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全才奶爸 線上看-第708章 八公成精了看書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易又心疼小丫头的伤,又心疼小丫头劳累,最后就只能跟她达成协议,如果早上起来恢复了,那就不去医院了,如果没有恢复,就必须要去医院检查。
当天晚上,姜易都没有睡得怎么好,他一直在想着小丫头的伤,并且决定要给小丫头的护具换一种。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易又心疼小丫头的伤,又心疼小丫头劳累,最后就只能跟她达成协议,如果早上起来恢复了,那就不去医院了,如果没有恢复,就必须要去医院检查。
当天晚上,姜易都没有睡得怎么好,他一直在想着小丫头的伤,并且决定要给小丫头的护具换一种。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易又心疼小丫头的伤,又心疼小丫头劳累,最后就只能跟她达成协议,如果早上起来恢复了,那就不去医院了,如果没有恢复,就必须要去医院检查。
当天晚上,姜易都没有睡得怎么好,他一直在想着小丫头的伤,并且决定要给小丫头的护具换一种。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全才奶爸討論-第699章 可怕過山車相伴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易如此的孩子气,也是让文安安很无语。
等到他们把孩子们都哄睡着了,文安安才拉着姜易喊道:
“呆易,明天咱们要去坐过山车了,我还没有坐过,要不然,咱们先去模拟体验一下?”
文安安一开口,姜易就乐呵呵的回了一句:
“怎么有你老公我在身边,你还害怕吗?我跟你说,别说这种小毛孩玩的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什么影响,就算是再比这危险十倍的情况我也尝试过!”
姜易自然是不在乎这个过山车的情况的,但是文安安要去提前来一个沉浸式的体验,姜易也只好陪着她两人偷偷溜了出去。
过山车沉浸式体验设备,并没有在酒店内部,他们需要去专门的地方。
那里的体验设备可要比酒店里面的更加强悍了,除了不像是坐在游乐设施上,其他的数据则是完全一致。
当文安安到了地方之后,姜易就开始给她检查情况,确定设备完好后,就怂恿她赶紧上去体验。
文安安也是实在,一上去就选了一个模式当中的惊险模式。
然后,体验大厅里就开始响起了文安安闹腾腾的声音。
这大丫头喊到最后,竟然死死抓住了姜易递过去的胳膊,一点儿也没有想起来要赶紧停止。
就这样,她过山车这个项目算是完成了一半打卡,接下来就是等待明天的正式体验了。
离开了体验中心,夫妻两个就在童话镇里面量马路了。
并肩牵手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才又回到了住处。这一晚,姜易他们都没有咋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也是哈欠连天。
只有小家伙们已经完成了养精蓄锐,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吃过饭就疯狂的向着昨天的项目进发了。

wca13火熱玄幻小說 全才奶爸 愛下-第646章 合格的小寶展示-htlaw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清裕笙歌红颜醉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小說 中文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这也是小丫头深恶痛绝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重生官二代 流年如妻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艾特纳尔传说 露骨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神醫 狂 妃 天才 召喚 師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我死后的那些事儿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我的世界之打造养成之路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明初灭魔志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所以,小丫头把正在吃饭的两个小家伙挡在了身后,很严肃的看着那走上来的家长:
“这位阿姨,你为什么要盯着我的弟弟,你是想偷孩子吗?”
我 能 追踪 万物
偷孩子,是姜易童话当中巫婆经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是这两个在岳箐班里的家长有这样的感觉。
当分在其他班里的那些家长在这边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两小只,只是随口问了几句,就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还有一些家长,他们认识两个小不点儿,完全不靠别人介绍,因为他们也看了爸爸去哪儿,从电视上就认识了两个小不点儿。
而且,他们来这个幼儿园试听课程,也是因为知道蕊蕊在这个幼儿园里面上课。
这就是奔着追星来的。
当然了,对他们这些家长来说,一个学校,能够培养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明星,那这个学校肯定差不到哪里。
所以,他们也是准备让自己的小宝贝在这里读幼儿园的。
今天一下子在这里见到了电视上的三个娃儿,他们自然是兴奋莫名。
本来是想要凑上去打招呼的,毕竟他们的试听课程只有两天,他们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小不点儿们了。
但是,面对陌生人的时候,小丫头的警惕性可是非常高的,尽管这是在学校里,她也牢牢的记住了爸爸的那句话:
中华武神
“这一周,就由你来负责照顾弟弟们!”
