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eld精彩都市小说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ptt-第二百六十八章 回家看看分享-xfi5d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
都是一家子的,就算生分了,也抹不掉过去一起生活的事实。
而且当娘的辛辛苦苦把老大顾知来拉扯到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娘的都快要死了,哪儿有当儿子的不管不顾的?
可是当初顾知来一家子分家的时候,王玉梅一再而再的找事儿,本来瞧不起徐莹,更对顾知来也不咋好,到最后闹得两方不是很愉快,关系也不比从前好。
现在就怕找了,他们百般推脱不干啊。
“老二媳妇,你是不是傻啊,就算从前我们关系不好,可是起码养育之恩我们还是记着的,你在那边等着,我和知来商量一下。”
徐莹叹了气,也知道王玉梅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挂掉电话,徐莹看了过去:“知来,这她说什么你也听见了,你看看要不要回去?”
这个事情很快让顾知来的亲生父母都给知道了,大致上的意见就是养母也是娘,有病了就该回去看看,不管有多少不快,这养育之恩还是要报答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外人也不能说什么。
“那就回去一趟吧。”
顾知来和徐莹本来是不想回到村里的,但是再怎么不愿意,也是自己自小生长的地方。
王玉梅要是真的中风瘫痪了,顾知来和徐莹不会去都说不过去。
“行,安排好工作,收拾一下就走,我们就开车过去。”
一个普通小赛尔的非凡使命
这一走来回就要折腾好几天,他们也是在今天上午的会议直接说了一下未来一周都有事情不在这里,工作照常继续就行了。
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不像二十一世纪那样有手机有网络,出了什么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徐莹也就到了这个时候才无比怀念二十一世纪。
回到家里收拾好衣服拿着钱,徐莹和顾知来就开着车回了三民村。
其实这些年下来,王玉梅也不是没有钱,她是手里有钱的,只是以前出了事情,一部分养老金被骗过去了一些,要是给自己看病,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怕整不好,白瞎钱,或者这么简单的病,感冒发烧挺过去一下子就好了。
其实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两家也没啥本事,就算是有钱把,就是王玉梅找的男人不让啊,所以还是得找最厉害的徐莹一家。
徐莹夫妻两人都会开车,基本上一路上累了就会换个人开车,奔波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三民村。
他们到了哪儿哪儿都没去,就直接去了王玉梅家。
一进去感觉一下子好像是哪里变了,又看不出来哪里变了。
王玉梅的家也不算大,以前徐莹还没分家的时候,就是被老二媳妇崔巧秀给收拾得很干净,后来分家的时候,徐莹还给她掏钱重新修整了一下房子。
那个时候王玉梅对新房子可是爱护不得了,巴不得天天擦得锃亮,让全村人看看她的房子多好。
可是现在看看,柴火都放在一边儿,看着也是规矩,可剩下的可不不是那回事儿了。
关着鸡鸭的笼子破了一个大缺口,满地都是鸡鸭的屎尿,杂草也从边边缝缝生了出来,一看就像是很久没人住一样。
才走进去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里头道:“怎么的,老子好不容易伺候你一回,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想饿死啊?”
“你要是不想活了,就赶紧说了别耽误老子找别的女人搭伙过日子,我当初就是看你身子结实,家里也有钱,还有人伺候呢,我才找你,结果你看看,没人伺候你啊,还不得让我这个老子跑前跑后照顾你,没扔下你自生自灭就不错了!”
徐莹和顾知来对视了一眼,都 忍不住皱眉。
两人直接打开里屋们进去 一看,就看见一个老男人转载床边上指着床上的王玉梅骂呢。
王玉梅哭得眼角都是泪水,沾湿了底下的枕头,也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卫生站说她只是得了中风,可瞧着王玉梅看着没事,也没有嘴歪眼斜的,就是手脚都能动,其他的也动不了多少。
徐莹看着她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只要还能动,那肯定能治好的。
顾知来也是这么想的,他进来也没和那个汉子说话,径直走过去屋里那一张桌子看了过去,发现就是一些渣子粥,里面还有一些没煮开有些发硬的米块儿,看起来就像是放了很久,有一股馊味了。
还有锅里的,都是一些菜,有些菜都能看出来上面长毛了。
红尘深渊 借我一支烟
怪不得王玉梅不肯吃呢,又臭又不好吃,谁会吃呢。
婚心如故:陆少的心尖宠
顾知来当场就把那锅里碗里都给扔掉了,扭头看着那个汉子说:“你要是不愿意管她,就赶紧滚。”
“你是她家老大啊?那我滚了,你们不管她啊?”
