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4jd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 愛下-564.廝殺開始相伴-yol8k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六个黑衣人,五个发声。
这五个人完全是异口同声,所以他们说出话来就跟立体环绕声音响似的,王七麟觉得他们去唱戏肯定很厉害。
但他们透露出来的消息更厉害。
南诏国王派往长安城的使团竟然被灭了,使团给太狩皇帝准备的礼物肯定也被劫掠了,竟然只有南诏国小皇子小奴逻一人逃跑,这真是大案!
杀生 张巫
王七麟和谢蛤蟆对视,然后骂了一句:“狗日的,咱们不会被牵扯进这案子里吧?”
谢蛤蟆摆摆手说道:“无量天尊,七爷放松心态,这不用疑问,咱们肯定会被牵扯进去。”
仡僚猖给他们的消息显然就是这件事,而且他们给出了提示,这件事与祯王有关。
黑衣人堵住了门口和向南的两扇窗户,虽然人少可是气势很足,完成了对环刀酒肆的包围。
胖五一凑到王七麟低声问道:“七爷,南诏国是怎么回事?”
这个话题让羊五弟来回答最合适,南诏国在九洲西南,濒临古滇国,不过古滇国已经被桓王给灭掉了,现在桓王就是在领兵对南诏国作战。
羊五弟被藏在道法船中,一时不能出现,王七麟便自己打开了课堂:
“从咱们这里一路往南走吧,穿过十万大山和古滇秘境,然后就是南诏国,这个国家面积不大,但是人很善战,而且他们继承了古滇和一些地方的文化,有许多稀里古怪的东西,跟咱们新汉朝一直不太对付。”
“南诏这个国家吧,他们那里多山多水多毒虫多瘴气,穷山恶水多刁民,据我所知他们可是很刁的,至今都保留着奴隶制度和活人殉葬制度,非常残酷……”
他唧唧歪歪说了一大堆话,然后胖五一等人越听越迷糊,他们听了一通也没有听到什么重点,对南诏还是不了解。
谢蛤蟆失笑,说道:“无量天尊,你们是不是没有听懂七爷的话?”
胖五一说道:“当然听懂了,怎么会没有听懂?”
—————
另一个青凫青年点头说道:“对,七爷讲课跟我们以前的先生一样,听他说话,我感觉又回到了过去听先生讲课那样。”
“说起来还真是怀念先生呀。”胖五一感叹道。
向培虎恍然的说道:“明白了,明白你们为什么会乱用成语了。”
王七麟看着他们,忍不住的怀疑人生:自己讲课的本领这么差吗?
谢蛤蟆笑道:“老道再来给你们简单说说吧,南诏其实是个古代国名,历史距今得有一千年了,是个古代大国,不过他们在李唐时代被灭国了。”
“一直到了前朝时期,前朝对外四处征战,结果他们是马上得天下,骑兵天下无双,山地战则并非如此,打着打着倒是把西南边陲一带的百姓又给逼到了一起。”
“当时有六个古国复辟而去,他们被称为六诏,分别是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蒙舍诏。其中蒙舍诏在诸诏之南,称为南诏。”
“六诏建起,起初实力最强大的是蒙巂诏。他们与前朝勾结想要吞并其他五诏,结果彼时前朝无德不义,引发天下义军四起,太祖皇帝也起兵造反,导致蒙巂诏对五个盟兄弟国发起攻势后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外力援兵,最终被其他五诏给瓜分。”
“这五诏瓜分了蒙巂诏的国土之后,大概方位恰好就是东南西北中鼎立,蒙舍诏为南诏、越析诏为东诏、浪穹诏为西诏、邆赕诏为北诏、施浪诏则为中诏。”
“五诏吞并了蒙巂诏后,以此为戒,互相之间形成更强力的联盟,并且趁着中原大乱连同古滇一起吞并九洲边境,将西南州几乎全数吞掉。”
“后来太祖登基大宝,立马对四面边疆展开反击,他御驾亲征将西南州夺了回来,再后来他安排太子之外最善战的桓王来镇守西南边陲。”
“桓王不负所托,以十年之工将古滇灭国,然后又对交趾国和五诏发起猛攻,前些天不是刚刚发生采石关之战吗?那是交趾国的门户,采石关一破,交趾国灭国已经是时间的事了。”
“交趾国一灭,五诏国破也是势不可免。估计正是因为这原因,南诏国率先派出使团与朝廷联系,老道推测不错的话,他们这是想要留一条后路。”
听到这里众人恍然点头:“原来是这样,明白了明白了。”
裙下之臣:总裁霸爱小夜妻
帝少独宠萌妻:老公,治么 简小单
“道爷讲的就是清楚。”
“道爷你会说就多说点。”王七麟说道,“再讲讲,还有啥……”
“你们是什么人?”黑衣人们按捺不住的发声,“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请你们离开。”
听到这个‘请’字,王七麟对黑衣人的提防之心有所放松,对方还挺客气。
他抱拳问道:“在下乃是仡僚寨请来的守山队……”
“你们不是。”五个黑衣人一起摇头,“仡僚寨请不到你们这样的高手做守山队,你们这样的修为也不会自降身份去做守山队。”
亦雪 九殇染柒尘
胖五一说道:“我们还真是,我们就愿意自降身份。”
黑衣人听了这话一时无语。
他们估计没料到会有人这么来回答。
磙二娘迎出来说道:“诸位客官快里面请,这大热的日头大热的天,你们又穿着一身黑衣,待在外面不热吗?赶紧来喝一碗凉茶。”
镖队一方有坐在门口的汉子横起了长刀,耷拉着眼皮说道:“二娘你自己看,这里面哪里还有空地?你是为了赚钱不要命,可它娘这里要热死的是我们,我们还想要命,所以让这几位另寻他处吧。”
又有镖师拍桌子喊道:“小二、小二呢?老子的茶壶早就空了,怎么一直没人来添茶?”
