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銀鴉之主 ptt-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沉吟着,仔细地感知着此时此刻和外界隔绝的但真正属于他这个意识的力量。忽地,一道思绪闪过他的脑海,让他呆滞了。
认知?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一直在防备的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
的确是“认知”。
是“认知”的力量。
亚戈从来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状况。
怎么可能?
他的“正体”,他的意识,并不是“脆弱”的。
或者说,他的“正体”,一直都是“意识”。
都是“认知”。
衍生物?
自己是一个“衍生物”?
“认知”力量的衍生物。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一个“认知生物”。
他的“死灵途径”之所以会偏移,或许并非是“看门人”面具的原因,而是他,是他狄亚戈的原因。
不…..自己是“狄亚戈”吗?
自己是不是狄亚戈?
亚戈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是在“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影响,成为了认知生物?
他努力地回溯着最早出现的,自己可能忽视掉的线索。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认知生物”的?
从时间远近的节点上来划分…..
第一个可能,也是最接近的时间——“刚才”。
在自己进入书中世界,和那阴影纠缠,被空白石壁形成的漩涡吸入的时候,自己可能遭遇了什么状况…..
他零散的意识和记忆碎片被认知的力量影响,在那空白石壁,在这个书中世界中成为了“认知生命”。
第二个节点,是“永恒噩梦”。
尽管是个不确定的猜测,但他的确认为“永恒噩梦”之中,也应该是存在认知力量的。
自己在无数次被阴影遮蔽,被梦境力量影响的时候,他本身是意识不到的。
在这数百次中,自己没准发生了什么状况。
第三个节点,是自己从红蔷薇市的蔷薇公学进入那个书中世界,进入那个诡异城市时遇到的状况。
自己脱离了异骸之书。
这也是他最为确定的一个节点。
在自己脱离“异骸之书”时,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转移和塑造完整的记忆。
但是,他脱离之时,却仍然保有记忆。
这个他一直不能理解的状况,就是他目前能够想到的最早时间线索了。
认知和记忆之间的关系不用多说,这是最有可能的一个节点。
第四个节点,自己“失控”的时候。
自己几乎是正面与那“命运编织者”遭遇而引发的失控。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的意识“转移”到了戏命师之牌上。
“因为完全失控而崩溃的意识,被戏命师之牌吸入,融为了一体”
——亚戈之前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且,也有一个侧面的佐证,那就是他在这个节点到第三个节点之间,曾经测试过“记忆”和“意识”的关系。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八百八十章 認知閲讀
他记得,自己当时在自己的记忆迷雾中删去和添加一些东西的时候,他的认识的的确确是会变的。
只不过,这个也不能算是确凿的证据。
因为,他这个偏移的死灵途径,就是有修改认知的能力。
而更早的,第五个节点,就是自己获得看门人面具,多次使用看门人面具的那段时间。
看门人面具在他戴上之后,就能够让他化身为“不存在”的看门人。
没有身体,体内一片空洞的黑袍面具人。
在得知关于那个“被摧毁的途径”和黑钟教会,以及迷途者遗物和面具之间的关系时,他就想过自己一直使用看门人面具是不是会受到什么影响。
然后,就是最早的…….不,第二早的。
第六个节点,自己使用“冥想牌”踏入序列的时候。
冥想牌,也就是“戏命师之牌”,他通过这个“迷途者”的遗物踏入序列时。
亚戈始终无法确定,为什么自己的意识会与戏命师之牌共存,而推及更早,戏命师之牌又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身上?
从现在来看,“系统”,也就是那本不知来源的异骸之书压制着戏命师之牌的力量,或许是为了“汲取”力量,或许是为了“补全”。
戏命师之牌和异骸之书有关,那么异骸之书又是如何与自己联系在一起的?
这也是最早的一个节点。
第二个节点,是“永恒噩梦”。
第七个节点,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拥有了“系统”。
系统是如何与他联系在一起的?
碰巧?
亚戈不觉得会那么简单。
“系统”,那本异骸之书的“页面”,以他熟悉的类coc跑团的架构显示出各种各样的技能和文字,甚至还有中文汉字。
要么就是这“系统”本身,要么这异骸之书的制造者,在他亚戈之前,就和亚戈前世的那个世界有着某种程度的联系。
甚至这位“制造者”本人就是亚戈的“同乡”也说不定。
就像这次的书中世界里,那个活壁画碎裂后,形成了一块块以他熟识的中文汉字刻写的“认知石碑”或者说“记忆石碑”。
打死亚戈他都不相信和前世世界没有关系。
虽然不想相信,但是,最后一个节点,也就是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是“认知生物”了的可能性最大。
甚至,他真的是他吗?
他到底是不是“狄亚戈”?
亚戈陷入了“我非我”式的思维困境中。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狄亚戈”。
但是,从拥有改变认知改变记忆的能力开始后,他对于这一切的了解也逐渐加深。
假如他给一个人灌输了他的记忆,而他又把他的记忆删去?对方也认为自己就是狄亚戈,那么,到底谁才是狄亚戈?
两个都是?
还是将这个过程视为“转移”,认为后者才是真正的狄亚戈?失去了记忆的不是狄亚戈?
不想承认,但是亚戈比较倾向于后者。
其中有主观的影响——他不愿意认为自己是个假货。
也有他这套价值观的客观判断——经验和记忆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毫无疑问受到了认知方面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是什么?
自己是不是狄亚戈?
是不是“本体”?
还是说…..残渣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五十三章 潮鳴之觸閲讀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死寂的嘶吼声中,腐骸巨龙不断挣扎,试图从那一条条蛛丝的控制之下脱离。
但是,做不到。
腐骸巨龙的挣扎动作,至少在亚戈的视野中,持续不到几秒钟,就戛然而止。
随头部血肉支离破碎,但露出的尖牙和骨骼都仿佛腐化了一般。
这腐骸巨龙的上下尖牙利齿之间,晦暗死寂的力量汇聚——
死寂巨龙的吐息,还是轰向了那仿佛潮水般不断波动的触手。
伴随着一声声“爆炸”——
并非声音,而是更加接近本质的,也许应该称之动态感的模糊感觉。
另一种层面上的感触,一种亚戈也难以形容的感觉。
但他知道这是什么。
阿蒂莱曾经说过的,巫师的道路——
以各种路线,尝试往更高层次的生命形式蜕变的道路。
那种被他以“近似高维生命”的例子来理解的情况。
各个途径之间,在踏入中序列之后,能够制造出的“秘光”,那种只有该途径非凡者才能够观察到的,和“污染”不同,在对应途径非凡者眼中具有实质外形的事物。
从这个层面来理解“污染”和“秘光”,那么,“污染”就是没有具体形态的原料,只具备对应的“特性”,而秘光,则是进一步,在这个特性上进一步特化…..
