯府里,熬夜做女红……
她看着李婧诵道:“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李婧都害臊了,忙摆手道:“可没那么好,旁的不说,走镖时十天半月不洗澡也是常事。”
湘云瞬间败退……
九玄神尊 浩楓
一行人哈哈大笑,再无别话,乘车折返赵家庄。
……
神京,荣国府。
荣庆堂上,贾母看着笑的满脸灿烂,都合不拢嘴的薛姨妈,甚至有些吃味道:“我倒看看,等宝玉说亲时,蔷哥儿会不会再请个王爷出面去纳徵!”
昨日薛家去桂花夏家纳徵送聘,谁也没想到,贾家那位没去成,说是接了紧急皇差南下了,夏家那边才刚起埋怨之心,今上五子,恪和郡王李暄就带人出面了。
夏家虽豪富,可如今满门也不过就剩一个老太太、一个孙女儿,正经的孤儿寡母,这样大一份家业,那么多世交亲旧和族人,想分一杯羹的不知凡几。
夏家要和薛家结亲,便是为了寻一个知根知底的靠山。
薛家虽不行了,可谁都知道,薛家和贾家的世交深厚,薛蟠和贾蔷的亲近关系,也没瞒着谁。
一个商贾之女,又是没父没母的福薄之人,想进高门做大妇那是妄想。
即便能嫁,最多也只能嫁给一个不受宠的次子,更多可能是嫁给庶子。
到头来,夏家的家财只会被嫡长子给夺了去,落个没下场。
所以夏家才会挑中薛家这样的,家世门第虽不高,可背后大有来头靠山,家里还只一根独苗。
贾蔷未至,夏家大为不满,连夏家的一些亲族也又动了心思,只是这些心思,在一位皇子亲至后,就化为乌有了。
再无人会说,桂花夏家的女儿,下嫁了个大傻子了……
異世之傲世劍神 CY神話
薛家得了天大的体面,薛姨妈岂有不高兴的?
虽是贾蔷不在家,可薛姨妈还是让人去万香楼订了大席,东府、西府各送了桌。
魔道爭鋒 原秋語
东府那边尤氏姊妹另带尤老娘,还有贾蔷舅舅一家受用,西府这边自然送到了贾母这里。
听闻贾母的酸话后,薛姨妈自然明白该如何奉承,笑道:“等宝玉的时候,那还用说?不说其他,只提宫里有一个皇贵妃当亲姐姐,甚么样的门第配不上?下聘纳徵时,蔷哥儿也必不会少。不然便是林家相爷,也不依他。不过到时候,老太太你开个口,林相爷怕都要亲自出动。当朝宰相,面子更大!”
贾母笑的开心,点头道:“若是如此,我也瞑目了。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那一天……”
说着,怜爱的抚了抚身旁宝玉的脖颈。
薛姨妈听着有些心惊,她说的不过是奉承话,宝玉是有一个皇贵妃当姐姐,可皇贵妃的娘被“礼佛”,皇贵妃知道了也没说甚么,且宫里宫外都知道这个皇贵妃的处境如何。
对于普通人,自然是高高在上,贵不可言。
可对贾蔷这样于国于天子有大功者,其实也就那般。
贾家,仍以东府为贵。
所以宝玉这个国舅,成色实在太差……
当初才进京时,贾母相不中宝钗说与宝玉,如今若是相中了,那可不算好事。
所以薛姨妈赶紧岔开话题,笑道:“今儿来请老太太个东道,实有一桩难事,不知该如何处理妥当,还请老太太帮忙拿个主意……”
贾母笑道:“甚么难处?”
她对薛姨妈的心思心知肚明,却又有些好笑。
宝玉再怎样,也不会再惦记着薛家的姑娘。
薛家姑娘让薛姨妈这个当娘的,早坑苦了。
正如薛姨妈方才所言,无论如何,宝玉也是皇贵妃亲弟,贾蔷再看不顺眼,宝玉也是贾家嫡子,他会果真不管?哼!
不过虽如此不屑的念想着,面上却不显。
薛姨妈的存在,也算是为王夫人的事蒙上一层遮羞布,贾母并不愿彻底扯开了……
就听薛姨妈道:“人家王爷那样辛苦的奔波一场,给足了薛家体面,薛家不能不表示表示,不然岂不成了薛家没道义,不会做人?可又该怎么表示呢?王爷和蔷哥儿那样要好,想来不缺贾家的东西。薛家有的,再怎样也迈不过贾家去。所以不拘送点甚么都难表心意……”
贾母想了想,道:“说句姨太太不大高兴的话,王爷肯出面,怕不是看在薛家的体面上,而是在蔷哥儿那里。所以欠下的人情,到底还是得蔷哥儿回来了还。”
薛姨妈忙道:“这如何会不高兴?原也明白这个道理。可薛家若是一点也不表示,岂不太不知礼了?”
贾母想想也是,便道:“那你家哥儿不拘送些甚么贵重的礼过去,表一表心意就是。等蔷哥儿回来,问他如何谢的人家,你们再补给他就好。不过想来,他也不用你们补。”
薛姨妈笑道:“要补要补!这等事,再没有让蔷哥儿吃亏填补的道理。”
补不补她并不上心,关键是,想让薛蟠能和恪和郡王李暄拉扯上关系。
贴身医王
她虽是内宅妇人,却也听说过那位五皇子是个不着调的,不然也不会和贾蔷好成那样……
薛蟠当初不也魔怔了般,为了那份交情,连薛家丰字号都偷了出去借给了贾蔷。
万幸贾蔷不是个心黑的,丰字号虽没了,可每年的分红比往年增长了十倍不止,也算是因祸得福。
既然薛蟠和李暄是一类人,二人若是有了交情,薛家往后岂不是也能有个靠山?
薛姨妈这般盘算着,却没想到,因这一念,又坑苦了薛蟠……
……
异世之全能领主
PS:状态着实不大好,总觉着大姨夫还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