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rjz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笔趣-第三十九章 說好的狂扁小朋友呢? 【加更】鑒賞-50n8l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盈華觴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啪。
……
话说那刘掌柜一家,由杜兰客伴着,在宅院里苦苦等待一直至天色将晚。
刘掌柜始终忧心忡忡。
在他看来,杜道长那个年轻师傅,似乎还没有杜道长靠谱——起码他相貌老成。
那个小李道长,事到临头了才烧香找师傅,又说出去学艺天黑之前回来……
简直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什么高深的神通是你一下午能学会的?
眼看着夕阳渐渐落幕,妻子已经许久未曾入眠,渐渐也要挨不住了。刘掌柜觉得,自己不能等了。
他霍然起身,摇头道:“不行,我们还是报官吧。让朝天阙来处理此事,起码我心里安稳。”
杜兰客也不劝他,只是轻轻抬了个眼皮,淡然道:“刘掌柜,你可能不知道,朝天阙里若是有什么难解决的事儿,都是要找我师傅出马的。如果我师傅不行,那你找朝天阙八成也是不行的。”
“真的?”刘掌柜狐疑地问。
当然是我编的。
杜兰客等的也是心急如焚。
对于李楚现场跑出去修行神通这种事,他也感觉是天方夜谭一样。越是强力的神通越需要苦心钻研,元神出窍这种事情,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能短时间掌握的技能……
但是。
师傅既然让他在这里看好刘掌柜一家,他自然就要安排好对方。
海贼王之复仇之始 霜叶独舞
若是等师傅一回来发现到手的生意飞了,那还不得俊颜大怒?
怀着这样的顾虑,他清了清嗓子。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职业素养了。
做道士的四门功课……
“刘掌柜你可能不知道,如今在杭州府,我师傅的大名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江湖修者都知道,‘天不生我小李道长,剑道万古如长夜’。”
“这……”刘掌柜蹙眉沉吟了下,而后道:“这根本不对仗呐。”
杜道长又道:“还有一句,‘为人不识李道长,便称英雄也枉然’。”
刘掌柜道:“这也不押韵呐。”
“嗨!”杜道长急了,摆摆手道:“你又不是读书人,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就是我师傅厉害。他手底下,就没有能称过一剑的邪祟!”
“真的假的?”刘掌柜仍旧存疑。
也是我编的……
虽然三言两语也打消不了他心里的疑虑,但是就随着杜兰客这么一顿信口胡诌,夜色,悄悄降临了。
李楚也回到了刘宅。
经过这半日的奔波,他往异梦斋学法、又随王龙七除魔,回到德云分观再折腾回来,也算十分匆忙。
杜兰客见他身影进门,心道一声你可算回来了,赶紧迎了上来,问道:“师傅,你这元神出窍之法可还顺利?我听闻元神一道艰涩无比,入门最难啊!”
他怕事情不顺,李楚丢了面子,所以特地先垫了句话。如此一来,无论李楚成或不成,都有所助益。
乱穿诸天 悠闲懒人
果然,此言一出,刘掌柜的眉头纠得更紧了。
随即就见李楚淡淡点头,“还算顺利。”
傾城狂妃:廢材三小姐 葉精靈兒
“真的?!”
刘掌柜闻听此言,顿时双眼放光。
“我娘子有救了?”