后院响起一声回应:“哎哟,来啦来啦,客人您稍等,我给您等洗一点冰镇的果子,马上就送过来。”
有镖师轻声笑道:“有意思,小二哥刚才不是上楼了吗?这没见他下楼,怎么声音从后院里传来的?莫非小二哥有一手好轻功,这是从二楼直接跳去了后院?”
磙二娘擦着额头上的油汗陪笑道:“这位客人说笑了,我家一个添茶倒水、做饭洗碗的小二,哪有什么轻功?那都是你们江湖人的本领,他没有,他这小子跟个猴一样,怕是从二楼直接跳下去的。”
说着她向屋顶:“诸位客官看,我家小楼又不高,跳下去还不容易,是不是?哈哈,哈哈。”
店小二急匆匆的提着大茶壶走进来,一个镖师手腕一甩,一把漆黑的长鞭像毒蛇出洞,瞬间缠住了店小二的肩膀。
就在此时一个黑衣人随风飞起,黑袍大袖哗啦啦的振动,整个人如同大蝙蝠迅速飞向店小二,手臂一抬抓住了甩出的长鞭。
镖师往后收手,长鞭紧绷如牛筋,但纹丝不动。
镖师们纷纷色变而起身,刀枪尽出,狭小的屋子里头杀气腾腾。
旁边酒馆的掌柜背着手过来窜门子,他看环刀酒肆今天买买好、客人多大为眼馋,还没有走到门口就风言风语起来:
“磙二娘,你恩客不少呀,这么多人来照顾你买卖,你这老胳膊老腿老腰老屁股的,能扛得住吗?要不要哥哥我来给你……”
话说了半截,他看到了屋子里的情形。
二话不说转身想溜。
一个黑衣人伸手拦住他,几个黑衣人一起说话:“停下,不准走,进去。”
能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野道路上开店,自然没有好相与的良善人家。
掌柜的不想惹事却也不怕事,他面色一变大喝道:“这位客官什么人?哪里来的、哪条路上发财的?在下姜不公,江湖人称……”
他的话没说完,拦住他的黑衣人手臂一挥伸出手掌去抓他肩膀。
不光全身包裹黑袍,他的手上也带着黑色手套。
掌柜的面色一变扎马步双臂猛然膨胀发力格挡并顺势开拳,腰马合一、拳出如龙!
然后被黑衣人闪电般扣住肩膀,跟小孩扔沙包一样被人给扔进了屋子里。
掌柜的砸进了一桌镖师之中,镖师们勃然大怒要冲他们动手,可是却只是装腔作势,走出来几步又纷纷止步。
黑衣人喝道:“无关人等离场,我们要办正事了!”
旁边酒馆那掌柜的砸碎了一张桌子在一堆碎木头里哀嚎翻滚,一手抱头一手捂腰好不狼狈:你娘的!老子就是无关人等,可还不是让你们给亲手扔进来的?这算什么事?
看到自家酒肆要遭殃,磙二娘横眉怒目:“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要打架去外面打,糟践我个妇道人家干什么?看老娘是寡妇好欺负是吗?”
妄想島
她泪眼盈盈看向王七麟一行并行礼:“诸位大人,你们可是仡僚寨请来的守山队高人,你们得给奴家主持公道呀!”