不,或许应该说是分化。
亚戈所捕捉到的这种感觉,并不是声音,只是“声音”是最为类似的一种、正常人最容易理解的一种感知物而已。
就好比风和水,一个人了解水,但不了解风,将风用水的特征来描述,就容易理解了。
亚戈所面对的情况比起这个例子更为极端,毕竟正常是能够感知到风的,能理解“风”的。
然而亚戈所能感觉到的这种“声音”,是正常人无法观察到的。
包括亚戈自己,也并非是直接观察到的。
这种让他感觉像是水又像是声音一般的事物,是通过既定之光察觉到的。
他是通过戏命师之牌的力量观察到的。
更准确地描述,是因为死灵途径和概率途径的力量。
虽然不能确定,但是,这种感觉的来源,实质上是来自他体内,来自戏命师之牌的力量。
那股与这种动荡感完全相反的力量。
沉寂?安宁?静滞?
不,也许应该是“终结”?
人氣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五十三章 潮鳴之觸讀書
亚戈又一次想起了这个词。
而且,不仅仅是“声音”。
还有那两只形体怪异的巨龙,那仿佛潮水般出现的巨大触手,也是在这种力量的反馈下观察到的。
如果没有这种力量….
或许,亚戈能够看到的,也只有那灵雾被搅动的轮廓了吧?
在所有的既定之光都被转化成蛛丝般的丝线时,在“污染”耗尽,失去了绝大多数的自我保护手段的时候,他却非常冷静,或者说带着一种死到临头的放松感,淡然地在这受到其中任何一方的力量冲击都可能身死的险境中,剖析着所看见的现象。
带着奇异动感、在他感知中搅起让他联想到潮水和声音的巨大触手,陡然拍打下来。
腐骸巨龙喷出的吐息,在这骇然拍下的巨大触手的碾压下,却没有像之前一般,在那巨大触手上撕开一道伤口。
巨大的触手,丝毫无损。
而原因,正是亚戈所感觉到的那股力量…..
“潮鸣”
结合各种特征,亚戈很快联想到了朗费罗记忆中对于潮汐途径“秘光”的称呼。
秘光。
那股仿佛声音又仿佛潮水一般,随着巨大触手而卷动的力量,就是“潮鸣”,就是潮汐途径的“秘光”。
应该说,不只是那些被搅动的力量,那巨大的触手本身,就是由秘光所组成的。
那腐骸巨龙的吐息,在瞬间,就被这股力量压碎了。
巨大的触手,拍击在了腐骸巨龙的身躯之上。
和那无漏的纯白巨龙不一样。
这仿佛尸体一般的腐骸巨龙,在被巨大触手拍中的那一刹那,身体直接被拍碎了。
无数腐败的、有着类流体质感的血肉骨骼四散飞溅。
而巨大触手的轰击,去势不止地扫向了那纯白无漏的巨龙。
纯白无漏的巨龙,身上无数鳞片般的晶体,在这一刻共振起来。
扫向它的巨大触手,面向无漏巨龙的一面上,浮现出了无数晶质化的白斑。
但这之前的情况如出一辙的招数,并没有能够生效。
遮蔽天地的巨大触手,毫无阻滞感地轰击在无漏巨龙的身躯之上,将这纯白色巨龙的身体拍飞出去。
它的体表,浮现出了无数道裂纹。仿佛即将破碎的精致白瓷。
去势不止,巨大的触手由下而上撩起,打向了那盘亘在天空中的巨大裂缝。
裂缝之中,盘踞在裂缝之后的灰白色的诡怖巨蛛,在这个刹那,再次有了动作。
仿佛无数人偶拼合而成的节肢猛然从裂缝之中探出——
亚戈可以清晰地看见,那巨大节肢上无数呆滞的人偶扯出灰白色丝线的动作。
一共四只蛛足从裂缝中探出,蛛足上的无数人偶同时扯动的动作中,一张完全可以将裂缝笼罩的灰白色巨网,由此形成,随着四只蛛足拉扯的动作,张开到极限…..
然后….
仿佛一张猎网般盖压下去。
而且,这灰白色的巨网,展现出了亚戈都难以想象的锋锐——
巨大的触手与蛛网接触的那一刹那,蛛网上的无数概率之线崩裂,但是,同样的,巨大的触手上,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切裂痕。
断裂。
巨大的触手,被灰白色的蛛网切裂了。
每一条蛛丝,都仿佛一柄锋锐的利刃。
看着这一幕,亚戈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概率之线和那切割事物的力量。
他可以肯定,后者就是他也并不少用的,用来切断概率之线的力量。
怪盗的“切断再续”与稻草人的“歪曲”。
但是,亚戈从未通过概率之线,以概率之线作为利刃般操作为切割的工具。
下一刻,亚戈的视野中,那被猎网般的白色蛛丝罩住的巨大触手,绷断了接近四成左右的蛛丝后,被切裂成了一段又一段的碎块。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三十四章 泡影地帶的異變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从一年前开始,泡影地带那边,想要通过对应故事进入对应的泡影地带的难度越来越高。
是的,越来越难。
仿佛有什么力量挡在了通往泡影地带的“路”上。
自己也已经经历了二十多次了。
几乎每一次进入泡影地带寻找神秘的过程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困难。
而且,是越来越难。
这样的状况,很明显不是他自己的问题——
因为实力的上涨,能够沉浸在记忆中停留的时间也变多,愈发沉迷于记忆探索的卡林奇,一开始还把原因放在自己身上。
直到祖母带来了罗卡佩尔家族的一些成员在泡影地带全灭的消息。
这个消息也让卡林奇自己呆愣了不短的时间。
毕竟,他很清楚罗卡佩尔家族是个怎样的家族。
和在死神群岛上位于边缘,除了他只剩下祖母,一共两个人“活”人的克伦威尔家族相比,罗卡佩尔家族是相当强大的,是第一大家族。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三十四章 泡影地帶的異變分享
当然,是在排除掉死神群岛这一堆岛屿上只有罗卡佩尔和克伦威尔两个家族这点上看。
这不知道为什么叫做死神群岛的荒芜岛屿上,这个被“死亡海”,被无尽的雾气笼罩的群岛上,到底为什么只有这两个家族,是卡林奇也不知道的。
不过,克伦威尔家到底遭遇了什么呢?
