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討論-第六百二十七章 掃蕩青州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陈八斤叹道:“钱将军说的是!但有江淮天险,我军想要南下袭击扬州,难度不小。其实最优的选择,还是撤兵回去与王丰决战。当然,这也是最无可奈何的选择。从此之后,什么时候战,在何处战,都由不得我们了。我们只能完完全全被王丰给牵着鼻子走,根本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了。”
众将唏嘘了一阵,当即收拾行装,全军离了城父,往商丘进发。
好在王丰也并不想将战事给长期拖延下去,之所以深入中原腹地乱打一气,最终的目的也还是逼得陈八斤的大军走出坚固城池,到旷野上来决战。
如今陈八斤果然来了,王丰自然没有继续拖延的理由。于是王丰离了商丘,大军缓缓往芒砀山而去,准备在芒砀山下,与九山王和陈八斤来场决战。
半路之上,王丰悄悄去了燧皇陵一趟,拜访了庙祝风二,随后才有悄悄回来。
此时的芒砀山上也是如临大敌,九山王知道王丰来者不善,故此先一步设下阴阳两界分晓阵,将整座芒砀山给笼罩了进去。把这一座芒砀山方圆数百里,尽数化作鬼窟。
王丰领兵抵达山下,皱眉看了看情况之后,便即飞身在半空,查看了整个芒砀山的地形,随后开始排兵布阵,将附近所有重要山头都给占住,建立营垒,准备迎战陈八斤的大军。
在王丰建立营垒的时候,九山王多次派出鬼兵前来骚扰,王丰则派出狻猊和上万只灵蜂巡营,双方修士之间的交战斗的如火如荼。王丰这边高端的地仙级战力略少,虽然仗着王丰的混元绝灭灵光指,每每能逼退对方,没有吃什么亏,但也没占到多大便宜。
当下王丰写了书信,请潘刺史派石神石清虚前来助战,又从王父身边将石牛给叫了过来,同时又写信给鹿门山,请鹿门山广邀同道,前来相助。
最后,王丰想了许久,还是写了一封书信,送回崂山,试探着询问师门能否派人前来掠阵。
几处书信送出,石清虚和石牛第一时间抵达,崂山大师兄神光子也率领这五名人仙级的师兄地到来,王丰急忙出营迎接,道:“为这红尘纷争,劳动诸位师兄下山,师弟这心里着实过意不去。”
就听神光子笑道:“师弟要与九山王决战,我等身为师兄,岂能不来相助?师父和师叔们还在炼那一口仙剑,急切之间无法赶来。不过师弟放心,此剑已经快要炼成,多半是赶得及此次大战的。”
王丰点了点头。正说之间,鹿门山的修士也到了,带队的是天机子、天星子,同时邀请了三名地仙高手随行,分别是武当山丹溪居士,荆门峡青松道长,流云谷散人乔柏年,此外还有七八名人仙高手。
如此一来,王丰这边单论地仙级别的战力便有冰雪天女及其第二元神、巫明月、石清虚、石牛、狻猊、天机子、天星子、丹溪居士、青松道长、乔柏年等十一人,若再算上王丰和神光子,那便是十三人。
而九山王那边,经过这些年的查探,其现在还能拉得出来的地仙高手还有十五人。数量上还是占了些微的优势。
而且这只是其已经出现过的明面上的高手,那九山王背后有黑山老妖这等绝世魔头扶持,谁也不知道黑山老妖有多少分身,其独立发展的各分身这无数年来积累下来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向黑山老妖这等纵横三界的大魔头,只要稍稍用心帮助九山王一点,就有可能给王丰这边造成灭顶之灾。
