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1prk好看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次元幻想 起點-第255章推薦-p559g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无限之次元幻想
“这是以前从未见过的异常的东西”
“果然那些排列有序的石头绝对不是没有象征意义的。”文文说。
艳奴 妖芝蓝
“拍照。”
“遗迹实拍雷姆利亚智慧。”
盛開
“一张需要五百金币。”
“接下来开始战斗了,观众们是否和我一样紧张呢。”
“安心吧。”文文说。
“现在就让我射命文丸带你们去见识真理。”文文说。
“这是文文给您带来的第一手遗迹全景的资料写真。”
“充满境界感的地方,契约按道理应该位于遗迹的最底部。”
“但愿如此,一上来就发现宝藏太无趣。”
“于是遗迹大调查现场直播还将继续。”
惡 漢
‘不要换台,迷宫之后更加精彩。’文文说。
“终于抵达了。”
“这里面情况。”
‘有人比我们先到,但是倒下来了。’
“果然刚来这里是你啊。”
“这个声音是?”茨木华扇。
“原来森罗还有你这样的存在。”
“沉重在不毛岛屿的遗迹。”
‘一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动作哪怕迟疑一秒也会被抢占先机。’
“我现在所发挥出来的速度大概比你想象的还要迅速。”
“所以在你面前不可以大意,我很清楚这一点。”
“于是你在这里。”
“有是不可违抗的任务。”
为什么你的同伴会瘫倒在地,你做的?文文说。
“想要背叛森罗加入我们,安我可是碎石欢迎你。”
‘那样子或许不坏,只可惜并非我们现在的情况。’
“不要大意呢,文文我和你说过,再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
‘这句话我一直积德’
‘不管是什么新闻线索,我都不会放过。’
“只不过或许先手打你一下比较好。”
‘省得你们太狡猾了。’
‘什么意思’
“你这不是在卖给我人情吗?”
‘将森罗的同伴全部达到,名门比我先到,有着充足时间入侵却灭有做出破坏行为。’
‘这算什么。’
‘在速度上赢了我,还要显摆?’
“只是想要公平的依旧胜负”
“的确任务的命令无法违抗。”
‘’但是我也有身为武者的尊严。
“更何况,如果连令人畅快淋漓的战斗都不曾经历就破坏掉这个装置。”
‘我这右臂上的诅咒不会得到满足你懂么。’
“你说什么。”
‘鬼很简单。’
“只要谁提出人数,一切招数手段都可以。”
‘来吧文文。’
“如果你可以战胜我,就阿力试试从我手里夺回这重要的石碑。”
“如果你输了我会会没一切。”
‘你的生死无法保证。’
‘做好觉悟了吗、’
‘扇子你以为我会害怕吗。’
‘我不认为自已会输。’
‘叫嚣就现在了’
‘要上了’茨木华扇说。
“我赢了。”
这胜利的姿态一定要拍照留念。
“哦,真是太完美了。”
‘胜负已分,扇子,你有事玛雅偶说的。’
‘确实不是普通记者,我有点理解,为什么你们可以从魅魔手中阻拦火山爆发。’
“不单单是信念。”
‘真有意思,但是我还没有认输,战斗要继续,任务必须完成,对我们来说命令时候绝对的。’
“如果你很强我就要变的比你很强。”
“则是什么”
‘怎么回事’“更加强的力量来了。”
“难道说。”文文说。
“擅自你在过分使用雨墨的力量。”
‘你才注意到。’
‘这股力量可以让我战胜一切,帮助我走上巅峰。’
‘助手,你难道不明白过分使用药理你会。’
“被雨墨吞噬吗。”
‘我是不会屈服的,被小看了呢。’
“这是我们之家难道战斗,也是我自已和雨墨的战斗,我会变强,变的比谁都强,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是我选择的真武之道。’
‘要认输吗,面对全力以赴的我。’
“你们不可能打赢我的,绝对不可能。”
“那我也不会认输。”
“如果我输了,还有谁可以将胜利带回去。”
“你是借助了这力量才变强,很痛苦吧,反噬的效果不是依靠意志可以忍耐的对吧。”
“你的右手在不自觉的颤抖哦。”
‘别以为这么点小动作可以逃过我的眼睛。’
“只要我可以坚持下去,说不定因为反噬的痛苦认输的反而是你呢”
“真是执着的记者。”
谋明天下 风中的失落
‘战斗吧。’
“究竟谁才可以胜利到最后一刻。”
“就让我为你那绝望的新闻画上圆满的句号。”茨木华扇说。
“这里就是森罗的总部吗?”
