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漢當興 起點-第六十章 天下未竟(大結局)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夜色浓郁晚风徐徐,早春之景已显。
纵使刚刚经历过惨烈的战事,表面上看起来略显萧瑟了一些,但站在长安城外远远的看着这座雄伟的都城,依旧会给人一种壮哉如此的感觉!
距离老爹称帝已过月余,大汉的力量集结在长安附近等候多时,而潼关之外的洛阳,魏帝曹丕同样也是率兵亲临,双方之间的大战便是一触即发。
老爹早早便是率兵亲至前线去了,起先刘禅是打算劝说老爹不让他冒险有此一着。
可当老爹语气凝重的言道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场战事后,刘禅原本的那些劝阻话语,却是再也说不出口了。
而如今,刘禅却是负责带着后勤补给往潼关前线而去,此番于曹魏一战,即是决定了汉祚国运的一战,又是决定了天下归属的一战,哪怕是太子储君按理说不应身处险地,可刘禅却依旧选择了参与进来。
当今天下可与大汉争一二者无非便是曹魏,江东孙权那个老阴哔纵使算计多多诡计频频,可在鲁肃病亡军心错乱之际,吕蒙这新任的大都督可有的忙了。
哪怕孙权已经准备好趁着洛阳这一战的机会欲要出手,或是偷袭江淮或是侵攻荆南。
精彩都市小说 漢當興-第六十章 天下未竟(大結局)分享
但不论是刘备还是曹丕,实际上都留了一手,早早就防备着孙权呢。
局限于一地的江东,不用一些偷偷摸摸的手段还真的难以成事,内部问题繁多之余,将矛盾转嫁到外部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
可早就看穿了这一幕的刘禅怎么可能会让孙权如意,更别说原本的错误若是重蹈覆辙那才叫对不起他先知先觉的优势。
孙权北上江淮也罢,但倘若他真的打算进攻荆南屯兵荆州,那刘禅就会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孙权,在真正的力量下任何的阴谋算计都是无用之物,发展壮大的可不仅仅是益州而已,荆州同样是在刘禅的考虑当中!
而决定天下归属走向的一战,却还是在洛阳曹刘双方的交锋之中。
这一战的胜利者便是平白多了三成统一天下的契机,由不得双方不慎重对待。
但一开始这场战事本是不存在的,因为不论是夺取了雍凉二州的刘备,还是欲要重新部署战略的曹丕,都想的是暂且观望收拢力量,而后再行决定。
可事实变幻无常,曹魏大将夏侯渊先行战死,导致了其兄也便是魏国硕果仅存的上将夏侯惇悲愤交加而亡,连带着一大批宿将老臣接连告病卧床。
这一连串的打击对于曹丕而言是相当的沉重,如今新仇旧恨叠加起来,已经让这位新帝失去了不少的理智。
哪怕是司马懿的谏言也没有办法阻止曹丕欲要行此一战的决定!
而相对的,刘备考虑的却不是仇怨愤恨,反而双方立场早已决定,不死不休的大敌又有什么好需要顾忌的。
刘备真正忧心的是自己的年级,是大汉这一辈老将们的年级。
优美都市小说 漢當興 冼青竹-第六十章 天下未竟(大結局)看書
他想的是在有生之年做完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刘禅铺路为大汉复兴再搭一把手。
如此之下,在双方有意而为,各自集结大军准备一战便成了定局,不论是怒火中烧的曹丕,还是枕戈待旦的刘备,心中其实都很清楚一件事,天下真正的主人必然是会在这一战中被决定出来……
看着身后的长安城,刘禅似是心有所感的开口道:“到叔,你觉得大汉的将来看的见吗?”
“末将愚钝,但却知道我大汉国祚四百年何其不易,又怎会被那区区曹贼所断,更遑说如今陛下兵锋正盛,我大汉前路必是一片坦途,百世千世万世亦是可期!”
陈到面色肃然的答道,但听到他的话刘禅却是抿嘴笑了笑:“千世万世太久了,有百世其实便足矣……”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漢當興笔趣-第六十章 天下未竟(大結局)熱推
“驾!”
言罢,刘禅调转马头便往潼关方向去了,陈到等一干亲随护卫紧跟其后。
骑在马上的刘禅心中清楚,大汉的未来不是自己跟陈到嘴上说说这般简单,一切都在洛阳这一战之上。
但在经历了发展壮大之后,他对于大汉的前景却一样有着足够的信心。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漢當興-第六十章 天下未竟(大結局)讀書
不说老爹三叔这一辈的老人犹在,就是下一代的人才亦是不少!