卡林奇很清楚血脉浓度与探索泡影地带之间的关系,他深知自己能够探索到的泡影地带界限在哪里,罗卡佩尔家族也应该知道。
他们是铤而走险探索了与血脉浓度不匹配的泡影吗?
卡林奇在知道祖母带回的消息后第一反应是这个。
而之后,随着他的探索,他也逐渐发现并非如此。
他原本能够探索的,名为“海上硝烟”的故事里,出现了很多强大的非凡生物。
那些是祖母屡次反复叮嘱告诫的事项中没有的,他认为绝对有中序列强度的强大非凡生物。
它们的力量,让卡林奇总有些面对祖母的感觉。
虽然比起祖母要弱,但是他总感觉差不了多少,应该都是序列6的程度,更何况数量……
那群披着羽毛的骨头鸟的数量,是让卡林奇也不得不倒吸一口冷气的。
它们那强烈的攻击欲望,卡林奇也是亲身体会到的。
如果不是他及时逃离,他可能就得死在那里了。
那些披着羽毛的怪鸟,是幻影生物吗?
这一点,之前的卡林奇也无法确定。
因为,他在之前的故事泡影中,虽然有遇到过一些幻影生物,但是都没有长这个模样的。
但是,这也只是当时而已了。
现在,卡林奇对于那些长了羽毛的骨头鸟已经不陌生了。
毕竟…..
“嗡——”
“呀——”
各种各样的,声调高低不同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卡林奇抬起了头,走到了窗边,望向了那无风的、寂静的、被迷雾笼罩,充满死寂感的海洋之上。
他很确定,从那片雾中传出的声音,就是源自自己进入泡影地带后遇见的那种披着羽毛的骨头鸟。
那些在空中飞掠时,空洞的身体会像各种骨质乐器一般鸣起声音的怪鸟。
卡林奇很憧憬旧日姿态。
他很憧憬在中序列后,能够变化成旧日姿态的模样,那种漆黑羽毛覆身的样子。
優秀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八百三十四章 泡影地帶的異變看書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很疑惑。
那些骨头怪鸟身上的羽毛,那些黑色的羽毛,和他记忆中,和他深深刻在脑海中的、父亲和母亲展现旧日姿态时的样子的相似程度。
几乎一模一样。
在见过那些骨头鸟之后,他脑袋里有时候会冒出一个很古怪的想法——
那些鸟里面,有没有自己的父母。
一个让他都不由得诧异又本能反感的想法。
他也明确地知道这并不可能。
因为,他的记忆中,他父母的,或者说克伦威尔家血脉的非凡者,其旧日姿态并不是这样。
而是近似人类的姿态。
祖母、家族里的书籍都告诉他,蓝血者的旧日姿态,是大体呈人形的。
是的,类人的姿态,带着一些非人生物的特征,但并不是完全非人的姿态。
克伦威尔家族血脉带来的旧日姿态,是美丽的人形。
虽然并没有单独的羽翼,而是与手臂一体……
卡林奇还在这么想着的时候,站在窗边的他,忽地看见前方,一道灵体飞了出去,然后,在空中,宛如水流一般划出一道掠影,然后,身形发生了改变。
袍服感十足的衣物内,那同样灵质的袖子内部蔓延出了一片片羽毛,一片片带着水流感的羽毛。
纤细的十指化为了对比感十足的、宛如鹰爪一般的类鸟爪。
是祖母。
和一般人认知中的年龄不符的年轻外表,在此时正发生者变化。
她蓬松的低盘发间,也蔓延出一片片带着水流般质感的鸟羽。
在流畅圆润的飘飞轨迹中,她身体每一处外在衣物外的特征,基本都发生了变化。
随后,卡林奇再次看到了与记忆中父母的样子有些许差别,但是大体极其近似的美丽身影。
大体为人的轮廓,幽色的、宛如水流般流动的灵体上,一片片鸟羽覆盖,手和脚则化为了仿佛鸟爪一般的姿态。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而面容,那张卡林奇面对了许多年的面孔,此时显得更加美丽。
这个时候,他才似乎理解了“蓝血者比起一般人要更美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在脸颊侧边带着些许细小鸟羽、带着鳞状纹的幽色身姿,让卡林奇陷入了短暂的呆愣中。
不过,很快,祖母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滚开!”
让他习惯性绷紧神经的呵斥,这一次不是冲着他来,而是……
几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古堡旁边的骨头怪鸟。
而且,在这声音响起之时,卡林奇感觉到了,仿佛潮汐涌动般的力量卷动的感觉。
那是,克伦威尔家族的血脉力量。
卡林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力量。
一股能够像是水波一般传递的力量。
一股能够让沉默者的能力仿佛水波一般传递开的力量。
这股力量,同样波及了他。
一股极强的压制感袭来,他的能力仿佛都要陷入沉寂。
但是,也是此时此刻,在他体内,一股与之近同的力量仿佛共鸣般颤动了一下。
这股压制感,也在瞬间消失。

寓意深刻小說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二十章 無法逃脫的螺旋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燃烧的火簇仿佛直接连接一般,随着那阴沉男人的视线,将他所在的区域分成两侧。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笔趣-第八百二十章 無法逃脫的螺旋相伴
卷动的阴影和那火簇投出的火光,犹如身处两个世界。
而位于视线中心的亚戈,也在于那阴沉男人对视的瞬间,在他那映出火光的双瞳中,看到了卷动的漩涡。
火焰?