“居然在这些杂兵手中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林潇说。
“作为守护而存在的机械化军团。”“真是无限的军团级战斗,这也算是游戏的一个环节。”辉夜说。
“想要进入这里面是艰难的壮举。”
“不过是消磨体力的手段而已。”
“不过投入这么多兵力毫无意义。”
“就是几发魔炮就轻松轰平了。”魔理沙说。
带着面板穿越了
“现在才说这种话。”
“不要大意了,森罗的精英还没有出现。”
“恐怕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不过就算真厉害,也不能阻拦我们对吧。’林潇说。
“哈哈,就是如此。”
“这就是真枪实弹的战斗,只是这样的力量欧文也可以帮忙。”
“这个森罗的据点规模惊人。”
“真的是那样吗啊。”
“我倒是觉得比起古老的遗迹,这里明显现代化气息更浓郁一些。”
“有嗲能更偏向于斗神都市那种科技风情。”
“遗迹的区域应该是在更地下的位置啊。”
‘地上的部分是主要区域。’
“佣兵的大型委托还有一些商业事物都是地上完成的。”
“光看上半部的话,应该还算是个正常的公司。”
“这话说的好微妙。”
“地上主要分为科技工程区,管理区以及佣兵训练区这三个区域。”
地下存在着大量遗迹,有的时候佣兵训练也会直接去地下遗迹完成。
就算是利用了遗迹的地理条件。
‘而且遗迹现在也应该得到资金的支持。’
‘既保留了遗迹原来的构造和复杂程度,还融入了森罗本来拥有的高科技。’
“说实话能到地下不迷路的也是对于佣兵的考验。”
‘别说那种危险的话。’
‘有魔理沙给我们当向导应该不至于迷路吧。’辉夜说。
“别将责任推到我身上。”
“我也很久不来这边了,很多情况都忘记了。”魔理沙说。
“迷路的话用GPS,我看看现在我的。”
‘居然没有信号。’
“现在是紧急时刻,森罗已经用电磁感染将外面的信号全部过滤掉了。”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手段。’
无尘剑 归惜霜
“看来接下来需要依靠我们自已了。”
“不过能有机会来这种科技重地,我也有点跃跃欲试。”
笨丫头pk拽王子 韩伊兮
“虽然说刚才和那些机甲军团已经战斗的不亦乐乎了吧。”
“通过专门的传送通道就可以进入地下区域。”
“而且有不少地方应该配备了专门为佣兵提供补给的设施”
“原来如此。”林潇说。
黑白无常的爱情 唐萧红
“大概情况了解了。”
“那么就一边谨慎一边前进吧。”
“你能说点别的,似非常重要。
“难道说这里”“这是正门。”
“这样的互全力以赴破坏这里。”
‘我用魔炮轰掉这个。’
“你打坏来我们怎么进去,上面有结界。”
“这扇门本身坚定程度也是难以想象。”
“大概是利用了新技能构造的超合金门。”辉夜说。
“想要从外面破坏太苦难。”
“确实如此,门上依附着大型结界。”
“那或许不是可以轻易打破的屏障,可是。”梅莉说。
“不行,程序系统的防护手段也很坚固。”
“无法在短时间内入侵系统。”
‘如果不修正安全限制等级的话,恐怕无法正面打开这扇门。’
“看来传说是真的。”
“传说。”
“据说森罗在这里建造了据点。”
“采用了特别的办法”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突破的结界。’
“即便是神将都无法突破,居然真的如此强大。”
“可恶,难道我们会被一道该死的门阻止。”
“冷静一点,还有办法。”林潇说。
“似乎我也想到了。”
“什么。”
叛逆无罪1:高校痞子生 童以若
“这扇门的关闭,只要想办法获得操控权限。”
“这个确实是,不过具体要怎么做。”林潇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想在科学工程区,应该可以进行。”
“只要能够找到相对应的控制台就可以实现开门了。”
‘一处的安全等级无法降低就分别击破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
‘虽然很麻烦,但是我们只有去做了。’
‘希望灭有敌人。’
‘这可不好说。’
‘先行动吧。’林潇说。
“只有佣兵的集中训练修行都是在这边进行打”
“除了利用森罗本身的设施,还会引入一些以及的迷宫设置理念对佣兵加以训练。”
‘无法通过考核的人下场很悲剧。’
“在这种情况下,阻拦我们的敌人不用说你也明白了”
“目前似乎不能够进入呢。”