照顾弟弟,自然最主要的就是要保证弟弟们的安全,一个陌生人就代表着一份不安全的因素。

5pgw1精华言情小說 全才奶爸 線上看-第645章 兩小隻上學熱推-f5fjv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第645章初进小学堂
姜易跟方芮达成的结果是小不点们进入岳箐的班里学习一个星期,正式的入学时间从下周一开始。
本来,岳箐的班就是一个试点班,这几天已经有家长带着自家的准幼儿园小朋友来到班里体验学习了。
每一个家长给的反馈都非常不错,其中,不考虑远近的因素,决定新学期开学的时候继续选择这所幼儿园的家庭达到了来参加试听课程总家庭数的九成。
也就是说每十个孩子当中就有九个孩子确定了过完暑假之后,会选择好孩子幼儿园来让自己度过三年的幼儿园时光。
这种选择率,无疑说明了学校的强大。
有着这些家长们铺底儿,小家伙们进入这个班旁听,自然就不显得突兀了。
关于这两个小家伙即将进入幼儿园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体验生活实践这件事,姜易很快就通知了全家。
文安安知道这个消息,表现出了一些担心,她觉得这小家伙们太小了,如果这次尝试不成功,很有可能会引起一些负面的反应,比如这两个小家伙对上学会产生抵触情绪。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那可真的是得不偿失的一次尝试。
但是,姜易既然做出了决定,文安安也不会再多说什么,就保持了自己的担心,然后决定在下个周上学的时候好好的鼓励一下小不点们。
这里面,听到三小只要去学校读书了,最兴奋的反而是两个当事人以及小丫头。
重生之御宝女天师 吾狠稀饭
两小只纯粹就是因为达成了朝思暮想的愿望,在以前,他们可是一直盼望着能够跟姐姐一起去上学的。
每一次姜易带着他俩把蕊蕊送到校门口的时候,这俩小东西都把着门想要往里面进,以至于后来姜易送蕊蕊上学的时候,经常不带他们。
现如今,爸爸终于要答应他们的要求了,在两小只看来,这种事情,比天上掉馅饼还要稀奇呢。
至于蕊蕊开心,那是因为姜易给她讲得很清楚,那就是小家伙们要去学校一个星期,在这个星期里,她要承担起一个姐姐的责任,好好照顾两个小家伙,包括他们的学习用餐都要照顾。
并且要协助他们完成之前提出的养成计划。
这样的安排,让小丫头这个学校里的小班长找到了新的责任感,对小丫头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挑战了。
姜易的设计就这样确定了下来。
然后这两个小家伙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日子,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多么爱上学的小朋友呢。
在周五的时候,岳箐老师也向班级的同学做出了预告,告诉他们下星期会有两位家长带着新的小朋友来到他们班体验幼儿园生活,还有两个小朋友会自己过来。
这样的新鲜事儿在小家伙们这里并不算新鲜,因为蕊蕊大班长已经提前跟自己班里的小伙伴说了。
并且,蕊蕊这个姐姐当得还真的是像模像样,直接就拜托班里的同学,到时候帮忙照顾两个小不点儿。
大家都清楚蕊蕊家的弟弟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这种事情对小孩子们的吸引力本来就很大,再一听蕊蕊的爸爸妈妈不会来,那责任感一下子就爆棚了。
他们纷纷表示一定会帮着蕊蕊照顾好两个小朋友,保证不让他们受伤害!
有了小伙伴们的支持,小丫头也是信心满满,在下午放学的时候,她就在思考着晚上回家了,要如何跟两个小不点儿讲清楚学校的条条框框,好让他们到时候在班级上表现的乖一点。
对自己两个弟弟的德行,小丫头还是清楚的,他们两个虽然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培训,表现的不再南无张狂了,但是他们之前的种种行为还是让小丫头有些担心。
而且爸爸不在那里,他们虽然会听自己的话,可是不听话的时候,少了爸爸的压制,会变得很难搞。
姜易见到小丫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就随口问了两句,听到小丫头的担心后,姜易呵呵一笑说道:
“宝贝,你知道什么叫做耗子扛枪门里横吗?”
“耗子扛枪门里横?那是什么?”
小丫头抬起小脑袋,一脸疑惑的盯着姜易的侧脸。
姜易握紧方向盘,笑呵呵的回答道:
“这呀就是说有些小孩子在自己家里的时候胆子很大,无法无天的,但是一出了门,就变得有些乖了!”
皇家小地主
姜易这样一解释,小丫头当时就恍然大悟,心里想着,这不就说的是我那两个傻弟弟吗,他们可不就是俩小耗子吗!