“嗯……”
李楚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刘夫人,以心目观之,无论是孕妇还是腹中胎儿,都十分衰弱,这种状态虽然不算健康,反而更适合元神附体,因为受到的排斥会减弱。
“我会尽力而为,刘掌柜还请放心。”
他一向不喜欢将话说得太满,但是从他镇定的神情来看,应该是比较有把握的。
刘掌柜随之心头大定。
身子向后一靠,坐在椅子上擦了擦汗,道:“那便要有劳小李道长了。”
李楚不多客套,直接道:“还请夫人安心入寝,届时我将在屏风外以元神附入胎儿体内,助他对付那些魂蛊毒虫。”
……
今夜很冷。
连花街也不再热闹,地面都被冻得开裂。
山环水绕俺种田
有钱人在暖烘烘的房间里,穷苦的乞丐也会找个过冬的小窝。如果没有,那就只能等待冻死的结局。
这种天气,没有人会在外面走。
但偏偏有一个。
他穿着破旧的袄子,乱糟糟的头发胡须遮蔽了面孔,看上去是个垂垂老叟。
右手拄着破木拐杖,左手提着一盏闪烁着幽光的灯笼。这灯笼里的光,不知怎的,越看越冷。
老叟提着灯笼来到刘宅的巷子口,悠悠说了声:“天干物燥——”
咻——
仿佛有几点荧光从他的灯笼中飘散出来。
宅子里。
刘夫人躺下以后,反而难以入眠,李楚只好叫刘家的家人点上几缕安神的香,才让她安然入睡。
他也随之元神出窍。
此时的胎儿已经是接近成型,有了完整的魂灵,他直接将元神之火附上了胎儿的身躯。
一片混沌。
没等他仔细感受一下,就有几点荧光飘落进来。
来得好快。
这些荧光瞬间化作几只狰狞的毒虫,恶行恶相,向胎儿的魂灵攻击过来。
然后……
它们忽然停住了。
因为在那个熟悉的地方,不再是一点婴儿的灵火。
而是一个看上去很不好惹的成年人。
等等。
说好的狂扁小朋友呢?
这些毒虫虽然谈不上多聪明,但好歹是从一众魂蛊之中突围出来的,灵智比起寻常的蛊虫还是要强上不少的。
强就强在……
它们遇见强敌知道要逃!
从“虚”的视角去看,就是那几点灵火刚刚整齐地钻进刘夫人体内不到一次呼吸的时间,又忽然像是看见什么洪水猛兽,蜂拥逃了出来!
再不管什么队形。
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
下一秒,李楚的元神就也钻了出来。
不用出剑,就像是成年人踩死虫子一般,一脚一个,干净利落。
原本它们的使命应该是与那小小的魂灵殊死搏斗,将己身的戾气、凶气、煞气……都传递过去。
可是如今就像是踩臭虫一样被李楚一脚一个。
只剩下弱小可怜和无助。
转眼杀死几只毒虫,还不算完。
李楚的目光早就锁定了巷子外面那一点诡异的灵火。
嗖——
“虚”的元神无形无迹,瞬间飘飞出去。
这一切,也都落在外面那老者的眼中。
在他看来,原本就是很正常的将魂蛊送进婴儿娘胎里,可是不知出了什么意外。魂蛊突然又全部钻了出来,接着又钻出来一个大个儿的元神,
这你马……
老叟猛然一惊。
早产儿?
就算你是哪吒,也大得过分了吧?
这一愣的时间,他就失去了逃跑的最后机会。
李楚来了……
老叟在风中顿了顿,接着猛一扬手,将手中灯笼掷出!
吼——
那灯笼中的一点萤火迎风暴涨,霎时间化作一张深渊巨口,丑陋狰狞,张开大嘴向李楚吞去!
这才是真正用来战斗的魂蛊!
但李楚只是手指一动。
嗖——
一道飞火流星自屋内窜出,瞬间穿透了这张巨口!
嘭!
魂蛊被破,那老叟双眼中爆出一团精芒,紧接着便突然委顿在地,衣裳也轻飘飘地坠落。
李楚刚靠近时便已看清。
这个老叟,不过是一道注入了魂火的稻草人而已。
显然那个魂蛊师对于神魂一道的造诣已臻化境,随便什么物品都能作为傀儡。
李楚尝试着用心眼术笼罩全城,也再找不到一丝痕迹。
夜色之中,星目湛湛。
看来敌人有点难缠。
……
“好强大的元神……”
短暂的一年
在神洛城外一处结满坚冰的湖面上。
冰冷的湖面居然盘膝坐着一道森然的身影,带着阴仄仄的嗓音。
tfboys之校园杀手的青春 冷忆妍歆
这身影低头看着冰面,冰面上竟然是一幅幅波纹似的画面,清清楚楚。
“隔着镜花水月,我居然感受不出他到底有多么强大……”
“可是……”
“我只是去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无论是谁阻拦我……”
“我都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