好在王丰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首先,黑山老妖是绝不可能以真身出现的。人间王朝之争虽然重要,但还没有重要到让其以真身冒险的地步。数月之前,王丰斩掉了他的一具分身,想必既让他肉疼,也让他警觉。
就算他放不下天下之争的巨大利益,想要插手,也最多派出一具强大的分身来,其法力往高了算,便是真仙,而且因为其境界极高,以真仙级别的法力,能发出极为强大的战力。
王丰现在若是仅只依靠自己,的确无法对付真仙。但王丰却可以借势。
首先是天庭,黑山老妖是在天庭挂了号的通缉要犯,多年没有被抓获。此次他有可能会出现在芒砀山,参与进天下之争中来,天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王丰早已通过各种渠道将消息上报了天庭,如今各路神兵天降都在暗中观察着芒砀山,只等黑山老妖显出踪迹,便要一涌而上,抓他立功。
带队的天将,便有两名真仙。
除了这些天将之外,还有中岳大帝和泰山大帝麾下的神兵。中岳大帝派兵来,是因为九山王盘踞芒砀山,多年来一直欺压芒砀山的山神土地,导致神威不张。中岳大帝身为掌管山川土地的帝君,前来讨伐九山王,为自己的下属出头,自然理直气壮。而泰山大帝掌管幽冥生死,九山王身为鬼物,不但不入地府,反而在芒砀山上纠合了无数鬼兵鬼将,悍然称王称霸,为祸天下,这等阴鬼之事正该泰山大帝管。故此泰山大帝也派出了一支神兵来到了芒砀山附近,伺机而动。
这两位大帝派出的神兵之中,虽然没有真仙级别的高手,但领头的天仙大将都领受了帝君符诏,临敌之时,一旦用出,威力无穷,等闲真仙根本不能抗衡。
当然,有了这些神兵天将还不保险,毕竟各路神兵虽然厉害,但毕竟受天规约束极严,在不能干涉人间皇权之争的限制下,行事免不了会缚手缚脚。
因此王丰还需要请几个能随时出手的。
其中之一自然是天台宗觉妙大师。觉妙大师佛法高深,论修为,与初入真仙境界的心神老祖相当,就算仍旧敌不过黑山老妖,但拖延片刻绝不是问题。
第二位则是燧皇陵的庙祝风二,虽然王丰没见过其出手,但也听岭南的象山尊者说过,他也是上古巫师遗脉,修为深不可测。若他真像象山尊者说的那么厉害,那对阵黑山老妖,当无问题。
以风二的修为,按说王丰是说不动他的,不过王丰以日后天下安定,新朝皇帝每年都来参拜燧皇陵为条件,这才让风二勉强同意出手。
第三位就是象山尊者了。这位象山尊者的厉害,王丰是见识过的。若是他肯出手,王丰心中便稳了。不过象山尊者性格古怪,王丰虽然送出了书信,也表示只要他肯出手,自己便承他人情,日后必还。但对于能否说动象山尊者前来,王丰却也着实没有信心。
除此之外,便是王丰自己的准备了。此次出兵北伐之前,王丰去了一趟扬子江水府,死气白赖地求着鳄君给自己的天仙傀儡补充了灵力,使其恢复了战力,危急时刻,能抵挡一时。
此外,王丰还为自己身边的一众修士传授了桃偶替身之术,能在危急时刻保命。
娇妻不下堂
除此之外,王丰最大底牌的便是昆仑仙境之中的白虎送给自己的那道太白庚金剑气了。虽然这道剑气自己无法自由操控,但一旦遇到生命危险,它却也能自动激发,瞬间斩杀敌人。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最后,若是这一切准备都没能管用,王丰至少还有当年玄衣云雷大将赠送的起死回生丹,除非被打的灰飞烟灭,肉身残破,否则都能回生。
当然,为防万一,王丰也事先分了一小部分血肉出来,炼成了一具血肉分身。万一自己的肉身真的被损毁了,只要能保住元神,那至少能再撑一段时间,在血肉分身生机绝灭之前,也能指挥大军发动决战,撑到获胜之时。