反看曹丕一方,老一辈死的死躺的躺,能拿出手的就剩下个张郃还算可以,为刘禅所担心的司马懿更是没有统兵之权。
看看在眼下负责镇守函谷关的人是谁,夏侯惇之子夏侯楙?
这实打实的少爷除了萌荫受位得了他老子的关照以外,还有什么可拿出手的地方?
用这等草包作为洛阳的第一门户,刘禅怕自己做梦都会笑出声啊。
而曹魏其余各部同样也没强到哪去,如此情况若说胜算几何,刘禅不敢自夸却也认定为七成之上!
好看的都市异能 漢當興 ptt-第六十章 天下未竟(大結局)閲讀
此并非虚言也完全没有轻视对方的念头,完完全全是实打实的判断,判断的依据已经很清楚,而结果想来也不会出现偏差才是。
只需要这一战而下定局,大汉的前路便是一片光明,而老爹却是真的老爹,可他刘禅接下来要走的道路却还长着嘞……
(刘禅的故事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也许大汉的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变数,也许洛阳一战的结局并不尽如人意,但是走在长安城郊上的刘禅却是已经走完了他该走的路。
两百万字一年多的时间,要说码字速度竹子是不堪入目,论说注水却成了一绝,虽然这是个被动技能,但却也是让列为看官遭了罪,在此竹子鞠躬道歉深感愧疚……
虽然不想烂尾,但动笔却已成难事,最近月余时间更多事情繁忙错乱不堪,让本来就迷茫的竹子更是没有了继续书写的动力,就如同曹操没有完成他南下统一华夏一般,或许这本书写到这里是他最好的结局也说不定呢……
内心满怀歉意的作者菌敬上,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

h87pf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漢當興-第三十九章 暫且無恙看書-c8vyh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鲁肃这一倒,当真是出乎了在座所有人的预料之外,毕竟谁都未曾想过这鲁子敬说昏就昏了啊!
眼下除了封闭消息之外,便是离开叫张机来此为鲁肃诊一诊脉,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堂堂江东使者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益州,死在了他左将军府的宴席上,那刘备就是再多张两个嘴怕也跟孙权解释不清楚的。
好端端的宴席不欢而散,众人各自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左将军府各去负责各的职务。
而诸葛亮等人却是留了下来,这等关键时候刘备却正是需要听取这些智囊的意见,一切都先照着最坏的结果来打算,若是鲁肃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怕是北伐也别想了,直接想办法抵挡住江东方面的怒火再说……
刘备皱着眉一脸的严肃,对着在座的众人开口问道:“诸位,眼下这般糟糕情况事出突然,汝等可知该如何应对否?”
抢夫,多多益善!
“主公且先不急。”诸葛亮同样是面色严肃的说道:“仲景公方才入内去为子敬把脉,具体情况如何还是等诊断的结果出来以后再说罢。”
事是这么个道理,可鲁肃昏的如此突然刘备心里多少都是有些猝不及防,当下便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孔明说的在理,然子敬这般样子,着实是让吾一时难料,此番我等与江东的联盟若是因为子敬有了闪失,那北伐大计可能就会因此而中断,于吾等大计有失!”
刘备不得不考虑到最坏的结果,虽然张机还没有出来,可是他这心理始终是有些不安,事出突然多少是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这跟阅历心境无关,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都不可能会依旧毫不在意的丝毫不为之动摇。
看着眼下有些急促的主公,诸葛亮心中也是好一阵的无奈,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未曾料想鲁肃的病居然如此之重。
哪怕是看着他面色苍白,可这突然的昏厥到底终究还是让人始料未及,一时之间诸葛亮也不知道该怎样劝慰主公,毕竟刘备的表现也是情理之中,凡事做最坏的打算完全正常,鲁肃如今的状态真的很让人担心,主公有此等想法考虑也并不问题。
而就在此时,早就发现了鲁肃问题的刘禅却是突然起身道:“父亲,儿觉得眼下应是先等待张老的诊断结果,而不是在此妄加揣测,纵使他鲁子敬真的在我府上出了事情,那江东孙权不依不饶的想要补偿,父亲却也未必真就要过于迁就江东一方,须知当下孙权其人能不能停过一劫都还尚未可知!”