那个汉子斜了一眼顾知来,啧啧了一声道。
逆差 陆离流离
“她是我养母,我当然不可能放着她不管,而且你和王玉梅也没扯证,既然没扯证,还留在这干什么?”
顾知来强硬地开口道。
这次汉子倒是没有磨叽,反而是一副得到了解脱的表情,他哼了一声:“就算你想留我,还真留不住,但这不是我自己离开的,这是你们赶的。”
他还要找个女人伺候他呢。
“滚。”顾知来说会话也不客气,直接把人给轰走了。
影子传说
他回头伸手要拉着王玉梅去找卫生站再检查一下,找一下上次给徐莹治病大夫看看怎么回事儿,实在不行,就得上市里看看怎么回事儿。
谁成想啊,拿起被子就传来了一股屎尿的味道,定晴一看,王玉梅下身都是湿哒哒一片,还被染了色。
那个汉子压根就没上心照顾王玉梅过,就算老二媳妇真的想帮手,看看外头的环境和屋里头的情况,肯定就知道那个汉子就不让碰这不让碰那。
王玉梅不想在老大顾知来和徐莹面前丢脸,扯着被子盖着自己,再次嘤嘤的哭了出来。
邪 王 寵 妃 無 度
徐莹摇摇头,她捋起袖子,出门打水准备 给王玉梅擦擦身体,刚好看见了赶过来的老二媳妇,道:“弟妹,刚好你来了,帮手,把她整干净点。”
前夫情难自禁
“哎,来了,大嫂。”
老二媳妇见状就赶紧过去帮着打水烧水。

cnfc0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txt-第二百六十五章 親自打人看書-4auey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管?
青春原動力
管什么?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那个工友接着往下说:“我家孩子上次来了你们这里,就给吓坏了,上学都不去了,还整天哭闹着不出门,肯定就是你们把他给吓到了,赔钱!”
上学都不去了?不出门了?
而且态度好像比上次见派出所同志还要嚣张呢,而且还是一直怂得不停弯腰道歉。
上次徐莹和顾知来见他们什么招儿都使出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而且想着这也算是个小事,也就算了。
谁知道他们还真当自己是软弱可欺的软柿子了?
徐莹都快被他给笑死了:“上学都不上了,别忘了你们家孩子可是黑户,你这女人更是不清不白的小三,名不正言不顺的!”
“知来,去,把大门锁上。”
徐莹自认为自己脾气不好,只是没有人会惹到那份上,现在这两个人是真的在她雷区上来回蹦跶。
顾知来不知道徐莹要干什么,还是乖乖照做了。
大门一关,院子里发生什么事情,可就没人管了,毕竟现在也不像以前邻里和睦,有什么话有什么事都是你知我知的,更多的是都不愿意加入到别人家的麻烦里面去。
徐莹捋起袖子,拿上一旁准备要拉晒衣服的绳子和一个擦地的抹布,走了过去。
那个工友还挺嘚瑟的,看见一个女人走过来也不怕:“要干嘛?我告诉你,要打我我也是要去派出所报案的!”
徐莹没有搭理他,招呼了一声:“知来,把他撂倒了!别弄出来个好歹”
她男人不明所以,还是乖乖照做了。
男人负责压着男人,女人则是负责堵嘴绑人。
徐莹绑的时候可别精明,就不往容易看出来地地方上绑,万一给自己留下证据就不好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李美言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都给吓得半死了,却被夫妻俩那凶狠的眼神给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也不敢靠近了。
此时,徐莹已经对着那个男人的下半身踢了一下,只是轻轻地一下也就后退了。
看着奇怪,但是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那个工友好像是受到了什么要死要活的攻击,居然疼得在地上宛如一条刚被打上来的鱼一样蹦跶,嘴巴被抹布给堵着,呼呼地闷叫。
看着就疼,作为男人,顾知来本来是要跟着一起疼的。
但是他没有,反而在一旁看戏,看自家媳妇收拾人感觉挺开心的。
叫你惹女人,徐莹手段就挺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了不得,别看她在自家丈夫面前一副柔柔弱弱的表情,可是真的狠起来,是有那种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的感觉。
然而徐莹还没结束。
就在那个工友疼得一个劲蹦的时候,徐莹又伸手用巧劲轻轻的给了男人背后大腿都来了一下,疼得那个人又是呼呼地嗷着,想让李美言帮助自己。
可是李美言早就被夫妻俩的凶恶被吓得都瑟瑟发抖了,只担心自己怎么着,可不管地上男人死活了。
反正只要自己是好好的,不被牵连就行了。
说起来,李美言心里也气。
自己当初被这个男人强上的时候,才不过十一十二岁,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收了委屈也不敢往外说。
后来知道自己肚子大了,被自己家里人感觉丢脸了给赶出家门了。
那个时候她非常茫然,什么是贞洁,什么是羞耻,什么是怀孕,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生下了这么个孩子。
那个男人看见她生的是个带把地,更是高兴不得了,居然把她绑在自己身边,一喊就是九年多的媳妇,还外带强行发生关系。
后来张大了,李美言这才知道自己那些年经历有多么不堪入目。
工友有老婆孩子,她一个外面的人,当然不清不白。
李美言一直想要离开,可是也架不住男人花言巧语,再加上自己生产过,不干净了,怎么跟着别的男人过日子啊?