不至于自己一旦遭遇不测,便全军无主,导致崩溃。
而且,自己还有第二元神在呢!最糟糕的情况怎么也不至于会出现才是。
清点了一番自己这边的准备之后,王丰顿时安定了许多。此时,领兵急速赶回的陈八斤也率领着十万大军逼近了芒砀山。
王丰当即率领三千骑兵前去监视,看能否寻找到机会袭击一下。
但陈八斤用兵却也谨慎,逼近芒砀山之后便放慢了速度,徐徐而进,在芒砀山的南侧扎下了营寨。
王丰领兵几番骚扰袭击,虽也占了些便宜,却始终无法扩发战果。见其已经开始扎营,当下王丰只得调动大军,前来寻求决战。试图趁其立足不稳,将之击败。
双方在运河岸边摆开阵势大战一场,陈八斤拼着伤亡惨重,也拖住了王丰的大军,为其后军扎营争取了时间。
最后其虽然伤亡了近万人,但总算还是有了营寨驻扎,将王丰逼退。
这一战王丰虽占了些便宜,但也伤亡了四五千人。眼见陈八斤退回了营寨之中,王丰当即写了战书,送入陈八斤营中,约其明日决战。并威胁说,若其避而不战,自己这边便将再次拔营而走,不断袭夺中原各城。
陈八斤收到书信,顿时暗骂了一声,却也无法可想,只得亲自上了芒砀山,去寻九山王拿主意。
九山王也对王丰逼近自己巢穴的行为极为愤恨,看了战书之后,沉默了片刻,便即道:“无妨,明日出战,本王亲自去寻王丰。”
次日,九山王纠结了麾下一众修士来到陈八斤军中,大军调动出营,来与王丰交战。
王丰见状,也领兵出战,双方在战场相遇,就听陈八斤道:“王丰,你一路攻城拔寨,杀害我军无数官吏,为的无非是逼我决战。如今我来了,你可敢单挑?”
王丰笑道:“单挑?你和我?”
陈八斤顿时“呃”了一下,随后道:“是九山王要与你斗法。”
王丰闻言,这才转向九山王,道:“九山王,你毕竟是阴鬼之身,原不该留恋人间才是。以你的修为,若是去了冥土,相信也不至于会受欺负。我劝你一句,就此收手,免得万劫不复。”
九山王闻言,轻笑了一下,道:“王丰,你也不必废话。”
而且,自己还有第二元神在呢!最糟糕的情况怎么也不至于会出现才是。
清点了一番自己这边的准备之后,王丰顿时安定了许多。此时,领兵急速赶回的陈八斤也率领着十万大军逼近了芒砀山。
王丰当即率领三千骑兵前去监视,看能否寻找到机会袭击一下。
但陈八斤用兵却也谨慎,逼近芒砀山之后便放慢了速度,徐徐而进,在芒砀山的南侧扎下了营寨。
王丰领兵几番骚扰袭击,虽也占了些便宜,却始终无法扩发战果。见其已经开始扎营,当下王丰只得调动大军,前来寻求决战。试图趁其立足不稳,将之击败。
双方在运河岸边摆开阵势大战一场,陈八斤拼着伤亡惨重,也拖住了王丰的大军,为其后军扎营争取了时间。
最后其虽然伤亡了近万人,但总算还是有了营寨驻扎,将王丰逼退。
这一战王丰虽占了些便宜,但也伤亡了四五千人。眼见陈八斤退回了营寨之中,王丰当即写了战书,送入陈八斤营中,约其明日决战。并威胁说,若其避而不战,自己这边便将再次拔营而走,不断袭夺中原各城。
陈八斤收到书信,顿时暗骂了一声,却也无法可想,只得亲自上了芒砀山,去寻九山王拿主意。
九山王也对王丰逼近自己巢穴的行为极为愤恨,看了战书之后,沉默了片刻,便即道:“无妨,明日出战,本王亲自去寻王丰。”
次日,九山王纠结了麾下一众修士来到陈八斤军中,大军调动出营,来与王丰交战。
王丰见状,也领兵出战,双方在战场相遇,就听陈八斤道:“王丰,你一路攻城拔寨,杀害我军无数官吏,为的无非是逼我决战。如今我来了,你可敢单挑?”
王丰笑道:“单挑?你和我?”