刘禅这番话当下是安慰刘备,可他最后这一句却是让在座众人都有些惊讶。
剃阴头 胜天半子
其中尤以刘备最为不解,当即便是开口问道:“吾儿此话何意,孙权何来一劫之说?”
然刘备不解之缘,诸葛亮和法正此事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尤其是以主管情报的法正,脑中稍作思索之后便是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在下了然,少主想必要说的是曹魏一方的威胁吧!”
“没错!”刘禅顺着法正的话头接着说道:“父亲您最近过于沉浸在愤怒的情绪之中,却是完全忽略了曹丕此贼的当下境况!”
“境况?”刘备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虽然儿子这番话说的没错,自己最近的确是生气居多有不少的事情都是失了考虑,可曹丕眼下的境况如何,刘备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想到。
“父亲且听我言。”刘禅紧接着说道:“曹丕此贼僭越称帝,甚至危及天子性命,其人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举,天下有志之士焉有容他的道理!而我大汉朝立国四百年,国祚虽然式微可在百姓心中犹自认为乃汉之百姓,甚至很多曹魏治下的官员,也一样是认为自己乃大汉之属官!而偏偏在此时,他曹丕竟是篡汉自立为帝,如此那些自以为的大汉百姓大汉属官,又该是如何自处?”
说到这刘禅随手拿起酒觞抿了一口润润嗓子,便又借着说道:“是以儿以为,曹丕此贼若是真的想要让其大魏绵长,则必然是要在近期有所动作,而出兵打响其声明威望便是最快捷的办法!”
听到这里,刘备也是差不多明白了过来,但却又出言反驳道:“我儿之言虽在理,可是谁又能够保证那曹丕小儿会发兵江东,却又不是直接对着我等而来呢?”
“父亲这便是多虑了。”刘禅早料到会有人有此一问,却没想到是自家老爹亲自开口,当下便是笑道:“且先不说儿从近期曹魏境内的情报中分析出,曹丕已经开始调动兵马隐隐往江淮等地屯住,就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也足以让父亲明白为什么我如此坚定孙权会有一劫!无非便是江东在经历了上一次合肥重创之后,其并没有彻底的恢复过来,在曹丕眼中我方长久未战不知底细,而江东则是屡屡挫败于合肥一城之下,此等明晰结果难道还不足以成为曹丕的判断依据?不见柿子都挑软的捡,更何况是两郡交锋乎!”
说完刘禅便躬身一礼重新跪坐回位,倒是诸葛亮此时笑了笑道:“软柿子好捏,这话倒有几分意思,没想到少主竟是看的如此清楚。”
“主公!臣以为少主之言甚是有理,眼下鲁子敬的状况我等又不得而知,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跟江东交恶两家联盟难以维系罢了!然以臣所见,倘若少主预料之事得以发生,怕是子敬真的在我蜀中出了事,其主孙权也不会在其江东生死存亡之际做出破坏联盟的举动,反而还会积极的于主公联络想要得以援手才是,故而眼下我益州才是占据着主动而非被动!当然,这却是在少主之预料得以实现的前提下,倘若事情未曾发生,那主公就真需要考虑如何于孙权解释此事了……”
说罢诸葛亮摇了摇手中羽扇,显然在刘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之后,事情的走向就完全向着曹丕是否会真的有所行动方面去靠拢了。
不说他们益州做事还要看曹魏的脸色,只是在于这接下来的主被动地位如何,却是跟曹丕有着不小的牵扯。
“喔……”刘备沉吟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道:“事已至此,却也只能这般,眼下还是静等仲景先生的结果再论,只不过子敬现在的状况自是要严格保密,不然就算事情真的如禅儿所料那般,可若这等消息泄露出去,恐怕曹丕小儿就算是真的想要立威造势,却也该考虑是否要作壁上观了!”
一时间在座众人皆是不曾言语,都等着张机那边的消息结果到底是如何。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最坏的已经有了打算,但若是按照刘禅的顾忌,怕是最坏的也有可能变得不好不坏。
而倘若鲁肃真的没什么问题,安安稳稳的将他送回到江东去,那这最好结果自然是会变得更好了……
越有小半个时辰左右,就在众人默默等待的时候,张机张仲景却是慢慢悠悠的从后面擦着手便走了出来。
他这刚一出现,刘备便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仲景先生,不止那鲁子敬到底如何了?可曾有什么生命危险?”