“其他地方也处于封锁状态。”
‘大概是因为森罗的佣兵要从这里源源不断出来所以才没有被封锁。’
“也USA你是给了我们可以攻击的缺口。”
‘安全等级限制的缘故。’魔理沙说。
“或者说故意引诱我们进来的陷阱。”
“既然这里的训练条件很残酷,那么我们也要多注意一点才行了。”
“既然佣兵都可以通过,我们也没有问题安心了。”
‘还是慎重一点。’
“比起体力训练我还是喜欢脑力活动。”
“很好。”
“这个是专用的补给机制了。”
“是啊,森罗的佣兵会随时需要装备物品补给的。”
“可以利用这个购物季。”
‘森罗有不少这样的东西就是为了方便大家。’
“森罗在强大资金下统合,其实森罗作为最顶层的公司,离本部距离太远。”
一方面方便了资金是技能开发,另一方面也有将森罗作为门卫方便守护自已的意思。
“就是说啊。”
“不过这东西没有办法使用。”
“看样子似乎要刷卡。”
“忘记了这事情。’
‘我试试ID卡,希望可以用。’
‘改身份卡被冻结。’
‘我也没有办法了。’
‘眼看着这个无法买。’
‘其实要破解也尅,但是很麻烦。’
“算了,直接破坏这个。”
“这个系统破解很容易。”莲子说。
“当然相信我。”
“这里有接口。”
“只要用数据线能够接上,将这个购物季和我的电脑连接起来。”
“嗯。
“非常不错。”
“好了,这个破解噢工具进行操作。”
“完全破解了。”
“各种东西出现了这就是手速?”林潇说。
“似乎没有超过极限。”
‘而且他们的极限APM是什么啊。’
‘果然是莲子’梅莉说。
“系统修正。”
“可以使用了?”
“几乎把”
“将ID换成了密码识别。”
‘然后用了伪造密码。’
“还要输入密码。”
“这样参考的欣喜是这样。”
“密码有了。”
“你们看。”
“通过这个输入四位数密码级可以通过验证。”
‘密码你们知道没事。’
‘这个啊。’
‘我知道。’林潇说。
“果然是这个。”
‘实际上是为其原理’
“我看到这些才想到。”
终音的故事 王道龙宇
“这是小键盘区间。”
“你看参考欣喜,围住的那个小键盘。”
“就是这样的道理。”
“原来如此,这可太有意思了。”
“我觉得很有意思。”
‘不管如何,最后一圈围住直接留解开了。’
‘反应好快。’
‘其实你也解出来。’
‘我刚想到。’
“迅速进一步补给。”
“好了,距离地点到了。”林潇说。
“这个密码。”
“终于成功进入大门了。”
林潇说。
“操作完成。”
‘安全等级降低了。’
‘我们进去。’
“这是科学的力量。”
“没有那么夸张。”
‘其实我也觉得这种机器很累hi啊。’
“怎么说呢,森罗也很厉害啊在科学。”
‘过去看看。’林潇说。
“能够调查的地方,我们也要努力调查一下。”
‘好冷,这里是高低温地方。’
‘你但这里是什么,这是一台仪式。’
现在这隐藏位置,那就过去调查一下。”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爱丽丝在这里面。”魔理沙说。
“醒来啊,爱丽丝,我是魔理沙。”
‘爱丽丝。’
‘没用的。’叶不负说。
“如果通过外阶的扰动破事沉睡在这里面的人苏醒过来,按这个装置就太没有技能含量了。”
“那怎么办?”魔理沙说。

23la8优美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 起點-第254章讀書-dg8sp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无限之次元幻想
“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莲子说。
“我原本以为能够找到这个你所梦想的连科学都无法诠释的地方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想到才刚刚开始,这或许是无法见识到的经历吧,普通情况。”
“确实是呢。”梅莉说。
开局一座防御塔
“比梦境中更真实的世界。”
“此时也在经历属于这地方的波澜。”
‘我想我们应该为这里做点什么。’
“毕竟这个地方给了我们无穷的收获。”
“现在是我们能够尽心竭力报答她们热情的时候了。”
‘哈哈,我们别拖后腿就好。’“希望哦我们掌握的科学可以帮上忙。”
“话说回来看到梅莉这么有干劲,果然可以寻找到这个地方对你来说意义非凡”
“对你也有很强的影响力。”
“我可是很少看到你对科学之外的的事情如此热心。”
“而且一开始不是很难接受这里那些超越我们自然科学理念的事情吗?”