陈八斤顿时“呃”了一下,随后道:“是九山王要与你斗法。”
王丰闻言,这才转向九山王,道:“九山王,你毕竟是阴鬼之身,原不该留恋人间才是。以你的修为,若是去了冥土,相信也不至于会受欺负。我劝你一句,就此收手,免得万劫不复。”
九山王闻言,轻笑了一下,道:“王丰,你也不必废话。”

6a5t6超棒的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一十九章 芒碭山下鑒賞-x7xl5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当下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一起与王丰驾遁术离了神仙岛,往罗浮山而来。一路上,二人都神色轻松,根本全不担心留在神仙岛的一众佛门僧人有可能会被心神老祖杀个回马枪。
王丰见状,心下顿时安定了许多。看来佛门的准备比预想中的还要充足啊!
三人来到罗浮山,王丰站在山外,高声道:“诸位罗浮山的道友,贫道崂山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前来拜山。”
其实以王丰的辈分、修为和地位,是没有资格这么郑重其事地前来拜山的,但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却地位极高,法力深厚,足以代表人间的天台宗和禅宗这两大宗派,二人联袂来到罗浮山,再怎么大张旗鼓都不算过分。
因此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虽觉得王丰此举有些小题大做,却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只静静地站在山外,等着山中的修士出迎。
然而等了片刻,就听山中传来一阵笑声,一人朗声道:“王道友和两位大师驾临,贫道等人原该迎迓。奈何山中如今诸事繁杂,不便待客。三位还是请回吧。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日后贫道等人必定登门向三位赔罪。”
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闻言,顿时一愣,沉默了片刻,就见觉妙大师转头看向了王丰,道:“王道友,你是否早就知道罗浮山有问题?”
王丰知道此时已经隐瞒不过,当下点头道:“不错,上次我路过罗浮山,便察觉不对。只是当时势单力孤,不敢轻动。事后暗中多番查探,却都没有发现端倪。这才只能请了二位高僧一起前来。大师、神尼,还请二位不要拘泥于门派之别,今日随我一起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觉妙大师沉吟道:“眼前情形虽有不对,但真实情形却是难说的很。万一是人家山门之中果然有私密之事,需要处理,又不方便被外人知道呢?我们贸然进山,恐有不便。”
王丰点头道:“大师顾虑的是!不过我与罗浮山斗玄子真人交情深厚,又曾受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大恩,罗浮山的事于我而言并非外人之事。还请大师和神尼稍待片刻,容我施法探查。”
当下王丰施展了符傀之术,召唤出木偶武士,吩咐道:“速速进山,查看虚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两名木偶武士当即持戈进山。等了片刻,却不见武士回来,王丰突然面色一变,对觉妙大师道:“两名木偶武士与我的联系被斩断了。山中果有异常。”
觉妙大师闻言,尚未回答,就听山中传来一个声音,道:“王道友,贫道已经说过,山中有事,不便待客,你却还来探查,也太过无礼了。两名木偶符傀贫道收了,小示惩戒。速速离去,罗浮山不欢迎你。”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庶女凰途 唇齿微凉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重生五岁之农医商女 黛小薰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失宠妖娆妃 悠兰若梦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重生之嫡女归来 小小小蔬菜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虫生之剑修 半面妆上情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王丰哼了一声,道:“当日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飞升之前,曾传授我两门道法,告诉我说,罗浮山日后会有一场大劫,请我设法解救。如今我认为,罗浮山便正面临这大劫。既然受了青霞真人和玄虚真人所托,我又岂能视而不见?山中的道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若不打开山门,让我进去看一看,今日之事便不能善了。”