虽然张机现在表现的无甚异样,可谁都知道自从华佗华老爷子没了之后,这事件就少有能牵动张机心神的了,不管什么时候一直都是这般平静的样子,毫无例外可言。
面对刘备有些急切的问话,张机不紧不慢的将手中帕子递给了一旁的药童,不急不缓的说道:“明公勿忧,此人虽然一时病邪入脑以致昏厥,但要说性命之忧眼下却是没有的,其人不过是舟车劳碌奔波辛苦,再加之心中有事牵挂一时情绪激动,这才突然之间昏厥了过去,不消半日便可苏醒……”
说完张机也没管刘备听没听明白,施了一礼之后便是带着药童离开,指不定又是准备研究哪个死囚的尸体去了。
自从好友华佗的《青囊经》编撰完成之后,张机对自己关于疫病的医典却是异常上心了许多,最近经常在调用死囚的尸体在做些研究,在外人看来多少有些邪性的很,甚至连刘禅都有些疑惑,怕是张机张老爷子性情突然如此变化,其中少不了华老突然离世的原因。
刘禅有心想要劝劝,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这事也就只能这样算了……
张机突然告辞刘备倒是没在意他的失礼,有能者傲气一些又何妨,再说张机性情的变化他也是清楚的,自然不会在这点小事上就有什么情绪。
刘备真正关心的,却是张机给他带来的好消息,鲁肃鲁子敬并没有什么大碍,最起码不会出现直接死在他府上这等倒灶的事情了。
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最好的当然是让刘备心情放松了许多:“如此便好,着人去在子敬身边候着,待起转醒之时便立刻告知于吾!”
“这件事便交由儿去办吧,由儿亲自在子敬先生身边候着,也方能显现出我益州的关切。”就在刘备话音刚落之际,刘禅却是突然自荐请缨道。
刘备见此却也觉得合适,点了点头道:“我儿既然有意,那便由你来负责。”
“诺!”
刘禅拱手应道,但是心中却有另一番计较。
老爹跟老师他们没听出来张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也许是他们没有自己这等先知先觉,完全就将鲁肃这病邪当做了是一般的小问题,或许真以为半日之后转醒了就没事了。
但刘禅却不这么以为,须知历史上鲁肃死亡的时间差不多也就在这左右,哪怕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改变了些许,可终究天命之数不可改。
曹操都只不过是多活了两年多一点,鲁肃难道还能够还有什么例外不成。
再加之从鲁肃一出现,刘禅就始终是在观察着他,早就从一些细节中看出来其人的身体恐怕已是病入膏肓,而老爹跟老师他们几人,却是没有这方面的心思自然少了一些观察,自是也无从预料。
刘禅这次主动表示,却正想着再近距离观察观察鲁肃的状况,顺便也是再让张老过来看看,看鲁肃还有没有机会再延寿一番。
虽然刘禅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低的不行,方才张老所言其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连鲁肃具体是什么病症都没有说明,反而就只是讲述了何时苏醒和眼下有无问题,这其中的暗示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刘禅可从来不觉得张机在医术上不行,虽然其人主攻的是疫病方面,可自从跟华佗结伴为友之后,两人却是互相取长补短早就在医术上有了不小的进步。
眼下连张老都没有直言什么病症言道救治,哪怕是基本上已经没什么挽救的可能性了。
刘禅也不过是想着最后一试,想亲耳听到张老的肯定回答,否则的话他也不是很甘心。
须知整个江东上上下下的文武,真正是一心主张孙刘两家联盟的,却真就只剩下鲁肃鲁子敬这老好人一个了!
周瑜身死之后双方的关系本身就已经很僵硬,再加之荆南四郡的问题,哪怕是在刘禅一力建议下做出了一些让步,可江东那些人却从来未曾觉得这是什么退让,反而还是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联盟关系怎么可能是如此较真的,有些时候政治上的对与错从来都不是那么的明确,纵使当初在赤壁之战时主力一方乃是江东没错,可荆南四郡却是真的给江东没关系,反而只不过是被江东文武下意识的化作了他们的战果。
就算是有个借南郡一说,可不也拿江夏半郡之地换了吗,后来又补上了长沙跟桂阳,说起来江东也不算吃亏。
但人这贪心总是无穷无尽的,要不然孙权也不会有狮子大开口的时候。
而眼下虽然老爹是躲了汉中占了益州,也没有像历史上一般被曹操迁走了汉中人口,发展潜力十足再加之三年的经营可以说是变化甚大。
然根基限制,占据了天下九州的曹魏一方,终究还是最强的,刘禅虽然打心底里也清楚跟江东的联盟是时局所致,孙权也是极度的平衡主义,在谋求三方稳固的情况下又是极力想要为江东寻求新的出路。
在这样的前提下,双方同时都想要发展壮大,最好的结果却不是互相敌对给最强的曹魏以机会,反而应该是共同从曹魏身上谋取好处才对。
所以刘禅想要保住鲁肃,最起码也是要延缓一下他的病情,只要江东有鲁肃在,两家的联盟关系就不会真的紧张到无可扭转的地步,吕蒙这个铁鹰派也同样缺少了上位的机会!