“那都过去了。”
“莲子,你可以想象吗,如果我们没有机会来到这里。”
黑道王子 小剑少
“说不定你还会陪着我在漫无目的的旅行。”
“到处旅行是增加见闻的好办法,而且其实我也有想过办法。”
“即便没找到幻想乡,我也有办法实现你的梦想。”
“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跟着你旅行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世界。”
“只要对这个世界有足够认识。”
“那么我就可以通过这些认知,在融合你对梦境中幻想乡的描绘。”
‘进而在计算机中实现这一切。’
‘虽然那并非是真实的幻想乡,但总是能够让你看到自已的梦境实现。’
“即便是透过显示器,这也是不错的意见吧。”
“当然,我不知道自已是不是真的有能力,仿佛造物主一样构建一个世界就是了。”
‘而且现在既然我们已经脚踏实地带来到这里,那么这些程序的方式也可以仅仅作为一个设想。’
“好厉害”
“有这么了不起的想法”
“我想如果看到莲子为我努力建造出来的幻想乡,我会感动的哭。”
“我的心情和请来意义昂,谢谢你一直为我着想,一直为我事先办法。”
“你的理想就是我的理想。”
“更何况用程序建造幻想乡世界,总比你总是和我捞到自已在梦里神游幻想乡的世界科学多了。”
“哈哈,还真是莲子呢。”
“俩个人关系真好。”
‘是啊,让她们在多呆一会,我们去别的地方调查。’林潇说。
“嗯。”辉夜说。
“所有的线索都有了,质押将这些逻辑整合起来。”
“我想就算是那个妖怪婆婆,也会同意这种作战方式。”辉夜说。
“是呢。”
祖宗模拟器
“去和她谈谈,这场万无一失的战斗要开始了。”林潇说。
“终于还是来到这里了。”
“看你们的气色,是有头绪了”八云紫说。
“比起惊慌失措的绝望神色,果然这样的平常态度更适合你们。”
“不过HIA以为你们会消沉,毕竟不单单是信仰没了,就连存在本身也被否定了。”“也算是让无知的你们体验了一次和幻想乡的大家一样的,毁灭中无助的感情。”
“还真是够糟糕的体验。”
‘消沉是肯定的’
“不过那种白痴睡一觉就好了,睁开眼睛,我们就是我们。”辉夜说。
“不管你们如何,世界如何。”
“哼。”
‘那份孤独真是冲淡忧郁的凉药。’
“果然呢,虽然残留着她们的影子,虽然传承了她们的力量。”
“你们也在不断努力,巩固着真实的自我。”
“话说回来,她们人呢?”
“为了考虑到你们的情感,特别让她们会比去了”
“很体贴吧我。”
‘谁也不会会你这种多管闲事自以为是的体贴感动。’
‘嗯。’
‘不讴歌现在回想起来真实讽刺。’
‘稍微瘦一点,这个蛇粉,居然没有怀疑过。’
‘’为什么会这样们,以为捏本来就不是我们。
“回归图鉴,本来是为了监控幻想乡的人恢复记忆回到了这里的记录道路。”
是特别为他们做的,我原本不杂役这个。“
“因为除了她们都无法开启,不过你们的存在倒是有点在我意料之外,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于是就将错就错的交给我们使用了么。”妹红说。
“是试用。”
“别在那咬文嚼字。”
“所以想到或许灭有什么坏处,而且对你们的援助毕竟少的可怜。”
八云紫说。
“公平起见没有提起。”
‘援助啊。”
“你送给了我们境界石明明知道我们的身份”叶不负说。
“潜力的觉醒,那是她们的力量,而弱小的我们,只有依靠魔放她们的姿态去不断战斗才可以变强。”
“虽然不想承认或许我们很弱。”
“你们一直在帮助我们,真让人感动。”
‘说什么敌对关系。’
“我是在受用不了这种恶人的称号。”
‘最初你们确实很弱,落到几乎让人无法同情,只有可怜。’
“你们的确是借助进阶石的你们本体的力量,在进行模仿战斗。”
“但是三种不同发展的方向,同时也决心还是她们无法做到打”
‘能够将这种力量激发出来,将错综复杂的潜能融会贯通,不断超越自已变强。
那是真正属于你们自已的潜力。’
“如果真的有一天你们能够决心手游潜力,发挥出来的力量真的可以和世界匹敌。”
八云紫说;“你们的造物主塑造你们出来不是当木偶,而是有自主意识。”
“那是真正属于你们的骄傲,也是你们成为她的骄傲的寄托。”
‘我和魔界之神,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稍微殊途同归,最终实现理想都是打算造福幻想乡,所以大概算是对弈。’
“将我们当成棋子来使用,真是糟糕的恶趣味。”
‘呵呵,实际上是这样。’
‘你们的造物主只是在以自已的方式善后。’