打遍诸天大佬
山内的人闻言,顿时轻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冥顽不灵,不知好歹,那就进来吧。只不要后悔就是。”
王丰却不敢贸然进山,迟疑了一下,复又施展了撒豆成兵之术,召唤出两名豆兵神将,让豆兵进山。
这豆兵神将都是分神期的修为,战力不弱,即便面对地仙高手也能纠缠片刻。王丰分出一缕神念附着在豆兵之上,驱使两名豆兵进山。
踏上山道不过数十步,就见眼前景象忽然一变,青山绿水变成了鬼蜮魔窟,原本明媚的天色也变得昏暗无比,天地间仿佛蒙上了一层血色,又鬼哭狼嚎之声隐隐传来。
王丰控制的豆兵愣了一下,不及找寻出路,就见虚空中一柄血色魔刀飞来,凌厉的刀气充塞天地,仅只一刀,便将两名豆兵给斩碎。便连附着在豆兵身上的王丰神念这枚斩灭。
站在山外的王丰顿时面色一阵苍白,只觉得元神刺痛无比,废了好大劲儿才稳定了心神,强撑着对觉妙大师道:“山中的确不对劲儿。罗浮山乃仙家之地,岂会如此魔气冲天?可惜我法力低微,查不出虚实。还请大师出手,若能解罗浮山于危难之中,在下感激不尽。”
觉妙大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眼下的情形,的确不对。罢了,贫僧便试一试吧。”当下觉妙大师运起法力,施展一念三千之术,无量佛光顿时散发出来,充塞天地,朝着罗浮山照了过去。
就见佛光过处,一切幻象都无法遁形,整个罗浮山从半山腰往上,全都被一片愁云惨雾所笼罩,天空中乌云滚滚,山内魔气冲霄,一派末世景象。
不过王丰细看之下,却发现山中有一处地方散发出蒙蒙清光,有几分祥和之气,与周围肃杀景象格格不入。王丰顿时略微松了一口气,想来这是山中的修士还在坚守,并未完全被袭杀殆尽。
如此说来,自己来的还不算太晚。
当下王丰对觉妙大师道:“魔焰嚣张,大师可有降魔之法?”
觉妙大师凝重地看了看笼罩罗浮山的愁云惨雾,忽然抬手将敲击木鱼的木槌丢了出去,化一道金光击打在罗浮山上。就见罗浮山中冲出一股魔焰,将木槌挡住,差点将之焚毁。
骚动的青春
觉妙大师急忙收了木槌,叹道:“好厉害的魔阵,贫僧只怕无法轻易破解此阵。”
冷面少校王牌妻
旁边的玄机神尼也道:“此阵实是厉害,只怕我们联手,也未必能破。唯今之计,不如请天庭兵马出手。”
觉妙大师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一道神文符篆,往虚空中一扔,就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之中显露出无数天兵天将的虚影,对觉妙大师和玄机神尼道:“大师、神尼,可是找到心神老祖的踪迹了?”
觉妙大师指着罗浮山,将事情说了一遍,一众天兵天将闻言,顿时大惊。要知道罗浮山乃道家名山,天庭之中出身罗浮山的高人不少,况且降魔卫道,本就是天兵天将的职责,眼见罗浮山中魔焰张狂,众天兵天将自然不敢坐视。
当下领兵的天将把情况上报,很快天庭便发下法旨,要众天兵解救罗浮山。
就见金光之中,不断有天兵天将飞出,落到地上,化作一个个神光盎然、威风凛凛的神将,计有千人,领兵大将乃是真仙修为。此外还有十名天仙级的大将。
这支兵马本来是准备捉拿心神老祖的,配置的人手自然十分厉害,如今转而攻打罗浮山,这份力量倒也不算太弱。
当下天兵天将组成军阵,以攻山法器轰击包围罗浮山的魔阵,只攻打了片刻,魔阵便即抵挡不住,轰然破碎。
随后一众天兵天将杀上山去,山中也冲出了许多妖魔鬼怪,与天兵天将交锋,却又哪里是对手,交战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即大半被杀,其余急忙逃窜。
王丰顾不得追杀众妖魔,急忙来到山中,就见一处山谷内闪耀这蒙蒙的清光。王丰急忙行了过去,高声道:“贫道崂山派弟子明镜,携天台宗觉妙大师,禅宗玄机神尼,并一众天兵天将前来解罗浮山之围。诸位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就听山谷中传来斗玄子的声音:“是王丰王道友吗?太好了。”

65p0r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 起點-第六百零五章 羅浮決戰熱推-331ly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回城之后,那武元志便即点起兵马,准备往攻雍宁营寨。其麾下将领急忙拦住,劝道:“将军不可!那雍宁虽然年幼,不足为虑。但原扬州刺史潘树藩乃是雍宁的副将,此人老成持重,深通兵法,不可等闲视之。我军兵力只与对方相当,贸然出兵攻击对方的坚固营垒,恐遭败绩啊!”