…………

hq2aa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漢當興 ptt-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看書-ylg1q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青天 野上之风
百诡夜行 失落主机
鐵 布 衫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咕咚……”
满满一觞水就这样进了肚,刘备猛地长出一口气对刘禅说道:“我儿速速去将军师法正等人唤至此处!”
刘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诺!”
不一会儿,诸葛亮和法正双双赶到,实际上他们二人是早就等着了,曹丕篡汉称帝的消息现在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了多少了,料想此事主公必会相召。
“我等拜见主公!”
“孔明孝直无需多礼,想必你二人此时也已经知晓了曹丕此贼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备冷着脸声音沉闷的问道。
诸葛亮和法正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道:“臣下已知晓此事……”
失忆情人
“好!那吾也便不多赘言,今次相召你二人至此,却是想让你等替吾想出一个法子,让北伐尽快展开,吾要让曹丕此贼为自己的大逆之举付出代价!”
说着,刘备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石桌,这含怒一击之下,却是将石桌给锤的裂隙丛生好似马上就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诸葛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反倒是法正,对于北伐一事却早有些迫不及待了,只不过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刘禅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这才让法正到嘴边上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北伐是大基调大前提,甚至于在此圆中四人,唯有诸葛亮才是最为关心北伐一事能成与否的那位。
七夜契约:撒旦… 萧宠儿
可正因为诸葛亮心有北伐,更是很清楚此事干系甚大,关乎到大汉的延续生存关乎到从主公到益州上下所有人努力了好些年的结果,自然是必须要慎之又慎。
若是在眼下主公暴怒之际,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便仓促之间发动了北伐战役,如此恐怕会造成一连串不可预估的后果。
北伐之伐诸葛亮根本不会不赞同,但是若北伐行之无用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无数人的心血。
故而北伐当行却又必须得见成效,仓促之伐冒然行事终不可取,诸葛亮心中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在刘备发问之后才没有直接开口应答。
反观法正不考虑到这些,但是刘禅却看得清楚,这才拉了他一把,否则的话若是法正这边一开口,那怕是再想要劝住老爹打消他这个念头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眼见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寂静,刘备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孔明你等这是何意,不言不语莫不是不赞同吾之想法不成?”
这要是换个佞臣在此,十之八九便是顺着刘备的话说下去,别说什么北伐不北伐的,就是直接全线跟曹魏开战都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在场三人中除了法正对于此事态度有些偏转以外,甭管是诸葛亮还是刘禅,其实都并不赞同此时进行仓促的北伐战役。
面对刘备的问话,如何回答才能够打消他的想法,诸葛亮一时间却还在考虑当中。
可拖延浪费的时间越久,刘备的心情恐怕会是越差,到时规劝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差。
故而刘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直接了当的对老爹说道:“父亲!北伐之事乃复兴大汉之大计,焉能如此仓促行事冒然进军,站前准备不足筹措不备,若是出师不利空是彻底让我等断了复兴大汉之机会,父亲你要清楚,这天下中可就只剩下父亲您一人是真心为了大汉着想的,江东孙权中原曹丕,此二人哪一个又是心有大汉之人!”
说罢,刘禅朝着父亲躬身行礼言辞态度无一不恳。
可问题在于刘禅说的这些诸葛亮心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却清楚,但凭着这番话可不足以打消主公心中的念头,反而还很有可能激起主公的逆反之心,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刘备在听完刘禅这话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瞄见了这一幕的诸葛亮心中一沉,果然不出他所料,看来少主此番到是弄巧成拙了,打消主公念头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异界传说 迷恋以成伤
滿城風雨
然而刘禅接下来的这番话却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料到,甚至于刘备都完全未曾想到的。
只见刘禅起身面向老爹,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父亲,您可莫要忘了当日你我父子二人在书房之中的赌约啊!如今看来应是儿胜了,却不知道父亲还有没有打算要遵守约定!”