想要敲上顾知来要钱,可是钱没要到,却没了一百块钱,可把她给气死了。
现在看看,上门要赔偿,结果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就是一个什么都没用的废物一个。
这个徐莹别看她漂亮,心狠着呢,就没见过这么又漂亮有心狠的女人。
李美言站在那个角落里,暗暗下定了决定,她一定要把孩子扔给这个男人,自己就去外地,去远远的地方,一切重新开始。
必须离这个混蛋离远点。
“说!你还敢上门来闹事不?”
徐莹动手动累了,只用着脚踢着他,用不了多少力气,那男的都疼得要死了,就想从女人手里逃脱出去,就一个劲的点头。
我們曾在壹起
徐莹知道自己这一动手就不能持续太久。
这男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有耐力的,要是疼死在这里,那就更完犊子了。
噬天囚地
见着差不多了,徐莹这才松了他:“快滚吧,再来,就没有这次这么好运了!”
蔚藍的隨身空間 壹滴水珠
工友被松开了以后,缓了一口气,就叫了起来:“该死的女人,我要去派出所报案去,你要把我给打死了,我非不把你送进去不可!”
縱橫之刺明 紫彥玄皇
对自己媳妇出言不逊,顾知来特别想给他一锤子。
然而徐莹却是冷笑着:“去啊,赶紧去啊,别到那个时候身上的伤都好了!——知来,把门打开,扔人出去!”
恶魔总裁,撩上瘾 M茴
飘邈神之旅
媳妇一声令下,作为丈夫就开始动手了,把门打开,伸手拎着他走到门口那边去,直接把他扔到门口那边墙根去了,疼得工友叫唤了起来。
七日女傭de契約情人
夫妻俩这配合太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看得李美言张大了嘴巴看傻眼了,愣在原地没动弹一下。
“不走了?是不是要我动手把你打出去?”徐莹回头看了一眼愣在那儿的李美言,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不用了!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嗜血相公逃婚妻
黏上契約小女仆 烏啼月01
李美言这才慌张的跑出去了,连那边在地上叫唤的男人都没管了,不管他怎么叫,她都没回头。
徐莹把门关上,顾知来走过去问:“媳妇,他们真过去了,没有什么问题吧?”

b5stg妙趣橫生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鄉招工鑒賞-0qkbe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说起建设,人手就不能缺。
这是他们第一个拿下来的项目,肯定得上点心做的。
徐莹跟顾知来说:“要不咱们去三民村那边招一些人过去,现在我记得好像是非农忙的时候,让他们过来干点活,赚钱点回家,过年也好过。”
说到底人家是念旧的。
虽然后来认了亲,也不怎么去三民村,但自己是养在三民村,长在三民村,回去 帮一点老家也无可厚非。
反正这一个工,也不是需要有特别要求的,只要有力气,能吃苦耐劳肯听指挥就好了,剩下的只要工头起个带头作用就好了。
徐莹说办就办,给三民村那边的村干部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过去,帮忙张罗张罗一下,有谁想过来帮工赚点钱。
正好啊,过几天他们也该考虑考虑把在乡下的房子再整整。
原先三民村的村长还在继续干着呢,一把年纪也不想着退休,听到徐莹这个电话有这么个好事,就赶紧张罗了起来。
娇悍妻,不可欺
人家自己有钱了,也不忘本。
比起到农闲的时候就在家里带着一点钱都不赚要好得多了,起码过年地时候还能多吃一片肉呢。
重生官場之人品系統
有钱赚,动作比谁都快,这一遍遍广播下来,不出半天,整个三民村都知道了。
我的娜塔莎 高滿堂
有想去的人也不知道上哪去求人,就干脆去堵了村里老顾家,求着王玉梅帮他们办事儿。
王玉梅听到那广播了,能去城里呆着,还有钱赚,她也眼红着呢。
青春终将别离 雪飞烟
别人都说她儿子养得好,大儿子都出息了也不忘本,王玉梅本该是高兴的,可是一想起自己以前那么多年亏待他,这么好的儿子和能赚钱的媳妇,她以前愣是没有看出来,还听别人碎嘴,连带嫌弃起人了。
现在人家发达了,自己也眼红,却因为这关系和种种事情早就生分了,王玉梅好面子,哪里肯注定低下头啊?