就听武元志大笑道:“若非原扬州潘刺史在,本将还未必敢领兵去强攻敌军营寨。刚刚本将击退雍宁,追至敌军营寨之前,虽因兵少,被对方乱箭射退,但却发现了对方的一个大破绽。”
众将闻言,惊讶地问道:“什么破绽?”
武元志笑道:“你们想想,那潘刺史是何等身份,又是沙场老将,怎么甘心屈居雍宁这么一个黄口小儿之下?他与雍宁之间,必定有龌龊。”
众将闻言,也觉有理,却也不敢深信,当即问道:“将军如何便能肯定他们之间有矛盾?”
武元志道:“原本我也不知。但今日杀到敌军营寨之前,我却发现敌营之中,乱箭虽多,但却还有一部分士兵虽身背弓弩,却并未听从雍宁的命令,对我们放箭。后来我仔细观察,又发现放箭的士兵与未放箭的士兵穿戴并不一样。放箭的士兵装备更精良一些,应该是雍宁率领的扬州府屯田兵。而未放箭的士兵则头戴八字巾,应该是潘刺史的八字军。我想八字军不听雍宁的命令,且对雍宁狼狈败逃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必定是双方矛盾极深,已经不可调和啊!”
众将闻言,顿时精神大振,道:“若真是将帅不和,那咱们可就有机可乘了!”
就听武元志道:“不错,所以本将才要点起兵马,前去冲营。”
众将却还是有些迟疑,一员小将劝道:“我等白天大举进攻,对方岂能没有防备?既然他们将帅不和,不如我们仔细探查,弄清楚雍宁和潘树藩的兵马究竟是如何驻扎的。然后今夜前去袭营,专打雍宁之兵。潘树藩必定不救。等雍宁之兵乱起来,潘树藩的营盘必定也会被冲垮。”
武元志闻言,顿觉有理,当下按捺心情等待。当夜打探清楚情况,到了三更时分,武元志果然领一半兵马前去偷袭雍宁的营寨。交战之下,潘刺史的兵马也果然没有第一时间前来增援。等到雍宁支撑不住,潘刺史的兵马再想来增援时,却又已经来不及了。营垒已经被武元志给攻破。敌军冲进营来,四处放火。黑夜之中,烈火燎原,营垒一片大乱。
潘刺史见势不妙,趁着混乱尚未蔓延到自己的营盘,先一步领兵离去。
雍宁见状,也只得领兵撤退。
武元志大喜过望,急忙挥军追杀,同时派人回城,命令守军加派兵马前来助战。
一路追杀到天亮,来到一处溪涧,眼看着前方雍宁的兵马堵在小溪之前,无法迅速过去,武元志顿时大喜,挥军急追。
正要追上的时候,就听两边密林之中忽然喊杀声震天,无数箭矢射出,将武元志的兵马射的死伤惨重。潘刺史在密林中大笑道:“武元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与此同时,前面的雍宁也领兵士气如虹地杀了回来。武元志顿时大败,折兵近半,狼狈杀出重围,往戈阳城退去。
好不容易退到了城门处,武元志急忙高喊开门。就见城池果然洞开,一支兵马呐喊杀出,为首大将,一身金甲,威风凛凛,却是于乘龙。
原来昨夜武元志领兵去追杀雍宁,到了清晨,早已埋伏在旁的于乘龙率领兵马来到城下叫门,其中数百人穿着对方的衣甲,其余千余人则都扮作“战俘”。又抓了几个在黑夜中落单的敌军做掩护,因此骗开了城门。于乘龙一马当先进城,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将城池夺下。
武元志见状,惊得手足无措,被于乘龙驱马杀来,一剑斩首。
武元志一死,敌军群龙无首,被于乘龙、雍宁、潘刺史两面夹击,顿时再无战心,纷纷投降。
战报飞报到王丰手中,王丰顿时大喜,当即传令给于乘龙、雍宁和潘刺史,命他们沿着汝水而上,趁虚攻击新蔡、安城等地,往中原进发。
同时,王丰又传信给右路军的于畏,命其再从徐州调兵,往攻谯、沛,给敌军更大的压力。
此时,固守汝阴的九山王也收到了武元志战败身死的消息,沉吟了许久,这才召集众将,将情况说了一遍,随后道:“我军主力尽在淮北,中原空虚至极。如今武元志身死,汝南之地再无人能阻拦雍宁、于乘龙、潘树藩之兵。现在我们该怎么应对?”