书房?赌约?
一时间不管是诸葛亮还是法正,神色间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少主刘禅因何在此时提起这样的事情,难道所谓的赌约还能够让主公打消了当即北伐的念头不成?
至于这赌约,乃是刘禅父子二人的夜谈私话,他们两人自是无从知晓其中的具体内容,故而也根本不会明白刘禅突然提起的意义何在。
但不管内容为何,刘备在听到赌约这两个字之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表情变化,整个人突兀的惊愕之余却又是陷入了莫名的沉思当中。
这番变化,却是让时时刻刻观察着他的诸葛亮心中感到更加惊疑!
…………

jtgtj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漢當興-第二十六章 天下皆驚鑒賞-yv0ob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刘协的死,十分突然,这是任何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恐怖恩怨
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多做感叹也是毫无意义,反而倒不如将目光放在如何处理这个糟心的事情上更妥当些。
曹丕将刘协的尸体交给司马懿去处理,而司马懿也没有辜负他的安排,虽然明知道这件事是个烫手的山芋,可是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站队就要一条道走到黑,魏王曹丕的这辆马车可是不允许他半路跳车的。
再说了,司马懿自认为眼光还是可以,眼下刘协的死虽然是个意外情况,可这也并不影响到最终的结果变化。
以魏代汉这件事他们本来就有了心里准备,天下哗然其他两家诸侯必然会趁势而动,这一点是早就在有过提防的。
不然几处边境重镇的积极布放,难道真以为是前代魏王之死就能引发出那么大的乱子来吗?
司马懿不否认先王的功绩和霸业,也完全臣服在先王的权势之下。
可谁也不能够否认,当一个人逐渐老去的时候,其身上的威严也一样会日渐消退,纵使犹有最后的余力,恐怕也是再没有燃起的信心了……
作为大汉天子,刘协的葬礼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也不是找个地方埋了就成。
司马懿要真那么做了,那估计他自己就得跟上刘协的步伐,怕是要也一样会被埋下去了。
但大事归大事,可其中的一些细节问题却还不是司马懿自己能够决定的,毕竟这里面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多少还是有些忌讳,牵扯的人中怎么说也脱不开跟魏王的关系。
于是乎,在稍加处理了殿中的糟糕情况之后,司马懿是暂且着人将刘协的尸体安置在了棺木当中,虽然这只不过是临时找出来凑数的,但谁能想到皇帝突然之间说没就没了,刘协的陵寝也本来就不在修建的计划当中,那更别说是准备棺木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关键的问题司马懿还是得去寻求魏王的首肯才行。
在曹丕休息的殿外,司马懿高声道:“魏王!臣司马懿有事请见!”
言罢,司马懿就默默的站在原地等候。
没过一会儿,一名虎卫便是来到司马懿面前拱手道:“魏王请司马长史入殿!”
司马懿连忙还礼便是飞快的拖鞋进殿,显然他这会儿心里也完全跟表面上的平静是两码事,刘协那边的问题还是越快处理干净了越好。
“臣司马懿见过魏王。”
正卧在榻上,手中攥着一本竹简的曹丕淡淡的点了点头道:“仲达匆匆至此,可是天……刘协的后事处理的差不多了?”
曹丕下意识的称呼还是没变,但天子二字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呢,刘协的本命就已经被他念叨了出来。
叶予霖
这时候曹丕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了,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要无所畏惧,天子天子刘协早就名不副实了,以前称呼其为天子那是面上过得去而已,可现在刘协已然身死,这天子二字他自然是担不住的。
司马懿没有在意曹丕话里的一点小问题,或者说这个时候曹丕自称为朕实际上他也是没有半点意见,反而只会表现得更加恭顺!
“回魏王的话,刘协的尸体臣已经命人收拾妥当了,并且急令各部筹备其丧仪葬礼之事,尽皆是按照帝王之规格在准备的!”
盛世無憂
听了司马懿的答话曹丕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按照帝王规格也算可行!”
“只是……”
然而司马懿前面这话虽然说的流畅,可是半路却又卡住了,眼神飘忽着好似不知道如何开口了一般。
嫡女绝色:摄政王的小娇妃
见司马懿突然犹犹豫豫了起来,曹丕下意识的放下手中竹简,有些不解的问道:“既然刘协的丧仪葬礼仲达都有计划的开始准备了,那还有什么事让你吞吞吐吐的不曾言语,一切但说无妨毕竟兹事体大当不得半点含糊!”