王七麟咳嗽一声站起来,冲着黑衣人抱拳说道:“几位兄台,在下的身份呢,有官方背景,在下的修为呢,也上的了台面。所以还请诸位给在下一个面子,你们要打能不能出去打?”
黑衣人冲他说道:“这里只有你们是无关人等,你们确定要插手进我们之间的纷争么?”
王七麟一怔,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叫只有我们是无关人等?”
黑衣人冷冷的说道:“先前我等已经说过了,几个时辰之前,南诏王派遣进入九洲的使团遭到偷袭而倾覆,只有南诏王之子逃脱。”
“偷袭者分为三军,以三个方向对使团进行残酷杀戮,使团向着空缺方向逃命,却没想到那方向是悬崖,夜色昏暗,半数人员掉入悬崖,未战而死。”
“南诏王之子小奴逻仗着有飘风护体,趁乱逃出战场连夜奔行,来到这灸草铺子求救。”
“伏击三军中有两军留下打扫战场带走使团给皇帝陛下敬献的重礼,另一军轻车上路追杀小奴逻世子到此地,这一军历经一夜苦战和追击,疲惫且狼狈……”
王七麟看向镖队一行人,他们面泛疲态、衣裳潮湿,先前进屋之后逮着凉茶就往嘴里灌,确实不像是歇息一夜后才赶路半天的正常镖队。
镖队上下冲黑衣人怒目而视,镖头喝道:“阁下到底什么人?竟然敢说出这等诛心之话,是我阚氏镖局与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一直默不作声的黑衣人冷笑一声,顿时有两个黑衣人倒飞到了路对面的一棵大树下,树下停着两辆马车,他们两个抬脚踢在马车的箱子上。
箱子往外飞起,咣当一下子落地翻转,盖子打开,一堆笔墨纸砚、书籍画卷撒了出来。
见此黑衣人们有一瞬间的呆滞。
这里面还真是正常押镖货物。
镖队上下勃然大怒,镖头叫道:“弟兄们动手,遇上劫镖的了!”
黑衣人喝道:“慢着!”
“我们乃是蜀郡衙门神捕司官员,我神捕司昨夜得到消息连夜追赶南诏王使团,结果晚去一步,但我们所说皆为事实,刺杀使团凶手必在这灸草铺子之内!”
他们齐刷刷转身看向王七麟一行。
王七麟愕然道:“你们不是怀疑我们吧?干,你们刚才还说了,我们是无关人等啊!”
五个黑衣人飘进大堂,寒风四起。
王七麟等人为了图凉快选择坐在靠北的窗口,黑衣人们站在大堂中间,呈弧形将他们包围。
磙二娘看呆了,喃喃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诸位神捕司的官老爷,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这些人就是守山队的大人,是仡僚寨的仡僚地鬼大人将他们带来的。”
黑衣人齐声说道:“不会错了,就是他们!”
“动手!”
阴风呼啸,室内突然之间黑云遍布。
王七麟一声剑出唤出五把飞剑,却见五个黑衣人搅动黑云冲着四周的镖师便去了。
他们先前落入大堂正中后对王七麟一行人形成包围之势,也是混入了诸多镖师中形成了混乱局面。
镖师们不是庸手,他们枕戈待旦,黑衣人们的攻击虽然是突袭却效果不大,翻滚的黑云中刀光剑影闪烁,一群镖师各展神通,满堂桌椅顿时化为齑粉!
王七麟一声大喝‘走’,率先从后窗翻出去跑路。
二楼包间窗口趴着个黑豆,他正在剥菱角,看起来吃的美滋滋。
磙二娘也从一扇窗户爬了出来,她看着乱七八糟的酒肆嚎啕大哭:“这是干什么?这怎么回事?”
“不要打大家不要打!老娘的店铺,老娘就靠这个店铺过活呀,你们不要打了!”
与你轻掠浮生若梦
“大人,你们快主持公道呀,守山队的大人,他们这是干什么?”
王七麟安慰她道:“你别着急,没事的,里面两拨人,一波是阚氏镖局一波是锦官城神捕司,这两拨人都有钱,不管谁赢了都会赔钱给你酒肆的。”
“万一他们都输了呢?”磙二娘抹着泪问道,“他们最后全死掉了呢?”
王七麟说道:“那不可能,那是小概率事件,即使都死了也没关系,他们两家都是有家有业,你去直接找他们门上要钱好了。”
胖五一凑上来说道:“七爷,我怎么看镖局那伙人不大对?现在镖局的人都这么厉害了?”
黑衣人身手高超,五个人在里面飞来窜去,身影如电、出招狠辣,来去如风、杀招连连。
每一个身手都要比三尖虿寨的伯苦达、仲苦达甚至是大长老更要强!