这解释让小丫头乐了起来,聪明如她,很明白爸爸这个比喻的意思,那就是让她不用担心,到了一个新环境之后,两个小不点儿自然会有所收敛的。
天下神剑 风雪夜归来
有了爸爸这番保证,小丫头也放心多了,对于下一周的生活学习,也是更加充满期待了。
一回到家,姜易去做饭了,小丫头就找到了两个正在排排坐看动画片的小家伙,准备跟他们讲一下下周入学的事宜。
媚妻无限宠
“拓拓,笑笑,你们先不要看电视了,姐姐有话要跟你们说,过来一下!”
小丫头拿出了班长的派头,站在旁边跟两个小家伙打了招呼。
小不点儿一听姐姐的话,立刻就从沙发上出溜了下来,颠颠儿的跑到了小丫头的身边,还把自己手里的糖果拿给蕊蕊。
“我不吃,你们自己拿着吧,我今天要给你们讲的事情,你们一定要记清楚,千万不能忘了,不然的话到时候老师就会说你们不是好孩子的!”
小丫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两个小不点儿也有点儿愣神,但是很快,他们就想起来自己将要去幼儿园体验学习这件事儿。
这两天,他俩可是尽念叨这件事儿了,绝对忘不了。
现在蕊蕊一提老师两个字,这俩小家伙当时就反应了过来,马上就老老实实的拖了自己的小凳子坐到了蕊蕊的面前。
“你们下周要去上学了,见到老师的时候,一定要说‘老师好’知道吗?”
在小丫头这里,礼貌是最为重要的事情,所以她首先就提出了这个要求。
两小只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记下了这三个字。
那嘴巴抿紧,一脸严肃的样子,非常的搞笑。
等到他们确认记住了这件事情之后,小丫头又跟他们讲了一些其他的小规矩,比如上课的时候不能做小动作,不能离开自己的座位等等。
小丫头讲得其实并不多,她很清楚,讲多了小家伙也不一定能够记住,就这几件事儿,她还准备用这两天的时间好好的对他们两个考验一下。
吃完饭,一家人做了一会儿游戏,最后睡觉的时候,小丫头还不忘了追到两小只的卧室里,询问他们自己白天讲的小规矩。
两小只记忆力当然不差,很快就给了姐姐一个准确的回答。
这样的相处模式引起了姜易的关注,他直接对着文安安说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安安,如果到时候让蕊蕊来监督这俩小家伙的学习,我想效率一定是相当的高!”
“好啦,监督孩子学习是我们的事情,现在我们的工作都没有那么忙,自由度也很高,完全有能力照顾好他们,你把这俩小魔王交给蕊蕊,你就不心疼你家姑娘?”
几句打趣后,这个家就进入了晚间模式,第二天一大早,小丫头就再次开启负责任模式,小不点儿们刚起床洗完脸她就化身考官。
一夜过去,小家伙们的记忆稍微有些模糊,不过在姐姐的提醒下还是重新回忆起来,就这样,关于一些规矩就又强化了一遍。
这两天的时间,小丫头平均每天都要考这两个小家伙四次。
这样一来,再想忘,那是断然没有可能的事情了。
歪宠
很快,新的一周就要开始了。
这天早上,姜易一家再次全员出动,带着三娃跟妮娜一起去往好孩子幼儿园。
路上,小丫头还不忘再考了一遍。
这一次,小家伙们对答如流,再也没有一丝遗漏。
这样的结果让小丫头很满意。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幼儿园门口,姜易和文安安牵着小家伙们的手下了车,而岳箐和方芮都在这里等待着。
岳箐作为老师,是在等着自己的学生。
但方芮在这里等着,那纯粹就是为了等姜易一家了。
准确的说是等着两个小不点儿。
不过,这样的局面也让两个小家伙有些蒙圈,这两天他们练习“老师好”这句话,一直是看着岳箐的照片念的,知道见了岳箐要叫老师好。
但是现在眼前出现了新的面孔。
最后的城市 千笛音
堕落黑羽
好在这俩小子并不傻们也有了一些举一反山的能力,随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对着岳箐和方芮分别喊了一声老师好。
那奶萌奶萌的样子很是惹人疼爱。
这种表现也让这两位老师非常的惊讶,她们再一次对姜易的教育表现出了敬佩。
看着她们的表情,姜易连连摆手,笑着说道:
“其实,这俩小家伙见面问好这个动作,跟我可是没有太大的关系,这都是蕊蕊的功劳。
这两天,是她一直在家里教这两个小不点儿呢。”
姜易把小丫头的功劳报了出来,岳箐也是非常及时的给予了肯定和表扬。
两个小不点儿也是获得了表扬。
而且在这个时候,边上也有有今天过来的一些家长,他们虽然不都是分在岳箐班里的,但是见到一个两岁多的小家伙居然这样有礼貌,看着自家孩子呆呆的模样,瞬间就有些羡慕。
两个小不点儿大概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也能成大人们攀比之时,别人家的孩子。
而这,只是一个开端。
两小只跟着姐姐走进岳箐的班里,随着班里的学生越来越多,他们两个的状态也是越来越谨慎。
姜易没有立刻离开,但也没有进入班里面,只是在门外看着他们兄弟两个。
“呆易,你看他们,突然变得这么乖巧,我还没有见到过呢?”