阴影?
不,都不是,那是亚戈无法具体描述的事物,有着强烈的、仿佛接触到实物般的感觉,但是,其本身又仿佛虚幻一般无法触及。
而那诡异的螺旋旋转时,亚戈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在逐渐消逝——
逐渐变为虚幻的事物。
就连意识…..
而就在这一股朦胧感浮现的时候,另一股力量浮现。
处于劣势地位?正在反抗?
亚戈有些朦胧的意识随着这股力量的浮现而回归。
戏命师之牌!
意识完全恢复的刹那,亚戈也没有迟疑地催动自己的身体——那由银之血组成,在概率途径力量下组合编织的新身体,同时,主动牵引那股源自戏命师之牌的力量。
几乎是他冒出摧动意识的下一瞬,银色的涌流撕裂了那层覆盖了他身躯,以人形存在的阴影。
宛如水流般涌出的银色,划出了星光般的轨迹,形成了一只银鸦。
但是,那银色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转黑,仿佛正被镀刷上黑色的镀层。
在亚戈那乌鸦姿态的身躯脱离而出的时候,整个身躯已经变成了完全的暗银色。
不仔细看,甚至会认为这是黑色。
也正是如此,在那仿佛没有实体的鸦眸之中,那弥漫的星光也随之变黑——
而在银鸦身躯形成的、仿佛幕布一般的背景上,几颗银色的光点异常闪亮地形成了一条光带。
银色星辰形成的河流。
在于暗银色对比之下,其形状轮廓显得更加鲜明——
一条长着两对畸翼的银光长蛇,似鸟似蛇。
美丽而致命的光景中,那银光形成的长蛇没有眼珠的双瞳,仿佛毫不退让一般回望而去。
優秀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二十章 無法逃脫的螺旋閲讀
而亚戈的感受更为鲜明。
他的意识,仿佛变成了那条银光长蛇。
虽然是亚戈自己也没预料到的情况,但是,凭借着感知,亚戈很快就意识到,银光长蛇这奇异显现来自何处。
冥想牌。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二十章 無法逃脫的螺旋推薦
戏命师之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概率之光——
是的,不是概率之线,而是给他类似感觉的,以仿佛静止不动的光线一般,和那既定之湖中的光影近同的力量。
或许称为“既定之光”会更加合适的光影。
这些给他强烈静止感的光影与银之血形成的星光聚合,仿佛涌动的潮水、仿佛风暴一般对冲出去。
概率风暴!
银之血所储存吸收的,那致命的负面力量形成的“毒素”,也随着那给人静止感的光影一同涌出。
才冲出一段距离,亚戈就清晰地感觉到了,既定之光与银之血糅合的力量,与什么事物撞在了一起。
那是…..
虚幻而又仿佛实质般的黑色阴影。
一股静滞感随之浮现。
是既定之光的效果。
亚戈立刻意识到了那突兀地出现的黑色阴影为什么会静滞。
火熱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二十章 無法逃脫的螺旋推薦
而与此同时,那源自银之血储存的“毒素”,也仿佛枝蔓,仿佛树枝一般,或者说仿佛星图一般轨迹在那黑色阴影之上蔓延。
下一刻,亚戈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只巨…..蛇?
黑色的、被既定之光影响而被“固定”住的黑色阴影,隐约地形成了一条狭长盘旋的轨迹。
而那形体轮廓,与他勾动戏命师之牌所形成的银光长蛇的轮廓,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同样形体边际模糊、没有细致的轮廓。
一个是星辰般的辉光,一个是无光照耀的暗影。
但那仿佛巨蛇的阴影上,并没有什么眼瞳之类的器官,哪怕是轮廓都没有。
那只盲蛇。
亚戈立刻想起了之前那个与瓦威近似的机械城市中,在那个机械的镜世界里追杀自己的怪物,那个被自己怀疑是,被那位告知确认是“梦境之蛇”的无瞳巨蛇。
各个途径的力量都源自其源泉的镜世界,旧日姿态的形体也和镜世界那传说中继承自巫师和神职者的扭曲道路的同化有关。
结合各种非凡者的旧日姿态来看,同一条途径,其旧日姿态是大体一致的。
亚戈并没有武断地下定论,认为眼前的阴影巨蛇和之前在机械城瓦威遇到的是同一只。
他也没有这个时间去想,那被既定之光“固定”的阴影巨蛇,很快便撕开了束缚。
并且…..
周围、四面八方的阴影,亚戈能够看到,能够感知到的一切阴影,都在这一刻蠕动起来。
来自戏命师之牌,或者说此时此刻来自“自己”的那股危机感,瞬间拔高到了亚戈带着戏命师之牌从原本身体脱出以来的最高峰。
而这股强烈的危机感,这股警示,也并没有错。
他的视野中,所有的事物,都在不断变化。
满是烧焦痕迹的教堂墙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了焦黑。
精彩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 ptt-第八百二十章 無法逃脫的螺旋分享
而一些没有被火焰灼尽的事物,则在不知何时出现的“火焰”中被焚烧殆尽。
时间仿佛在后退,又仿佛在前进,“同一时间”,各种事物向着不同的目标时间发生着变化。
而这样的力量,同样降临到了亚戈的身上。
只是,银之血的力量,还有那仿佛静止一切,将所有事物定格的既定之光,为亚戈挡下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冲击。
刚刚消耗了所有“毒素”而变得光洁的银之血,又在转眼间变成了银黑色。
消耗了他几乎所有概率途径污染勾动戏命师之牌而“化身”的银光长蛇,也在这一刻“消耗殆尽”。
不行,要离开!