“这……诺!”
得了曹丕的准许,司马懿顿了一顿便是毫不犹豫的应道:“刘协之死已是定局,然天子暴毙终究不是小事,宫中宫女内官等臣早以派人捕杀去了,但后宫妃嫔和皇后那里……”
话说到这里就足够了,司马懿可没有那么不知趣的讲什么事都彻底的点明出来。
再看看曹丕的脸色,果然在听到司马懿说到后宫的时候,本来还是面无表情的他双眉也是突然的皱起拧成了一个结,很显然这件事的确不是司马懿能够擅自处理的,毕竟刘协的后宫妃嫔跟皇后,可都是他的妹妹,是曹氏一族中人,自然不能像那些宫娥内侍一样随随便便的就处置了。
我的妹妹是idol
陷入了犹豫当中的曹丕脸色变幻不定,司马懿识趣的退后了半步,根本不敢打扰到曹丕的思考。
这涉及到了魏王家事方面,事关三位先王的女儿,就算是司马懿有着从龙之功,他也不敢随随便便的在这种事情上发表自己的意见。
很有可能是现在他说的话被魏王采纳了,但更有可能的是在这件事情过喉,司马懿的建议又突然之间成了魏王宣泄的源头。
谁许你一世殊途
这种十之八九会给自己惹麻烦上身的事情,司马懿自然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像现在这般躲不过去的,那他也就是出面开个头而已,剩下具体该是如何去处理应对,可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犹自在考虑当中的曹丕自然不知道司马懿内心的算盘,这会儿他正是在亲情跟权力之间做一道十分纠结的选择题呢!
一面是自己登临九五之位的稳定,一面则是为了掩耳盗铃一般的举动而选择舍弃掉三个妹妹,这其中选择选择哪一个进而放弃另外一个,实际上可不是那么好取舍的。
纵使如曹丕自己,也一时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决断,只能是眉头越皱越紧而已。
宋医
桌上的烛火静静的燃烧,没有微风吹拂自然是显得格外平静且温暖,虽然这一点烛火实际上根本提供不了什么温度,也并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但这会儿在殿中一片寂静的时刻,司马懿低着头一言不发,曹丕独坐而飞快思考之际,这支默默燃烧着自己盏中火油的烛台,却又好似是那么的引人注意!
许是烛火明亮的光照有些过于的耀眼了,在司马懿感觉到自己脖子酸疼不已,盯着鞋面也没看出朵花来的时候,曹丕终于是回过神来,好似下定了无比巨大的决心一般默默地说道:“一切都按照仲达你的意思去办,孤只求今日皇宫发生的事情不必为更多的外人知晓!”
曹丕前半句话差点没把司马懿给吓得直接跪在地上,这在他听来就是摆明了要让他背锅啊。
可是后半句其意已经是在明显不过,司马懿只感觉自己好像是从掉落的深渊中又重新回到了崖边,不知不觉间他身上竟是出了一层冷汗,整个人都被曹丕给吓得一机灵。
这地方司马懿可不想再待下去了,更重要的是手头上这件事,赶紧处理掉也能赶紧的安心,于是连忙应道:“臣谨遵魏王之命!”
说罢,司马懿便是低着头慢慢退下,转过身去边大步匆匆的往殿外走着。
可谁曾想,他这才走出了一半曹丕那里却又传来一声急促的低喊:“仲达且慢!”
司马懿这边右脚刚抬起来要落下,就是被曹丕这一嗓子给喝住了,不知道这脚到底是该继续的落下呢,还是该就这样保持着不动呢?