蜜婚:老公大人輕點撩
众将闻言,顿时众说纷纭。但无论提出什么意见,九山王却都还是一言不发。
吵嚷了许久,就听陈八斤道:“其实论起来,那王丰此时也未必愿意与我们对耗。我认为,我们或许可以遣使去见王丰,商议双方罢兵之事。”
此言一出,众将顿时哗然。早就不满陈八斤成为新主的一众将领纷纷反驳。就听陈八斤道:“白敖兵败身死,三万大军全军覆没,我军士气由盛转衰,尚未恢复,现在武元志也兵败身死,又折损了三万大军。我军在总兵力上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了。这且不算,武元志兵败之后,豫州汝南道地界再无兵马可守,雍宁、于乘龙、潘刺史可以长驱直入,旬月之内,便有可能杀到兖州,兵临开封。到时候中原震动,我们如何应对?是不是要退兵回防?而若要退兵,岂能不遭受王丰大军的追击掩杀?到时候死伤会有多少,就是在难说得很了。”
众将闻言,顿时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一员名叫雷宝的大将道:“既然你将我们的情况说的这么惨,那王丰又岂能在占据了这么大优势的情况下,同意与我军讲和?”
陈八斤笑道:“因为王丰现在也是麻烦缠身啊!交州那边,有海外岛国联军进犯琼州、番禺,交州军节节败退,形势岌岌可危。王丰现在必定也是忧心如焚,急着想要去增援交州呢!”
————
雷宝闻言,不信地道:“交州荒僻,怎能与富庶的中原相比?那王丰肯为了救援交州,而放弃夺取中原的大好机会?”
陈八斤笑道:“若我是王丰,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但王丰一向以仁德自居。如今海外异族入侵,他岂能袖手旁观?我敢保证,只要我们提出讲和,条件不太苛刻的话,他都必定会同意。”
武元志道:“原本我也不知。但今日杀到敌军营寨之前,我却发现敌营之中,乱箭虽多,但却还有一部分士兵虽身背弓弩,却并未听从雍宁的命令,对我们放箭。后来我仔细观察,又发现放箭的士兵与未放箭的士兵穿戴并不一样。放箭的士兵装备更精良一些,应该是雍宁率领的扬州府屯田兵。而未放箭的士兵则头戴八字巾,应该是潘刺史的八字军。我想八字军不听雍宁的命令,且对雍宁狼狈败逃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必定是双方矛盾极深,已经不可调和啊!”
众将闻言,顿时精神大振,道:“若真是将帅不和,那咱们可就有机可乘了!”