但是,在这个镜世界中,死灵途径的力量被压制着、连使用都无法使用,而概率途径的力量也是依托戏命师之牌才得以发挥。
在这种情况下,他甚至已经没有余力利用戏命师之牌循着概率之线的轨迹来移动的能力。
不过,就在这个刹那,忽地,一股视线感浮现。
他身周的既定之光,猛地颤动。
灼热的、仿佛冰冷世界下仅存的火种,一对由火焰凝结的眼瞳“浮现”在他感知中,被概率途径的力量察觉到。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ptt-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分享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
走进这座彷如城堡一般的教堂中,亚戈凭借着曾经的“梦”中对于教堂的记忆,熟稔地在这座教堂中行进着。
被火光照亮的地面,满是各种黑灰色与白色粉末残渣的灰烬。
哦,不,黑灰色也许是灰烬,但白色,大概是墙灰。
踏…..踏……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讀書
寂静的教堂中回响着脚步声,亚戈踏在这仿佛大火焚烧后的灰烬铺的路上。
很快,他找到了莎娜的房间。
那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
谨慎戒备的同时,亚戈的视线扫过这间房间,第一时间,他的视线落在了墙上。
但和他某几次梦境时不一样,这个现在空荡荡的房间的墙壁上,并没有那刻画成无限符号姿态的怪蛇。
这个同样铺了不少灰烬的房间中,显得空荡荡的。
这个房间中,连床都没有,只有在左右两侧,都有一堆木炭残余。
看上去,大概是箱子之类的东西留下的。
这个房间,还是仓库的样子。
之前“做梦”成为教堂的人时所残留的模糊记忆告诉他,这个房间,在莎娜住进去之前,就是一间仓库,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
那么…..
这里是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的时间?
从阿蒂莱那里,从自己几百次死亡累积到的记忆而终结出的对于梦境世界的了解,让亚戈做出了判断。
现在,他所在的这个教堂的时间,是在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
但是,这个教堂在那个时候就被烧毁过吗?
不,以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来说,自己的认知并不是“实时”的,并不准确。
他所了解的教堂,在那个时间之前没有被烧过,但在他了解之后呢?
之前也说了,这个梦境世界的时间是交错回环的。
现在也可以影响过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过去也可以是未来。
或者说,每一个时间点都可以是未来。
过去、现在、未来都可以是未来。
本来过去没有被烧毁,但是在“之后”的某个时间,教堂被点燃,然后影响到了过去——
人氣小說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看書
火焰从“现在”、从“未来”点燃了过去的教堂,也是符合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的。
非线性的杂乱时间图谱。
在这里,“历史”、“过去”、“记忆”的可靠性降低了很多。
真是令人讨厌的规律。
用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说的话……
比如亚戈“现在”有一块没过期的面包,但是,因为这个世界交错杂乱的时间,“现在”、“过去”、“未来”混淆。
当未来亚戈没有吃面包,导致面包过期腐坏的事情发生,而这一事实的时间发生了混淆,那么,过去的亚戈,手里的面包直接就是已经过期腐坏的。
甚至更早一点,在亚戈买到之前,面包就已经过期腐坏。
至于那些祖母悖论之类的事情?
比如亚戈看到过期腐坏的面包,还会不会买?
思绪纷呈间,亚戈忽然理解了阿蒂莱那一通让他迷惑的解释。
“现在”。
一切都是“现在”。
现在是“现在”。
过去也是“现在”。
未来也是“现在”。
这个交错回环的时间图谱上,历史已经失去了意义,追溯过往,追溯‘曾经’是没有意义的。
只有“现在”才有意义。
过去如何,发生过什么,不重要也没有意义。
只有现在的状况,只有自己身处的当下才有意义。
记忆和现实,是错位的。
比如刚才的例子,亚戈记得的是自己买了没有过期的面包,但是“现实”是他因为面包过期腐坏没有买面包,然后又形成了另一个结果——
他买了另一个面包或者干脆没有买面包。
但是,亚戈自己却不记得这回事。
记忆和现实,是错位的。
不过,更准确地说,这仅仅是对他而言。
在这个梦境世界里,他是个例外,他还没有被这个永恒噩梦同化。
他能够记得与现实不符合的事情。
但是如果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在因为时间混淆错位,现实变化的时候,这些“梦境”“真实化”的力量,会让这个人的记忆一同变化成他买了另一个面包或者干脆没买面包,与记忆是一致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亚戈反而会因为没有被同化而无法及时掌握变化过后的信息。
永恒的噩梦……
这个噩梦,到底是身在其中者的噩梦,还是旁观者的噩梦?
亚戈之前会倾向于身在其中者——
因为他们会在无知中,在一切“正常”的梦境中度过无休无止的一生。
甚至,他们的“一生”,永远不会迎来终结。
但现在,他认为,旁观者所经历现实与记忆不符的混乱感,才是更加可怖的噩梦。
不,应该说,两方都在经历噩梦。
一个是无知的永恒。
一个是杂乱的永续。
亚戈摇了摇头。
现在,从这个房间的状况,大致可以确定,这座教堂并不是“时间混淆”所造成的,“未来”的教堂在现在的这个时间出现。
而是未来某个被点燃的事物,甚至是“被点燃”这个非具体事物,这个事实受到时间混淆的影响,点燃了这座“过去”的教堂。
不过,要下结论,还得看看其他房间…..
如果只有这个房间是这样,他的判断就不对了。
亚戈离开了这间房间,在火光的照耀下,走进了其他的房间。
他选择了老修女的房间。
他当然要从他“熟悉”的房间来判断。
好看的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分享
然而,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他却发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书架。
这个房间里有不少书架的灰烬残骸。
书架上,还有很多细碎的书页灰烬,甚至有一些还保持着书页的大致形状。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讀書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分享
这一点,让亚戈皱起了眉头。
他之前的“梦”,他是“西鲁”的时候的记忆表明,老修女是在他被托付后,将隔壁,也就是“西鲁”的房间,原书库里的书清空的。
更重要的是,老修女的房间在一开始并没有放书,而是在她去世后才把那些书搬进去的。
莎娜的房间是被收养之前,老修女的房间却是收养之后甚至她去世之后?
到底哪个时间才是符合“现在”的?
亚戈眉头紧紧地皱起,思绪不由得有些混乱。

w1wdq熱門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笔趣-第八百章閲讀-kvuze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从之前的状况来看,“戏命师之牌”与“异骸之书”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异骸之书”压制“戏命师之牌”。
目的是什么?为了控制戏命师之牌?