“我和她的想法不同。”
“师徒找到所有人,师徒集合幻想乡的全部力量去迎战最大的异变。”
‘若是以前我一样欢迎,但是经历太多的我,输不起了。’
‘我再也无法人手幻想乡遭遇毁灭,比起赌博,我宁愿不要让大家回归。’
‘等到灾难平息,在一起回去。’
“那是我的想法。”
“也就是说,我们这些试图找回所有人大打一架的就是激进派”
“或许幻想乡的大家让你们失望过,或许拼尽全力也无法战胜对手。”
“或许未来如何没有确定,不够那又如何,现在大家都在。”
‘经历了新世界的大家一定可以团结一心
“正是因为这份孤傲,所以她们每个人都有着不愿屈服的心,大敌当前,am绝对会联手。”
这股团结的力量会有多么强大,你一定明白。’叶不负说。
“活的时间太久,我也不免有些懦弱胆小了呢。”八云紫说。
暴力召唤师
“面对不可一世的敌人,哪怕曾经是仇家,也会不可避免的携手作战。”
“请不要多说了。”
‘于是接下来要说,八云紫你输偶读对,必须守护境界的力量,所有人都要前往海底遗迹阻拦他们开启灵力。’
‘’而我们也打算趁此机会冲入森罗所在的一击。
“无论如何,我们向你保证,既然我们肩负着找回所有人的使命,我们就有义务绝对将那位大人带回来”
这才是我们的使命终结。
“你不会阻止我们吧,这次。”叶不负说。
“你们的计划和我设想的一样,我不会阻止你们,只不过会一如既往进京看着你们是否继续活跃到最后。”
“那样最好,你能够以旁观者的身份不干涉就最好了。”妹红说。
“比你预期的要少。”
‘当然了,击败领鞥呢复制一切,前往森罗阻止,为了证明我么你的存在游戏,我们会守护好手游的灵力。’
‘那是我们一起努力的结果过。’
‘真的可以做到。’
‘一切皆有可能。’
楊 小 落 的 便宜 奶 爸
“我们正是为了推理出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才会四处奔波。”叶不负说。
“当然。”辉夜说。
“现在掌握的情报链接起来,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
‘所谓的契约还有留作,如果森罗真的打算开启手游的棋子,引入境界之力作为计划,按摩必须会让这留作以及作为重点目标增员。0’
“目前确定下来的位置分别是森罗的总部,鬼城,斗神都是,还有木桶镇的不毛岛屿。”
‘在从子啊与这里的大家,根据足够的战斗和人数,分别前往这些以及对灵力进行守护。’
“而我们绝对是要冲入森罗和那位大人见面,会争取回归。”
‘而且圣白莲也会带着伙伴一起去捍卫一座独立遗迹。’
“即便不成功也能够阻止他们。”
“根据幽幽子的情报,加上生变脸的推测。”
‘星莲船的人将会守护住在边境城市奥兰的一击。’
‘她们对于自已的底盘自然了如指掌,那边的守备工作交给她们是可以有保障打’
‘这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你们的努力超出我的期望。”
“也许在形式耳机的大家这是接近。”
‘似乎你们在会比一个,你们真正可以确定的灵力数量,应该比钟亮少一个吧。’八云紫说。
“居然被察觉到了。”叶不负说。
“事实如此,不过这座以及,我们通过排除法来确定。”
“不算确定的办法。”
“确实存在这你们无法确定的一击,那么到头来所谓万无一失的计划,也不过是你们理想中的纸上谈兵。”
‘怎么会。’
“可是。”叶不负说。
“你们收集的情报远远不够。”
“难道这样也无法被认同吗?”
“你们想要继续将这个当成大家的机体”
“你们真的集合和团结了所有人。”
“呵呵,你们至少没有从我这里得到情报。”
“这意思还是?”
极品炉鼎:殿下我腰带呢
‘我的意思很名表,你们不了解最后的遗迹位置我知道啊。’八云紫说。
“喂。”
风 凌 天下
‘那种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灭有被问起。”
“这股脱离刚怎么说。”
‘恶趣味。’
“最后一季度位置,那里的意义只有一半,是仅次于竹林里,他可以成为要塞。”
“当竹林里被开启ID手那个地方可以勉强抵挡一下。”
“可以说是最侯东王牌。”
“果然是老谋深算,最后还有一首。”
“居然欧这种低分”
‘不过能的耐心。’
‘有完整几乎就可以。’
“其他一级我会想办法守护的。”
‘那还真是多心了。’
‘不过说带地最后的路线就是如此。’
“情况不请c“好低的情况不会被开启。”
‘那个领鞥呢很强。’
“你们专心带着伙伴去森罗。”
‘已经有人主动请缨去打败灵梦了。’
‘昂人是?’