王七麟当时斩杀伯苦达和大长老不过是十几招,而让他对上里面的黑衣人,他没有信心在二十招之内解决掉任何一个。
但镖师们却愣是挡住了,他们也有几个已经死了,有意思的是他们死的都在前几个回合——
也就是说,这些镖师的身手差距极大,身手差的几个回合被杀死,身手好的能联手与五个黑衣人打的有来有往、不落下风。
双方大招迭出,酒肆地动山摇,三层的小楼摇摇欲坠。
其他酒馆客栈的人感知到了震颤,还以为是地震了纷纷往外跑。
前世今生 秋天不来
整个灸草铺子顿时大乱。
沉一抚摸着他的伏魔杖跃跃欲试:“阿弥陀佛,七爷,参战?”
王七麟摇头:“不着急,先吃瓜。”
他这次是真的在吃瓜,手里抱着一颗冰镇的甜瓜吃的有滋有味。
八喵是唯一开心的了,它趴在窗外只露出半个脑袋往里看,看着酒肆大堂内刀来剑去的好不乐乎,长长的尾巴摇晃的比狗尾巴还要流畅。
又有热闹可以看了。
酒肆大堂终究是空间狭小,镖队一方人多且有长兵刃不便发挥,五个黑衣人在里面混战,又有一个黑衣人在外面掠阵,这对镖队很不利,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
镖头一声大喝,汉子们一阵反扑逼退五个黑衣人,纷纷从门窗向外冲。
门口的黑衣人阴冷一笑,浑身上下黑雾萦绕,炽烈的阳光顿时黯然三分,大片黑雾像浓烟般翻滚着堵向门窗。
整个门窗被黑雾给堵住了,就跟用黑色篷布给封住了一样。
镖队二十余人恰好从门窗窜出去了十来人,剩下一半人被堵住了。
掠阵那黑衣人扭头向逃出酒肆的人笑了笑,悠然的迈步跨过黑雾走进其中。
镖头大惊,张开嘴一声炸雷般的大喝:“哼!”
他口中喷出一道道冰晶利刃,齐刷刷的飞进黑雾中。
门窗黑雾抖动,却并没有被破开。
见此镖头又是一声大喝:“哈!”
他这次口里面喷出来一团烈焰!
沉一见此倒吸一口凉气:“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莫非就是二喷子所说的口中冰火两重天?带劲啊!”
烈焰熊熊焚烧黑雾,黑雾翻涌像是巨蟒痛苦的扭动身躯,却依然未被破开。
反倒是屋子里被扔出来两个人,烈焰烧上去两人发出惨叫声,落地后一阵翻滚全身迅速焦黑不再动弹。
见此镖头愤恨的收回火焰喝道:“咱们走!”
一个大汉叫道:“哑巴、檩子他们都在里面!”
“走!”镖头厉喝道,“神捕司,老子记住你们了!”
他们走的极快,不管是马还是马车都没有要,转身钻进路边野山消失了身影。
就在他们消失后不到十个呼吸,酒肆门窗上的黑雾消散,六个黑衣人各自提着一个人迈步走出。
他们将人扔掉,这些人落地一动不动,已然是死掉了。
黑衣人们看向山峦深处齐齐发出冷笑声:“倒是当机立断跑的快,可惜可惜!”
他们又冲酒肆说道:“神捕司恭迎南诏王世子小奴逻,请世子出面一见。”
二楼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道:“本世子确实在这里,可是神捕司在哪里?”
黑衣人齐声道:“卑职等乃神捕司地鬼门下,还请世子露面相见。”
清朗的声音笑道:“你这话骗得过那帮蠢材杀手,可骗不过本世子。”
“我使团遇袭距今不足五个时辰,你们神捕司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当时偷袭我使团的详细情形,即使是亲历了这一战的本世子都不清楚,你们神捕司怎么能清楚?”
“本世子一路逃奔于此,自认逃命本领还算高超,所以追杀本世子三路人马都未能及时追上,甚至有两路人马被本世子给甩在了山里,你们神捕司又是怎么能找来,还能找到这酒肆?”
黑衣人沉默不语,纷纷侧耳倾听。
白猿公摇头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你们人族的老话还真是没错,这世子太爱装逼了,他要惨了。”
就在这话说完的时候,五个黑衣人跟苍鹰般飞空而起,掠空冲向三楼最东侧房间。
‘嗤啦啦’!
坚固的木楼被五人硬生生撞碎,五个人身影一闪而逝又一闪而出,出现的时候手中提着一个人——
从脑袋到四肢,五个人各抓了一部分,跟要五马分尸一样又飞了出来。
干脆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