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77l精华小說 燼神紀 起點-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推薦-27h8x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盛世宠婚:总裁家养小甜妻
百鬼驱魔者 巫天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一世凡恋半心伤 付慧敏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石田衣良作品6:灰色的彼得潘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恕 我 直言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看这人一副粗犷模样,想不到还是一个拍马高手。
“就是,咱们帝国大军以勇武著称,一向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嘿嘿,看李先生的样子,倒象是有些胆怯呢。”席间,又有一个高大汉子哈哈笑道。

c1s5t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燼神紀討論-第九百九十一章 來者不拒分享-3dwm2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
“至于那昆吾之石,虽然说这净空山,是移自昆吾山中一断峰峦,只是移出日久,与那昆吾山道脉早绝,于其山取石,其中道蕴不足,怕是要经过那滴天真髓温养一段时间方才合用。”归真殿中,慕容施向大家解说着收取星神废土前期准备工作的进展情况。
“此事不急在一时,等上一段时间亦无不可。只是照慕容兄所言,这净空山之道蕴,已然失了大半,实在是可惜了。”伏老道。
“这怕也是无奈之事,想那昆吾山是何等去处,若然这净空山还曾保留着那昆吾大道之力,怕是你我都不敢常留其间。用来作那四灵池祖居之地,自然是不合适的。”昆吾山,在坐之人,便只有这慕容施有幸见过。
想当年,他在那星神纪也算是绝巅存在,突破神纪大道的约束,得见昆吾,自然是能够办到的。再者说了,处于绝巅的存在,想要在大道修为上更进一步,便只有去感悟更高一层的道法,所以,当年他也曾将目标定在昆吾,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那里的大道之力太过深邃,便是以他的修为与道悟,亦是未能有半点所得,而且那里更是极度危险,便是当时他已然处于那一神纪的顶峰,常居其中,亦有化道的可能。
“师傅不妨说说当年在那昆吾所见,也好让弟子们长长见识。”旁边小龙笑嘻嘻地恳求道。
“昆吾啊。其实说来,为师当年所见,于那昆吾来说不过如沧海之一粟罢了。”说起当年的经历,这慕容施的思绪慢慢陷入了回忆之中。
“昆吾之大,人不可知,其全貌亦不可见。其中一峦一峰,一山一石,甚至一草一木尽皆隐于混沌之中,那种情况,就好比是被其撑起的一个一个世界。”一个一个世界,诸人听了这话,那脑海之中不由显现出一个画面,一根幽草轻轻摇曳,荡开混沌,支撑出一片天地。
能够支撑起一片天地者,其伟力不亚于一方大千世界,想一想,这不过是一株幽草之力。
“据传每一神纪,便是有那大能者,能够进得了昆吾之地,也只能及达其中一处地方,而那星神纪所能够通达昆吾的,却是其中的一眼灵泉,为师的那一枚魂源石便是当年在那灵泉处所得。”
圣剑门之天国王朝
随着这慕容施对那所见的昆吾灵泉的描述,独孤篪等人心中慢慢勾勒出一副惊人的图画。
无尽星空之中,半隐半显的一处断岩,一眼灵泉汩汩而出,汇成清流,于那断岩隐显的边缘处没入虚无。灵泉,那种景象,任人看了,也不敢再视之为一眼灵泉,那绝对是横垣星空的一段天河,水花飞溅处,绝对可以湮星灭斗。
不过这慕容施称之为泉到也不难理解。试想一下,那一只天龙蚕,之前被封印于木盒之中时,其伏于桑叶之上,看起来与一普通春蚕没有什么两样,等得将其自那木盒之中放出,其身躯之大,足以比似一方大千世界。
还好,如今那蚕是在这乾坤世界之中,独孤篪与灵儿自有手段使其不得显化出其巨大的躯体,不然的话,那时空之塔怕还真的盛不下它。
“魂源石,师傅既然于那灵泉处得了这魂源石,莫不是那泉水便是魂力之泉?”灵儿心思细腻,就在大家还震惊于这慕容施所描述的景象之中时,她却是抓住了其话语之中的一个重要信息。
“魂力之泉,不错,那泉水喷薄,所散发出出来的确是纯净而浑厚的魂力。”慕容施点了点头应道。
“那,那当时,师傅就没有想着收取一些泉水?想来此物若是用以修练,必然能够使人魂凝魄坚。”小龙一副眼馋的样子连声问道。