閃婚總裁通靈妻
哈利波特之學霸傳奇
就听武元志道:“不错,所以本将才要点起兵马,前去冲营。”
众将却还是有些迟疑,一员小将劝道:“我等白天大举进攻,对方岂能没有防备?既然他们将帅不和,不如我们仔细探查,弄清楚雍宁和潘树藩的兵马究竟是如何驻扎的。然后今夜前去袭营,专打雍宁之兵。潘树藩必定不救。等雍宁之兵乱起来,潘树藩的营盘必定也会被冲垮。”
武元志闻言,顿觉有理,当下按捺心情等待。当夜打探清楚情况,到了三更时分,武元志果然领一半兵马前去偷袭雍宁的营寨。交战之下,潘刺史的兵马也果然没有第一时间前来增援。等到雍宁支撑不住,潘刺史的兵马再想来增援时,却又已经来不及了。营垒已经被武元志给攻破。敌军冲进营来,四处放火。黑夜之中,烈火燎原,营垒一片大乱。
潘刺史见势不妙,趁着混乱尚未蔓延到自己的营盘,先一步领兵离去。
雍宁见状,也只得领兵撤退。
武元志大喜过望,急忙挥军追杀,同时派人回城,命令守军加派兵马前来助战。
一路追杀到天亮,来到一处溪涧,眼看着前方雍宁的兵马堵在小溪之前,无法迅速过去,武元志顿时大喜,挥军急追。
正要追上的时候,就听两边密林之中忽然喊杀声震天,无数箭矢射出,将武元志的兵马射的死伤惨重。潘刺史在密林中大笑道:“武元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与此同时,前面的雍宁也领兵士气如虹地杀了回来。武元志顿时大败,折兵近半,狼狈杀出重围,往戈阳城退去。
好不容易退到了城门处,武元志急忙高喊开门。就见城池果然洞开,一支兵马呐喊杀出,为首大将,一身金甲,威风凛凛,却是于乘龙。
穿越時空之生死戀 憐心
原来昨夜武元志领兵去追杀雍宁,到了清晨,早已埋伏在旁的于乘龙率领兵马来到城下叫门,其中数百人穿着对方的衣甲,其余千余人则都扮作“战俘”。又抓了几个在黑夜中落单的敌军做掩护,因此骗开了城门。于乘龙一马当先进城,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将城池夺下。
武元志见状,惊得手足无措,被于乘龙驱马杀来,一剑斩首。
武元志一死,敌军群龙无首,被于乘龙、雍宁、潘刺史两面夹击,顿时再无战心,纷纷投降。
战报飞报到王丰手中,王丰顿时大喜,当即传令给于乘龙、雍宁和潘刺史,命他们沿着汝水而上,趁虚攻击新蔡、安城等地,往中原进发。
同时,王丰又传信给右路军的于畏,命其再从徐州调兵,往攻谯、沛,给敌军更大的压力。
此时,固守汝阴的九山王也收到了武元志战败身死的消息,沉吟了许久,这才召集众将,将情况说了一遍,随后道:“我军主力尽在淮北,中原空虚至极。如今武元志身死,汝南之地再无人能阻拦雍宁、于乘龙、潘树藩之兵。现在我们该怎么应对?”
众将闻言,顿时众说纷纭。但无论提出什么意见,九山王却都还是一言不发。
吵嚷了许久,就听陈八斤道:“其实论起来,那王丰此时也未必愿意与我们对耗。我认为,我们或许可以遣使去见王丰,商议双方罢兵之事。”
此言一出,众将顿时哗然。早就不满陈八斤成为新主的一众将领纷纷反驳。就听陈八斤道:“白敖兵败身死,三万大军全军覆没,我军士气由盛转衰,尚未恢复,现在武元志也兵败身死,又折损了三万大军。我军在总兵力上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了。这且不算,武元志兵败之后,豫州汝南道地界再无兵马可守,雍宁、于乘龙、潘刺史可以长驱直入,旬月之内,便有可能杀到兖州,兵临开封。到时候中原震动,我们如何应对?是不是要退兵回防?而若要退兵,岂能不遭受王丰大军的追击掩杀?到时候死伤会有多少,就是在难说得很了。”
众将闻言,顿时沉默。许久之后,才有一员名叫雷宝的大将道:“既然你将我们的情况说的这么惨,那王丰又岂能在占据了这么大优势的情况下,同意与我军讲和?”
散落之魂 寸泓
陈八斤笑道:“因为王丰现在也是麻烦缠身啊!交州那边,有海外岛国联军进犯琼州、番禺,交州军节节败退,形势岌岌可危。王丰现在必定也是忧心如焚,急着想要去增援交州呢!”
雷宝闻言,不信地道:“交州荒僻,怎能与富庶的中原相比?那王丰肯为了救援交州,而放弃夺取中原的大好机会?”
陈八斤笑道:“若我是王丰,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但王丰一向以仁德自居。如今海外异族入侵,他岂能袖手旁观?我敢保证,只要我们提出讲和,条件不太苛刻的话,他都必定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