“孤……孤那三个妹妹,还是先且放下将其圈禁以待后说……”
腹黑夫君欠收拾 小丸子
说完这话,曹丕就再无了声息,只剩下司马懿在这里抬着脚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的十分别扭。
等了好一会儿功夫,可是没等到又出现更改命令的情况,司马懿这才默默的松了一口气:“臣领命……”
说完这话以后,司马懿是飞快的落脚而走,这一会儿功夫魏王之命就改来改去的,天知道他再耽搁下去还要折腾多久,赶紧早些处理完也能够早些丢下这个麻烦事。
缚爱
异界之古怪修真者 沧雪剑灵
看着急匆匆离开的司马懿,曹丕这次是没有再出言拦下他,朝令夕改是为大忌,虽然还没走到天子那一步呢,刚才也并不算是朝令夕改,但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曹丕想着还是不要再随随便便去更改的好。
至于第一次的主意为什么突然之间又被放弃了,这只能说是他为魏王,所以他任性罢了。
在决定三个妹妹生死,这只需要他一个念头就可以改变的事情,曹丕一开始确实是狠下心来想要一杀而绝后患,毕竟虽然他知道刘协身死的消息瞒不住,可掩耳盗铃不外如是,哪怕明知无用却也依旧是想要去做。
至于令其转变主意的原因,还是因为在邺城的娘亲卞夫人那里。
当初在着手处理两个兄弟的时候,娘亲就先一步过来给他说教了一番,什么手足不要相残等一堆道理,曹丕那时不忍见到娘亲哀痛,所以选择了最温和的手段,而不是直接强硬处理。
现在面对三个妹妹这里,曹丕一开始的确是按照了自己的想法去做,可娘亲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哪怕已经是魏王之尊,哪怕在不久之后就可以荣登九五称天下之主,曹丕也还是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曹节,曹宪还有曹华三姐妹自然是不知道她们因为娘亲卞夫人而躲过了一劫,这会儿犹自沉浸在天子暴毙的哀切当中。
三女虽为曹氏一族,可既然嫁给了天子那自然就成了刘家人,虽然刘协对她们三人的态度时冷时热,并且绝大多数情况下还要根据曹操的脸色来变幻。
但既然宿命如此,三女也并无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毕竟嫁给刘协本身就是她们父亲曹操的命令。
而现在刘协身死突然暴毙,三女身为其妻妾,为夫悲为夫哀也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个人生死与否,三女其实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那个程度上……
领了魏王之命的司马懿心下再清楚不过,今日之后这皇宫内除了贵妃和皇后三姐妹以外,其他平时伺候在刘协身边的人一个都不可能留了。
但司马懿也同样清楚,他现在做的事情终究是有些亡羊补牢的意思,毕竟刘协如此表现敢饮下鸩酒,那就定然是早早就做好了谋划和准备。
天知道这会儿有多少内侍和宫女逃了出去,又何曾知晓这些宫娥内官中,到底谁才是刘协真正的亲信,也便是可以让其托付消息将他身死一事传扬开来的人。
没错,在看到刘协尸体的时候,司马懿其实就已经知道这个消息瞒不住了,也从来没有跟曹丕提过什么隐瞒一说,因为他也同样清楚,魏王那里定然也早就是心中如同明镜一般。
而现在他能做的事情也仅仅只是处理好刘协的身后事,尽可能的将这件不利于魏王形象的事情影响降到最低,要在孙刘两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那消息没有彻底散播出去之前,将刘协的死给敲定了,就是染病暴毙!
到时候虽然是有两种说法,可谁又能够保证哪一方是绝对的正确呢,一个是远在蜀中的皇叔,一个是在江东残喘的孙氏,这两家连进入许都的资格都没有,试问天下人到底会相信谁的话难道还不够明确了吗。
有此一点,实际上就已经足够了,多的司马懿也不要求,反正能够蒙蔽绝大多数人的看法就已然满足,至于剩下的那些聪明人,看破说破又能如何,终究这中原大地北部诸州内掌握话语权的人,不还是魏王殿下吗!
而等到这件事风声稍过,都用不了多久只待刘协下葬之际,他们就完全可以继续将魏王称帝的计划推行下去,再加上刘协并无半点子嗣为由,魏王为天下着想承继大统改朝换代简直是在合适不过。
接下来怎么走司马懿早就想清楚了,甚至一切都是这样进行下去的。
只不过唯一有一点例外的是,哪怕是在刘协未下葬之前许都都一直在被封锁着,刘协暴毙的消息依然是不知不觉间就那样传了出去,传到了大江南北各处各地。
这事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司马懿想不通曹丕也想不通,甚至连那几个被刘协最后依仗的内官宫娥们也想不通。
这些人能够做的事情仅仅只是将消息带到某些特定的地方而已,剩下的可就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而那些特定的地方,有的是蜀中在许县安插的细作,有的是孙权在此地秘密布置的人手,也有的是刘禅派人经营的隐秘之处。
至于这几处按理来说应该是非常隐秘的地点为什么会被刘协所知,那可能就要去问问已经凉透了的刘协本人了,毕竟这几处地方的人在收到消息后,他们自己也是同样的无比震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