目前尚未得知具体原因,但是,从戏命师之牌被压制封印这点来看,与此事无关的可能性反而很低。
在阿蒂莱的描述里,“戏命师之牌”是“迷途者”的遗物。
那群和“巫师”不知道有什么具体联系的“迷途者”,到底在这些事情里起什么样的作用?
无关?
那是不可能的,迷途者中可是有一个特意监察“镜世界”的机构的。
他好像得到了很多的情报,但是,他实际上又缺少了很多情报。
但是,忽地,他感觉到了戏命师之牌传来了一股微弱的触动感。
察觉到这股触动感,让亚戈瞬间绷紧了神经。
但是,很快,他也发现了这股触动感和之前不一样。
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他并没有什么时间仔细思考。
机械老头的声音再次在齿轮转动的声音中响起:
战枭
“‘蛇’还会来找你。”
“在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之前,你如果再进入这里,它还会再次出现。”
“这里是距离梦境孤岛最近的‘镜世界’。”
说完之后,机械老头那似乎没有完全机械化的眼瞳,再次浮现出些许空洞感。
然后…..
不动了。
亚戈不由得愣住了。
尽管在这里,怪盗的感应几乎等于失效,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还是能过感知到目标的状况的。
枕上暖婚
这个老头……死了?
这个结果,是亚戈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有一句话说的没错。”
“诸神的国度互相连通。”
“从这里,你可以去往其他的镜世界。”
站在镜世界的“边缘”,亚戈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响着那个机械老头说过的话。
不,应该说…..
使徒。
亚戈终于回想起来刚才那种感觉为什么那么熟悉。
那个机械老头,或者说,那个机械老头制成的衍生物,是由那位使徒控制的。
没错,这个城市的控制者,就是亚戈之前见过的那个,在放逐城市的仪式中见到的那位使徒。
而且……
他的感知,并不是指向具体的哪个地方。
而是…..整座城市。
这座机械城市,这个完全由机械构筑的瓦威市,都处于那位使徒的控制之下。
甚至……这整个城市,都是那位使徒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更重要的是…..
至尊霸爱:火爆召唤师太妖孽
这座机械的城市,只是这个镜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至于为什么…..
亚戈缓缓抬起头,鸦眸向着天空看去。
他的视野尽头,是一座无比巨大的机械城市。
的确是阿拉贝拉。
上城、下城。
要不要在这个城市继续停留?
当他发现那一座座城市的正体,就是那位“使徒”之后,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而且,如果继续在这里停留,他也会被镜世界的力量逐渐同化。
成为这无数机械构筑的国度中的一员。
“阿拉贝拉…..”
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亚戈看了一眼那位“使徒”交给自己的东西。
准确地说,是通过那具被接管的“机械”,那个老头交给他的。
一块看上去像是怀表一样的东西。
“如果你意外到了梦境孤岛,它可以为你指引离开的方向。”
甜心陷阱之首席强势攻婚 灵溪蝌蚪
“向着0点的方向走。”
亚戈并没有完全信任对方,但是,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没准能够保命。
而且,让亚戈最为意外的是….
这个怀表上,只有12个数字。
亚戈之前,在物质界见到的钟表,上面最少也有13个数字。
将1到26全部排出来,甚至还有个类似秒表的十分小圈那种规格的钟表才是最多的。
但也正因如此,他不由得疑惑起来。
这个怀表为什么是对应24小时的?
26个小时,是物质界,是“秽壤”的特殊之处?
物质界是“镜世界”,而不是前世见过的、很多奇幻作品中的“主世界”那般。
这一点,亚戈已经意识到了。
而且……
根据之前从“舞女”那里听到的,她的世界观,还有阿蒂莱和那位使徒以那个机械老头之口告诉他的事情。
这个世界的架构,或许类似于“世界树”。
那位“舞女”所提及的,关于“血宴之森”和“德拉帝国”以及其他国度之间的管辖,给他一种北欧世界树的感觉。
梦游的魂
再加上……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了一副画面,一副图画。
这个世界的“地形”图。
首先,最重要的是“尽头之塔”和“镜世界”。
从之前获取的情报,亚戈预想中的画面是,“尽头之塔”位于在结构上接近卡巴拉树的“赫犹之树”的一个个质点的位置。
而“镜世界”,则是一个个质点间的连线。
这个想法萌发出来后,一副大致的“地形图”,以极快的速度在亚戈的脑海中构想出来。
尽头之塔、起源概念“终结”,对应质点7。
其周围,有对应7-6“死神”的死灵途径,对应“死海”。
然后是对应7-4的“命运之轮”的概率途径,对应“既定之湖”。
然后还有对应7-8的“节制”、“艺术”的秘密途径,对应“无知之海”,或者说……书中世界?
还有就是对应7-9的“星星”的星辰途径,对应“永眠之河”。
与质点7相连的,只剩下最后一个7-10对应的“月亮”,也就是黄昏途径。
但是,那位旧日的死神,并没有这个权柄,黄昏途径的权柄,黄昏途径力量来源的镜世界,并不为旧日死神所掌控。
那么,由谁掌控?
这一点,在亚戈的脑内的“地形图”构建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很清晰了。
黄昏途径是7-10,对应的镜世界,其掌控者,其对应的尽头之塔,应该就是对应质点10的。
仙鹏
质点10有那些路径?
8-10的“审判”。
9-10的“世界”。
7-10的“黄昏”。
质点7的掌控者,从那位“使徒”的描述中可以听出来,是“死海”,对应了7-6死神路径,死灵途径的主人。
一个“质点”,要控制和影响一座尽头之塔,就需要是对应路径,对应镜世界的。
而且……
网游之技狂 小生食色
“十神教会”。
官道导航 尺寒影
亚戈再一次想起了这个称呼。
十神对应十个质点?十座尽头之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质点10的控制者,应该就是“黄昏途径”。
对应了黄昏途径的镜世界的主人。

570r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txt-第七百九十章 逃脫者們的據點熱推-c2osv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按照亚戈知道的情报来说。
黑钟教会最后能够确认存在的时间,是在距今六七百年前,具体时间不清楚。
只有一个模糊的时间节点——
斯图蒙克二世登基加冕后的时代,这个时代开始出现的“黑钟教会”,基本都是冒充或者接触不到高层事务的底层外围成员的行为。
黑钟教会的高层至少在这个时间点前后已经消失了。
他之前获得的、得到的记忆中也没有具体的时间。
不过……
星辰教会?星辰途径吗?