‘难道说。’
‘那个该死的巫女,让我来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雷米。”
“哦,绯红的恶魔领主。”
‘你们口误。’
“难道说一直在外面偷些“怎么可以怎么无聊”
“你让我去看看这些。”
“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吗”
“s辨别抚养我。”
“玩笑到此为止,言归正传。”
‘如果不慎失手,怎么办’
“区区一个无节操的巫女,你认为是我的对手。”
“你的实力我不担心,不过根据情报,这个世界的灵梦非常狡猾。”
“你不会上单吧。”
‘她远远比不上恶魔。’
‘然后关于切以及的分配。’
“她们要来了。”
“大家。”叶不负说。
“怎么会。”
“既然要团结一心当然要一起。”
穿越到冰与火之歌 刀剑一声
‘那么我们做好准备吧。’
“还好没有说奇怪的话。”
‘就算你说什么,也习惯了’天子说。
“你们几个来这里干嘛。”
‘送人头。’
‘我们也有自已的义务。’
‘斗神那边交给我们,是组偶给了断的时候了。’
“我也是如此,鬼城交给我们了。”
‘最多再去一次。’
“真是一群认真的家伙,我是单抽Wie了新闻,。”
“在怎么说私下也是如此。”
‘而且一线的哦啊你们要阻拦我。’
‘在这种时候来了,果然是你们。’
‘只要我干掉巫女,就好了。’
“你明显在给自已失败找台阶下啊。”
‘那么接下来拜托你了。’
“去森罗和海底遗迹的物流有限,网游已请款就逃跑。”
‘各位在新世界努力。’
“但愿你们可以守护住境界的力量。”八云紫说。

cbo8u精彩都市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線上看-第244章讀書-dr7ae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听你布道。”塔露拉说。
“为了自已的弑父仇人用刑,替你仇恨的那个人杀掉他仇恨的人人,多美好的结果。”
“你的杀戮证明了我的观点,我愿意放弃抵抗死在你手中,我的女儿,你的行为将成为你通向真理的桥梁,就让我的死亡成为你的据点。”
我不是你的女儿。
‘我杀了你,是为了阻止你去作恶。’
“那么塔露拉你将作恶。”
“听够了你的废话。”
“然后你将行善,你会承认我的善行。”科西切说。
“这把剑,我没有让管家收缴它,我不喜欢这把剑,你用法术比用剑更好,但你可以带着它。”
“它会体从你从哪儿来”
“它会见证一切。”
‘你恨我吗塔露拉。”科西切说。
“我不会上当,你这条老蛇,你的生命到此为止,你这个恶棍。”塔露拉说。
“你刺的不够精准。”
“我不会恨你科西切。”
“不管恨意这个说法是不是你又絮叨又酸臭的诡辩部分,你都不值得我记恨。”塔露拉说。
“我可怜你,你的死只是证明了你的孤独,你的妄想化为一团泡影。”
“我会让你知道你说的到底有多荒缪,虽然你没有机会知道了。”
“很好。”
“我死了,这样老魏就如释重负,我很期待你的后悔,你记住,塔露拉,记住,你的终点也在我的计划中。”塔露拉收回了剑。
她的思绪已经飘远,她离开离开城堡,离开了城市,逃离了追捕。
种子已经种下,只等着发芽。
“结果你一路走到了我们这?”阿丽娜说。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塔露拉说。
“男爵死了以后城里面发生率什么事情,你有没有遭遇到危险。”
“要是在发生什么,我想应该是没有机会走到你们的村子了。”
‘城市,听说在我走以后,灵地和财富都被第四君迅速瓜分了。’
“治愈我,没有人在乎,一个销声匿迹的新秀。”
“我确实走的太远了,等我回过神来,就已经站在爷爷奶奶门前了。”
“那个时候的我,大脑一片混乱一路上遭遇了什么全都记不太清楚了。”
“奶奶和我说,你那天浑身你都是血,你的做这套衣服还能够洗干净真不容易。”
‘你没有想过要是我们村子背叛你怎么办。’阿丽娜说。
“你怎么这么想。”
“因为我猜想你这么想过。”
“你们不会这么做,收成还不除,刚刚熄灭了晚上跳舞的篝火。”
“虽然你们的生活很艰难,但是你们还算喜欢自已的活法。”
‘你们不会杀了我,因为会让跳舞不安生。’
“能够在杀人以后安之若素的智慧是邪恶的怪物,这种东西很少。”
“你是不是将人想的太好了。”阿丽娜说。
“我看过太多坏事了,很多坏事都是他们没得选才做出来的。”
“如果有做选择的机会,我知道,这片大地上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做个好人。”