文安安对两个小家伙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已经送过一次小丫头了,她现在也不会因为这两个小不点儿要离开家了就表现出难受的样子。
“哈哈,这就是养孩子的乐趣所在,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呈现给你!”
姜易和文安安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后,就准备离开了,这个时候,另外的一个家长就拦住他们提了个问题:
“这位家长,你们的孩子还那么小,你们放心把他们放在这里吗?”
“没什么不放心的,好孩子幼儿园的管理还是非常一流的,还有就是我家大宝在这里,有她照看,没问题的!”
稍微解释了一下之后,姜易他们就离开了。留下蕊蕊和两小只在这里开始了他们一天的培训。
一开始的时候,两个小家伙非常的老实,没有任何的闹腾。
每当一下课,这俩小不点儿就变成了小朋友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想要跟这两小只在一起玩耍。
当然,最热门的一个游戏,还是这些大班小家伙们根据两个双胞胎量身定制想出来的。
这个游戏就是找不同。
双胞胎虽然并不稀罕,但是这个班里的小家伙们见得并不多,有些压根就没有见过。
走 進修 仙
所以,他们对两小只的好奇,那是无法抑制的。
当他们闹哄哄的在两个小家伙之间找不同的时候,这俩宝宝也非常的配合,并没有闹情绪。
只不过有些宝贝就很粗鲁了,他们竟然上了手,这就让两小只很反感。
好在有蕊蕊和妮娜在,这两个姐姐非常维护两小只,所以,他们最终也没有太过惨遭毒手。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这俩小家伙很规矩安稳的度过了这段时光。
教室的后面有两位家长陪着自己家的孩子正在那里体验课堂气氛。
烹 肉
每当他们看到两个双胞胎的时候,心里就充满了羡慕。
妃子好懒,高冷王爷认了吧
他们也想放自己的孩子在这里,因为他们确实感受到了这好孩子幼儿园的热情和负责。
同时,也有很多小家伙想要过来跟自己的宝贝交朋友,但是自己的孩子就是没有那两个双胞胎看起来大方,老师拒绝跟大家一起玩耍。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家长们的这种羡慕就更加爆炸了。
因为那两个双胞胎乖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且那个当姐姐的小女孩,也让他们敬佩不已。

pmahm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全才奶爸-第634章 村裏嫁姑娘閲讀-pxq5a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有了好姐妹要来帮自己,庆庆当即就开心了,直接在山上唱起了歌儿。
而就在她唱歌这会儿,山上也同样响起了山歌!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做盡天下鴛鴦事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太平天國 蘭色幽香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變成女生怎麽辦 瑜落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異界霸氣小王妃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
这请教的后果就是,直接让摄像老师教起了庆庆读诗背诗。
只是,这摄像老师也不是那种做老师的料子,所以教得小丫头直叫苦,还喊着:
“你的发音不对,蕊蕊都是这样教的!”
庆庆这个小家伙已经是认定了蕊蕊当她的华文老师,所以,现在,她很希望自己能够直接遇到蕊蕊小丫头。
有些时候,就是想什么来什么,庆庆这边刚想着要让蕊蕊来教她华夏诗歌的时候,小丫头蕊蕊就出现在了她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那里。
小凉亭这里已经是蕊蕊今天要完成的最后一项任务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小丫头就可以下山去享受这里的美食了。
所以,小丫头现在也是非常的卖力,正当她认真的读着最后一首诗,一心一意想要把它记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庆庆就发现了她的好闺蜜。
此刻也不要摄像老师和跟拍导演教了,直接就扯着喉咙呼唤起了蕊蕊。
蕊蕊那边正是努力的背着最后一句,刚在摄影机面前完成了挑战,就听到了庆庆的呼唤,立刻就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两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山坳,看起来不远,但是要走过去,怎么着也得十几分钟。
于是,在出发前,这两个小家伙竟然在山上开始远远的对起了话。
这边,庆庆告诉蕊蕊,她现在背不下来诗,想让蕊蕊教她。
那一边,蕊蕊告诉庆庆,自己已经背完了,等一会儿就能过来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