捕鸟人、拟形者、魔物、猎头者、图腾学家……占星者?
亚戈将脑中自己所知道的星辰途径序列串在了一起。
占星者应该是序列4没错。
毕竟,再往上,就是高序列,是“使徒”了。
但看着眼前这位他完全没有感知到星辰途径力量和特质的“陨石”先生,亚戈又不禁有些不安起来。
如果“占星者”是序列3乃至更高,那么,这个镜世界的危险性比起他原先预想得还要高啊。
而迷雾途径是路人、无名骑士、观察者、窥探者、秘法师、先知?
“先知”这个称呼,亚戈只是在纳尔森的记忆里看到过,他一度还搞不清楚“秘法师”和“先知”哪个在前哪个在后。
摇了摇头,将发散的思维甩开,亚戈回归正题:
“‘陨石’先生,‘你们’的目的是?”
亚戈着重在“你们”的发音上加重了一些。
“当然是离开这里。”
低落情绪中的机械男——“陨石”先生回应道:
“很明显,呆在另一位真神的神国里,并不是我们的目的。”
说完,他继续道:
“我带你去我们的据点,只靠那些忘却信念的卑劣圣徒,也找不到什么离开的方法。”
貌似,罪魁祸首找到了….
亚戈闻言,看了一眼之前那群讨论着如何离开城市的“冒险者”们的方向。
……
没有放下警惕心,亚戈一边熟记路线,一边没有什么表现得被带到了“陨石”口中的据点。
一个距离酒吧不算远也不算近,但是很难引起别人注意的普通屋子。
不在角落也不在繁华街道上,就是一栋普通的住宅。
当然,是相较周围而言。
如果是与“正常”地方比较,这种各种金属材料构筑的仿佛,当然不会普通。
沿阶梯上至二楼,在金属音中,进入走廊最末端的房门。
虽然有种前世出租屋的感觉,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房间。
这整个建筑,就是一个大型的公寓楼,只不过造型上高度一致。
随后,在“陨石”推门进入之后,亚戈见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机械人。
只凭外表来说,亚戈并没有发现这些人和那些衍生物一般的机械人又什么区别。
房间内铺着不知道有什么用的金属地毯,房间中弥漫着白色的蒸汽。
吱呀…..吱呀…..
浩然劍(謝蘇)
一位金发杂乱下落的机械老人躺在摇椅上,向着他投来了视线。
刹那间,亚戈精神一紧。
虽然他现在是机械模样。
但是,实质上,他是依靠悖论迷锁,将“机械途径衍生物”的特征与自己本来的形态共存而已。
悖论迷锁的效果,让两个矛盾的、有冲突的特性共存。
虽然亚戈并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但是,这个地方也没有概率之线存在,但是,凭借着概率途径的能力,他还是立刻察觉到了那个老者的视线。
而且…..
在他的视野中,他感觉到了些微的扭曲。
这个老人,和“陨石”不一样,没有完全变成机械。
亚戈做出了判断。
末日狂徒 月华流照君
無限之搞事情系統
也几乎是亚戈做出判断的同时,躺在摇椅上的机械老人咧开了嘴巴:
“‘陨石’,你似乎邀请回来一位有力的帮手啊。”
这句话冒出,不仅仅是亚戈,就连“陨石”都有些愣神。
他扭头看了一眼亚戈,直接向老者问道:
“什么意思?”
老者刚想要开口,但是,那似乎还带着些许血肉质感的眼球微微颤动了一下之后,他道:
“值得你特意回来一趟,难道不是有力的帮手吗?”
“就因为这个?”
脾气明显并不好的“陨石”,身上的金属零件吱呀作响,在齿轮和传动杆的高速运转中,他的身体冒出蒸汽来。
“停停停。”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带着金属质感的女声响起,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千古妖皇 禦蒼
穿戴着艳丽的红色衣裙,身上几乎没有太多的金属质感,仿佛血肉活人一般的女性。
尋找流星雨的夢
她看了一眼飞在空中的亚戈,又看了一眼从摇椅上爬起来的老者和明显情绪激动的“陨石”后,说道:
“如果我是你们,就不会在这种时候浪费时间。”
这句话,出乎亚戈预料地,让“陨石”停下了动作。
重生之我要當有錢人 妖月白狐
那老者也似乎愣了一下。
浪费时间?
看着整个过程的亚戈心中不由得重复了一句。
“似乎已经有一队冒险者离开了这里。”
红裙女性说道。
这句话,让“陨石”身体不由得一颤,金属的面孔上显然多了几分激动。
“也别太高兴,还没有确认是不是能够安全地离开呢。”
红裙女人又泼起冷水:
“之前那群坎德利安的巨兽都被那个入口吞没了。”
“巨兽都?”
这句话后,亚戈看到,“陨石”的兴奋面容也快速冷却了下来。
在成功让“陨石”冷却后,红裙女人转过视线,眯着眼睛看向他: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你……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时代?”
“什么时代?”
亚戈被问得愣了一下。
星际之末日农场主
会这么问是什么原因?
亚戈思索了一下,决定如实回答:
“公历1881年……”
红裙女人听到回答,神情似乎恍惚了一下。
而“陨石”的表情则有些呆滞。
那个老者倒是很正常,并且来了一句:
“比我要早嘛。”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但是,仔细一想…..
比他要早!?
什么意思?
这个老头来的时间是公历1881年之后!?
亚戈的视线,让老头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山居岁月 彼得·梅尔
“我进来之前,是公历1897年。”
老者给出了一个让亚戈都不免有些震动的回答。
这是什么情况!?