‘’而不是男爵说的那样。”
我们最强
他说所有人都是混账,他说你最后会憎恨这些恶人,只是因为你很善良。”
“真是可恨的诅咒,没有什么比这更恶毒。”
“所以我绝对不会憎恨谁,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想要我督促你。”
‘还不错。
“我不在以后呢?”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总会面对的,我们身后这一小簇感染者,肯定会死。”
‘在我们剩下的生命里,一定要做有意义的事情。’
“我就是这么想的”
“虽然很难成功但是我们该做的是县团结起来。”
“我们要在帝国找到我们的归属,入股偶可以的话,这片大地应该审视自已的作为。”
“在这以后不只是感染者。”
“那些隔绝我们的家伙,都要消灭。”
“我们都应该过着同样值得被热爱的生活,谁不让我们这么活,我们就将属于自已的东西拿回来。”
“如果你想做可以先做做。”阿丽娜说。
“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塔露拉说。
“挑战帝国会这样很正常,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不管我们的哪一个举动都是挑战他们。”
‘但是有所付出有所得,尽管这回报不一定是回报给我们。’塔露拉说。
“我虽然想的不会有那么坏,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吗,世界不会有你推测的那么好。”阿丽娜说。
“怎么说。”塔露拉说。
“塔露拉,你是为了有所得才去付出的吗?”阿丽娜说。
塔露拉说:“你这话没有意思。”
“我知道,但你必须这么想。”
“不会的,绝对不会。”
‘我认为我们的所作所为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们配得上这个结果,因为这片大地上的生灵值得这个结果。’塔露拉说。
“好,走吧。”阿丽娜说。
嫁入高门的男人
“要去和游击队合流吗?”
‘是要让游击队认同我。’塔露拉说。
“很难。”阿丽娜说。
“仅仅是难根本无法阻止我。”塔露拉说。
“大姐,这是刚才帮助来我们的人。”雪怪小队说。
“别放松。”双星说。
“和传说的一样,真冷。
你们雪怪,在这冬天都比这鬼天气还冷。”
‘你是他们的指挥官吗?’塔露拉说。
“感染者?”双星说。
‘’是的。塔露拉说。
“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穿着帝国的服装。”
‘我编制过很多谎言,你想听哪种。’
毒妻入局 白发小魔女
“放箭。”
‘等等,你真不会开玩笑,你是雪怪小队的队长?’塔露拉说。
“为什么没有攻击。”
一纸成婚:极品男神败家女
“她刚才真的帮助了我们。”
天才电脑修理师 夜晚的麦子
“是的,雪怪们,我来这里是想要寻求帮助,以及帮助你们。。”
“帮助我们?”
龙神之戒
‘握手吧,雪怪的队长,如果要表示诚意,我也希望用平等而有尊严的方式。’
‘希望我们双方能有尊严的平静对话。’
“不。”
‘试试看,我想起你是谁了。’
‘他们身上背着的那些结晶,就是你的法术来源。’
‘如果我能够融化你的冰块,你会不会愿意听我说俩句。’塔露拉说。
“夸口,你做不到。”双星说。
“试试看吧。”塔露拉说。
……
“你刚刚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林潇说。
絕世強 風少羽
“罗德岛,邀请你们一起战斗。”盾卫说。
“是这么说的。”
‘我只会说乌萨斯语,in应该听懂了,你比我们更熟悉这些工业机器吧,你们收到这方面的U型捏脸肯定比我们多,我们更加会打仗。’
“如果你们也要去指挥塔,那你们肯定也安排好了去关掉这玩意的人,不能够让它封闭道路。”
“游击队必须分兵,如果游击队不将四分之三的力量分出去保护其他地方的感染者,那他们会被杀死。”
‘塔露拉手下的整合运动已经陷入疯狂,发生在切尔诺伯格的报复事件已经足够多了。’
‘虽然剩下的四分之一游击队,已经能够打掉塔露拉这些愚蠢的队伍,但是。’
‘这个回收刴一个帮手就可以多一份胜利。’
‘祭坛已经失效,我们的魔族老也不出,但是大爹,暗中场所一般的神力,他们还是做不到的。’
妖精的魅惑
‘我们需要更多的火力,谁能够点头同意,或者摇头否定,你们的领头就是那个家伙,你们有力量,都能承担大任。’盾卫说。
“问阿米娅,我只是一个干员。”
“卡特思你同意吗?”