“娘,你说知来哥有这个好事儿就跟村长说什么,有这种好活儿,也不想着先找我们啊,我们不就明显着都是人么。”
纨绔邪少
老三媳妇听说过去城里当工头啊,工长的,不止是吃香喝辣的,还能到处招摇,等着有钱了,就从这里分家出去,用不找天天受王玉梅的气了。
王玉梅听着老三媳妇的话,心里有些心动,打算等着顾知来什么时候来村里,就 赶紧说一句,说说枕边风,让自己沾点光。
这么 想着,王玉梅就开始天天往村头瞅着,等着人什么时候来了。
果然,等到第三天下午,徐莹开着车,带着顾知来一起回来了。
这车是才刚刚买的,徐莹上次看了一辆车,那车也不贵,折旧价后就是将近一万多,而且他们都做老板了,肯定事儿多,直接开个车满市打转跑,比自行车要省力不少。
车子一进村头,王玉梅就知道是他们来了,转身就赶紧往他们家,招呼上自己两个媳妇一块跑过去了。
村里头人都闲,就算不闲也得扔了手里的家伙儿,把店一关过去瞅瞅。
别人从外面回来了都喜欢打一声招呼,问问话,可人家就不一样啊,是衣锦还乡,是带着全村人一起致富。
徐莹和顾知来都是心知肚明的,这些人都是过来求他带带自己,虽然说这活儿要求不高,但也要挑一些人品好的。
靈靈堂 西半球
前夜
天使未曾離開 月微涼
“我说顾家老大,你这回来了,在城里怎么样?”
“知来哥,你 是真的要带我们一起致富吗?”
“知来哥,好久没见你,俺想死你了……”
七嘴八舌的,顾知来一个个回答不了什么,就随便应付了一下,知道进了自己家里,这才有了安生的时候。
可是到了家里头,就么有这么好的时候了。
那一直躲在拐角的老三媳妇看见他们进来说:“那个啊……自从村长说你们要招工啊,那个我们家也想跟去,给我们家男人安一个管事的活儿做就好了……”
她怕顾知来不帮自己,还是前几天好说歹说让王玉梅去把这老脸拉了下来,总得有人是要低头的。
她满脸堆笑,一脸皱纹都给挤了出来。
“不用。”
顾知来一口回绝掉了,他本来就是想回家简单弄弄,可不想搞这么复杂的裙带关系,这些就该他们自己负责来,而不是沾亲带故的。
这个时候倒是不用老三媳妇说话,老二媳妇崔巧秀就开口了:“那个大哥啊,听村长说你要招工,你看看我们家男人行不行,他有力气,搬砖刨土都行,只要年底过年好过就行了。”
禁忌豪门:你只能爱我
和老三媳妇不同,老二媳妇是实打实的心眼好。
她想得很正确,干什么活就赚什么钱,没有金刚钻就不去揽瓷器活活。反正就是干那么几个月,还是会要回来种地的。
其实用相熟地人也不是不可以,交给老二媳妇这个是绝对放心的,可是放老三媳妇这样的,那恐怕自己 就别想过的安生了。
“这个事情不着急。”徐莹心思玲珑,也有心想帮老二媳妇,赶紧打了个圆场,又担心这老三媳妇和王玉梅追问,转移话题道:“我们很久没回来了,我们想在这边做做活儿收拾一下,就不限招呼你们了,有什么明天再说。”
到了晚上,村长拄着拐杖又来了。
“这村里不少人都想去,来我这里说事儿也得有几十号人,你们设么时候开始招啊?”村庄笑了笑,说:“衣锦还乡不忘本,如果可以的荷花,请多多带我们家人啊,我们也想沾点光。”
“嗯,等明天上午说吧。”
听说有那么多人,但是他不可能来谁谁都要。年纪太大也不行,年纪太小也不行,人品不良更不行。
于是两个夫妻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拟定了一些要求。
第二天早上,三民村可是都炸了起来,就是因为这招工要求,卡掉了不少人。
“十八岁到四十五岁,这要是小了大了就不能去了?”有些人还不不满的开口:“我都十七岁了,还不能干这个活儿啊?”
“得了吧,这是国家要求的,要是被发现了,不但你赚不了钱,我们也跟着没钱赚!连累一村子人,你负责得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