y1odk火熱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七百七十三章 守祕人分享-tpk1z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在那里,在书中世界的一切事物,都会被不断改变,被同化成书中世界的一部分——”
“从认知上。”
阿蒂莱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从认知上?什么意思?”
亚戈略显疑惑地追问了细节。
污染和同化的情况,他并不吃惊。
但是,从“认知上”被同化,是……
记忆也会被改变?
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去泡影地带的时候,自己疑似“被覆盖”,但是被看门人面具挡下的状况。
闻言,阿蒂莱摸了摸下巴:
“这么说吧,之前你进入的那个书中世界的碎片,里面的人,原本都不是那样的。”
“只要你踏入了那里,你就会不断地向着书中世界中的某个人物或者事物转化。”
“运气好的话是个人,运气不好的话,变成一条狗或者一张椅子也没什么奇怪的。”
就是被覆盖。
和看门人面具有些类似的力量,但是,和看门人面具不一样的是,这种力量是强行覆盖了目标,自己无法控制。
说起来,和提灯途径有些类似……
而且,这么说起来,泡影地带也是“书中世界”的一部分?
或者说……主体?
亚戈当然不可能忘记阿蒂莱刚刚说过的,旧日的死神控制着四个镜世界这件事。
镜世界是巫师遗留力量扭曲了世界而形成的。
迷途者制造出了工具,用以在踏入镜世界时不被扭曲。
兼職做殺手的絕色舞女:傾城舞天下
旧日的死神又掌控了这些遗留的镜世界……
这位旧日的死神和迷途者是什么关系?
这些“神”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在巫师之前,还是之后?
如果是巫师消失之前,那么就意味着这些“神”在巫师还存在的时代,可能就已经极其强大或者未被知晓。
如果是巫师消失之后,那么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掌控了镜世界?和迷途者的工具有没有关系?
书中世界是“认知”……
起源概念?
陷入沉思后的亚戈想到这,抬头看了阿蒂莱一眼,犹豫片刻后,问出了这个东西:
“‘起源概念’是什么?”
“起源概念啊……”
听到这个词,阿蒂莱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至尊兵王 江海湖
“她竟然已经查到这些了吗?”
随即,她仿佛是在组织语言一般,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这是我们还在验证的一个猜想。”
“关于‘神’的猜想。”
“关于‘虚无’的猜想,关于我们力量来源的猜想。”
學霸的無限 桔子泛泛
“这是巫师们的构想,按照我们的话来说…..‘客观规律从何而来’?”
阿蒂莱这样回答道。
客观规律从何而来?
——————
这个回答是亚戈着实没有想到的。
思考片刻之后,亚戈暂时放下了“起源概念到底是什么”的问题。
“那么,‘知识’、‘认知’,是书中世界,是…..‘秘密’途径的‘起源概念’吗?”
闲散小女人的狼君
对于“秘密”途径这个称呼,亚戈还不是太习惯,因为,在他得到的一些记忆中,“秘密”途径是指代“线人”序列的途径的。
与其叫“秘密”途径,还不如叫“认知”途径?
说起来……守秘人…..
想到阿蒂莱说的,“迷途者”这个组织中,负责书中世界的监察者的称呼,亚戈有些莫名。
毕竟,在coc跑团,在克苏鲁跑团这个角色扮演游戏里,主持人的称呼,所谓的“kp”,中文译名就是“守秘人”。
不过,应该只是巧合。
kp这个简写的原词是Keeper,是掌控者、保管者、看守者、门卫乃至饲养员的称呼,至少,在一般情况下,这个词大多时候都会让人想到足球门将方面的事情。
守秘人这个称呼,是在天朝形成的特殊翻译。
只是,联想一下书中世界的情况…..
该不会“守秘人”这个“迷途者”能够像coc扮演里的守秘人一样对进入书中世界里的人一样做到同样的事情吧?
在coc跑团,在这种被一些圈内人戏称为大号过家家的角色扮演游戏里,作为主持人,比起“守秘人”,“上帝”这个翻译或许更适合一些。
所有的剧情走向,所有的剧情变化,都由守秘人决定。
除却玩家们的扮演行为之外,玩家们遭遇的一切,都由守秘人来导向。
“认知”…..
进入书中世界里的人,就会变成书中世界的一部分,按照书中世界的流程走……
阿蒂莱关于书中世界的描述就是这样。
但最重要的是,“书中世界”会将进入其中的人覆盖,连同记忆一起。
这种情况下,参与进去,可就不是桌游跑团里的玩家了,而是直接变成NPC了。
理解阿蒂莱的描述,并不困难。
刺客江山
但是,书中世界的“故事”,或者说走向,到底是源于什么?
亚戈追问了这个问题。
然而,阿蒂莱并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给出答案:
“这一点我也不知道。”
阿蒂莱笑了笑:
“镜世界是巫师们的力量扭曲了世界而形成的,书中世界的走向,大概是源自‘书中世界’的原主人,那位巫师的意志。”
“或者说那位巫师的认知记忆。”
动漫角色来我家
“他记忆中、他认知中,世界是什么样的,那么,镜世界就会是什么样的。”
……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唯心主义啊。
对于这样的答案,亚戈由衷地感觉到了排斥。
但是…..真的是由镜世界的源泉,由那些巫师的意志来导引书中世界的走向吗?
他不由得想起了泡影地带。
普通人的认知能不能够造成影响?非凡者的呢?强大的非凡者呢?
随即,亚戈询问起关于那位“旧日死神”的事情:
“那位复苏的死神,是怎么回事?”
听到亚戈的问话,阿蒂莱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
“你知道过去的死灵途径吗?”
“过去的死灵途径?”
“对。”
“那位旧日的死神,握有四个权柄。”
“他们总是称呼为‘途径’,实质上,这些‘途径’的完整称呼应该是‘通往权柄的途径’。”
“四个权柄,在我们的推测中,应该就是直接指代镜世界,从他出发,延伸向世界。”
“从他出发?”
亚戈不由得复述了一句。
“是的,巫师的力量可以直接扭曲世界,这些力量,那位死神握有的权柄,可以直接影响到世界。”
“他所拥有的权柄,他的权能,其来源就是镜世界。”
“而不同的镜世界,就是不同途径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