“收取?呵呵,师傅可没有那么好的本事,莫说收取,师傅便是近身泉边都作不到。”慕容施白了小龙一眼,摇头苦笑道。“那时,为师虽然也自负修为不低,可若然走近那泉边,不要说是收取泉水,怕是第一时间,自己的神魂都要被那灵泉收摄而去了。”
都市超能英雄 添添
“唉,可惜了。”那小龙听得师傅如此说法,不由得摇了摇头。
快穿之女配又中毒了 棉被被
tfboys之荷花开
“傻瓜,东西再好,也要有命享用才成。本不是你的,叫什么可惜。”旁边坐着的徐芷若皱眉,轻拍小龙一下叱责道。
“那师傅以后便不曾再进过那昆吾山么?说不定第二次进去,便会见到不同的事物呢。”袁鑫插言问道。
“小鑫之前没有明白师傅的意思,每一个神纪,所对应的昆吾山之地绝对是同一个地方,老夫便是进去百次,还是会出现在那灵泉之处。再说了,你以为那进入昆吾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危险不说,便是那耗费,呵呵,纵然是为师当年,也是极难承担得起的。”
时间过的很快,在大家等待那净空山石蕴养的这一段日子里,慕容施也不曾闲着。他抓了独孤篪与灵儿二人为帮手,借他们二人的心演之术,不断推演那净血丹的最佳配方。半年之前,二十四味纯净真血总算是收集齐全了,那种能够使得袁鑫等人体魄强度达到适应三转盗天丹狂暴药力的淬体灵丹,总算是有了眉目。
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三人不眠不休,总算是将那最佳丹方给推演了出来。丹方有了,药材也齐备,开炉练丹的事情自然是交给卓临来办。又是十数天的奋斗,那新方净血丹,总算是顺利地被炼制出来。
试验,效果极好。于是接下来的数日之中,那灵界天云宗外门,五座山峰之上劫云整日不散,若非是这天云外宗地脉足够坚实,加之又有强大的阵法护持,怕是这一波一波的群体度劫,足以将那五座山峰从地面上生生削去了。
拍拍我的王子殿下 小啪
这一次群体度劫,阵容那可是空前的强大。袁鑫等人便不必说,冥界龙庭威,齐闯一干人等。胡怜儿,龙小妖,莫兰这些个妖界加入天云的年轻俊杰,莽荒军团中的莽家兄弟与石家兄弟等人,千骑营的刘公明,还有那南宫妙等人,独孤灭的未婚妻北门婉,天心阁的慕容凌雪,诸灵池年轻一辈的俊杰弟子。
人数虽然多,但这些个人,无一例外的如今都是这天云宗中内门弟子。当然,纵然是这样,这新制净血丹与那三转盗天丹也不可能在这内门弟子之中全部普及。如今的天云宗,几乎囊括了除开那妖界与灵界之外的,其它诸灵界所有年轻一辈的俊杰人物。
至于这些加入了天云的各界宗门,有许多,如今在那乾坤世界之中也是将各自原来的宗门纷纷建立起来,不过,那些个之前宗中拥有神级以上大能人物的宗门,其宗门之主的位置,却是传到了下一辈人物手中。
致命偏宠
对于衣钵传承,大家都还是有着那么一份执着。不过如今的这些个门派,因着之前的宗门之主与长老,如今都做了那天云的内门,外门长老,所以从实际意义上来讲,也算得上是天云的别派分门。
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独孤篪等人所乐意看到的,只有这些宗门在乾坤世界之中建立起来,这乾坤世界才能够一步一步地走向繁荣。
曉月殘陽 宋洪小軒
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
天云内宗,嗯,应该说是核心弟子,集体进阶,一举进升到元婴极境。待得那境界稳固之后,纷纷行走于灵,妖两界,一时之间,在这两界之中引起了不亚于十级大地震一般的震动。
不说那两界各宗年轻一辈的弟子,便是那老一辈的人物都眼红心热的难以自持。非常直接的一个效果就是,那妖界之中,原本态度暧昧的龙岛与净血宗,毅然决定与并入天云。而其它的诸大天宗,也是加强了与妖界天云宗分舵的来往与联系。
而那灵界天盟的当权者,却是更增了一重烦忧。其下许多有实力的宗门长老,甚至是一些个宗主,纷纷地,明里暗里地,将自己的嫡亲子弟派往天云见学。甚至于,这天盟长老会中的一些个原本态度坚定的长老,如今也变的暧昧起来。
戲說五虎
相对于这些个天级宗门,那些个二流,三流的宗门,顾忌就更少一些,为着自己的宗门与弟子的前途考虑,利之所趋,让这些个宗门的当权者不得不作出自己的决择。
所以那灵界天盟的力量有形地,无形地,被再一次极大的削弱下去。至于这妖界,因为其统治极为松散,各个门派几乎不相统属,小门小派投向天云就更加没有什么顾忌。
这些个宗门投入天云还有着另一项好处,那便是能够解去天鬼之患,一边是刀,一边是糖,一边是胡萝卜,一边是大棒,左右权衡之下,让这加入天云的各派队伍不绝于途。
更多的门派纷纷加入,使得这天云的运行机制显得有些混乱,不得已,在独孤篪,灵儿众人,与其一众主神级师尊的商议之下,天云宗对宗门建制作出了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