‘先生,如果你代表偶读是整合,依然是个组长救助感染者为第一优先目标的组织。’阿米娅说。
“而不是代表某种团体,我们可以同意,但是我害怕。”
“害怕什么。”
‘整合和偶是我们之间的矛盾和既有暴力事件的创伤,在一时半刻是无法抹平的。’
“我们可以摆出一副愿意原谅最新或者祈求宽恕的天都,但是那对真正的受害者不尊重。”
“尤其是。”
“你们整合刚刚杀了我的朋友,我们杀了你们尊重的弱”
“我能够明白,我杀了你们的家人,队不敌,这不可以原谅。”
‘但是你们是感染者,如果我方有人不同意你们加入那就是违抗命令。’盾卫说。
“现在的命令是摧毁塔露拉和她麾下的恶棍,违抗命令的都会被处决。”
“你想要放下,你能放下仇恨?”林潇说。
“是的,你杀了我们的亲人,你杀了我们的指挥官,我们的老爹。”
盾卫说:“但是我们不因为你们这么做动手。”
‘你们不想要报仇?’林潇说。
“当然想要,别逼着我一次又一次的解释,听我说完。”
“但是,在更高尚的目标之前,我们个人的仇恨不值一提。”
‘有更值得我们去痛恨的东西。’
“你知道的吧,你身边的阿米娅,就和老爹说的那样,还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孩子。”
“不许这么说阿米娅。”
‘你相信她那套教化别人的傲慢想法就按照他说的去做。’
‘你会被人背叛到死亡也不自知,你也救不了身边的人,看起来高尚,实际上不管用。’
‘而我们相信老爹,他一路走来和我们在是了一条不同以往的乌萨斯无数争斗的道路。’
“一条高尚的复仇和毁灭之路。”
“毁灭之路。”林潇说。
“毁灭敌人,认清楚你们的敌人,然后会没他。”
“可是谁是敌人,三宝恨意,一味施暴,引发战争,被卷入悲剧,这难道好吗?”
“这还没有让你们失去朋友和战友吗?”
‘先帝许诺过,总有一天战争会结束,而我们也笃信他伟大的愿望。’
“你做的那些才让我看不到头,讲道理?
他们不讲道理,有的人家就是混账,有的恶棍就该杀。”盾卫说。
“斩杀仇敌不会让你痛快,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事情还没有完”
“要做就做到底,将这个帝国的黑暗事情全部一扫而空,看着白茫茫一片的雪原,这个时候CIA会高兴。”
“想象吧,我们去将他们杀了,将那个指挥塔上还是我们多少同胞的阴谋家杀了,将各个城市中的贵族干掉。”
“再将皇帝身边的弄臣干掉。”
“回头看看,在回头看看,你会看到那些该活着的人都活下来了,他们安居乐业,谁也不用渭水送命,为谁挨饿。”
“你也是在这样做,对不起。”盾卫说。
“谁害死你的朋友,你就杀了谁。”
“你们想要直接杀死塔露拉。”
“那当然。”
“不然呢,不杀了她,老爹可以安息吗?”
“我们对得起叶莲娜小姐和她的雪怪吗,我们无数整合的兄弟就这么被她怂恿着送命。”
‘等一个圣人,一个好皇帝,一个救世主,我们厌倦了。’盾卫说。
“等到了又如何。”
‘伟大的皇帝陨落了,她最宝贵的遗产无人继承,所有人都爱Wie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利益勾心斗角,撕裂这个国家,挤压他的人民。’
“圣人被活埋了,英雄刚才就死在我们面前。”
“这是那你们可以理解面对?”
你们能理解吧,你们也失去过亲人。”盾卫说。
“你的眼神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了。”
‘我不想和你说话。’迷迭香说。
“但你会听着的,你有着战士的眼神。”盾卫说。
“封闭层还在上升。”
“这东西没有停下过。”
“要调转原石转动需要不少时间。”阿米娅说。
“那你们最好快点,这门如果观赏,按乌萨斯的公平,可能够是要登上好几百年再次开启了。”
‘游击队不只是为了感染者而战。’
‘那是当然,感染者只是个理由,想要的话,多少都有。’
‘我们走上雪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乌萨斯破坏了公平和只需,老爹说了,感染者原本不比如此,这只是现在乌萨斯的手段。’
“想象一下,异常打远程,老爹带着我们走到这里,怎么会只是为了谁。”
‘我们从边疆来到这里,经过决定的要塞,夺下命脉控制权,联合各种力量,长驱直入,刺入腐朽帝国的心脏。’
“卡特思,你没有想过,你可不只是因为变成感染者才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