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343 兄弟內鬥分享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别说那些了!老七你脑子聪明,你说这件事,二哥会不会知道?”
懊恼完自己的鬼迷心窍,李元景又想起李世民来,禁不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两只眼睛巴巴的看着李元昌,希望他能告诉自己:没事!二哥不会找到你身上的!
可惜,李元昌的回话,却仿佛一下子将他推入了无底的深渊!
“六哥,你觉得以二哥的智慧,他能看不出这里面的蹊跷?”
见自己这个哥哥到了这时候还在异想天开,李元昌实在忍不住了!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你这是属于私自谋害大臣!这在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皇帝面前,都属于罪无可恕!没有谁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
不信你看看现在朝堂上那些大臣,他们彼此之间哪怕打的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也从没哪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那些暗地里杀人的伎俩!这可是犯众怒,犯忌讳的事啊!”
“啊?这…这该怎么办!”
李元景听完弟弟的这些话,不光脸色大变,就连两条腿都开始哆嗦起来,他当时只想报一箭之仇,哪里想过这些事情?
“现在怎么办?跑呗!”
李元昌看着哥哥这幅怂样,眼珠子一转,咬牙说道:“你现在立刻跑回封地躲着,等这个风声过了,再出来!哼哼,你毕竟是皇亲贵胄,二哥总不能从封地把你抓回长安收拾一顿吧?等拖到人们都忘了这件事后,你不就又自由了?”
“对!对对!这个法子好!”李元景听到老七给出的这个主意,立刻就跟落水的人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急忙点头:“我这就收拾收拾,现在就走!”
“还收拾什么?”
不想,李元昌听了他的话,却又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斥:“你还收拾什么,先走再说!等出了长安城,那些驿站官员还敢不恭恭敬敬的把你送回去?”
李元景一听,这才恍然醒悟:“是是是!老七你说的对,家里的这一块哥哥就交给你了,我这就走!走了!”
说罢,李元景再也顾不上其他,撒腿就往府门跑去,看那匆忙的样子,就跟晚跑一会,就会被人抓回去狠狠收拾一顿一样!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43 兄弟內鬥讀書
“六哥,慢点!注意安全,千万……别这么快被二哥抓到,哈哈哈……”
而在李元景后面,看着他匆匆远去的背影,李元昌嘴角忍不住浮起一抹冷笑。
兄弟亲情?
像是这种珍贵的东西,不会真有人以为它会存在于皇家之内吧?一山尚且不容二虎,更别说他们这些凤子龙孙了!哪怕他们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利益冲突,但是只要放在一起,那就是天生的相排相斥!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43 兄弟內鬥
“这片院子不错啊,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老爹还是偏心,把好东西都给了其他兄弟,到了我这,就剩下一堆破烂!”
李元景已经不见了踪影,李元昌慢慢的在这片属于六哥的院子里踱着步,心中渐渐充满了阴谋得逞的快感!
他本就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
虽然表面上装的兄友弟恭,但骨子里却着实憎恨身边的所有兄弟!
甚至在这两年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时常会躲在暗处偷偷想着:既然二哥都能杀了哥哥弟弟当皇帝,凭什么我不能?!我也是李家的皇子,我也可以当皇帝!
“嘿嘿,你们放心去斗吧,最好斗的精疲力尽,头破血流才好!哈哈哈……”
想到老六接下来会因为畏罪潜逃,继而被二哥在心里给画上一个大大的记号,李元昌终于忍不住桀桀的笑了起来,他很享受这种阴人的快感!
“老七!”
就在李元昌笑的最开心时,突然的一声呼喊,却瞬间打断了他所有的臆想,并把他惊出一身的冷汗!
“谁!”
慌忙收敛了笑容,李元昌向着声音传来处看去。
而这一看,他才发现:原来竟是李元景不知为什么,从院子外面去而复返!
“啊?六哥?你,你怎么又回来了?!”震惊的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李元景,李元昌失口问道。
不过好在李元景这时正心乱如麻,根本没注意到弟弟的异样,闻声只是苦着脸,站住脚步哀叹一声道:“你以为我想回来?是二哥派的人守在门口,禁止我出去!这事情,他算是做绝了!”
“什么?”李元昌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变得古怪起来:“是什么人,竟然连你也敢拦!”
“还能是谁?是千牛卫的人!”
李元景恨恨的跺跺脚,心里这个后悔啊!
都怨自己一心想看萧家的热闹,这才紧赶慢赶的跑来长安,打算瞅瞅他出殡的模样。
结果这下可好了,人家没事,殡没出成,热闹也没看成,反要自己却要搭了上去!
“老七,快想想办法!这下哥哥该怎么办!”
嘴唇狠狠的抖动几下,李元景再次把目光投向自己这个“最信任”的弟弟,用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询问道。
他是真的害怕李世民,不是装的!
“想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
李元昌见这个窝囊哥哥真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是既快意,又不屑。
刚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你还不如去死呢’,他的脑海中却猛然间一亮,一个念头如闪电般,从里面闪了过去!
“对啊!六哥!你可以去求父皇啊!”狠狠地一拍手心,李元昌只觉这事情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俩人对打实在是没什么悬念?身为皇帝的老二甚至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老六!
可如果他要再把老爹扯进来,这趟水不就混了?到时候自己说不定,还能浑水摸鱼一番!
“去找父皇?”李元景没有弟弟那么多心眼,他听到这个主意,只是本能的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就暗淡了下来。
“可是我现在被那些该死的奴才困在家中,出不去啊!要不老七,你去帮我跟父皇说说?”
“我去?我才不去!”李元昌在心里打了一个颤,心道:老子是看戏捡便宜的,傻子才亲自上阵呢!
“哎呀,六哥糊涂啊!你打着尽孝的旗帜去,我看谁敢拦你!”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41 酒店門口讀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瞎了你的狗眼!连我们弟兄几个也敢拦!知道我们是谁么!”
伴随着这声怒斥,马车的帘子被猛的掀开,紧接着一个面色苍白,明显有些酒色过度的年轻人从车里跳了下来,向着店伙计大步走去。
“呜呜,你们怎么打人?”
店伙计可能真的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压根就没看到年轻人不怀好意都眼神,只那里一边捂着嘴,一边含糊不清质问那动手的护卫。
“打人?老子他妈打你是你的荣幸!”
酒色过度的年轻人这时已经走到了店伙计的面前,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窝心脚,直接把没有防备的店伙计踹的接连倒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湿润的地面上,半响都爬不起来。
“哎?那边打人了哎!”
“嘶!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天气不错……”
“狗蛋!别看了,快跟爹回家!”
因为百花阁的地段正处闹市中央,所以刚发生的这一幕,被很多人都看在了眼里。
只是当那些人义愤填膺的围拢过来后,就看到了那两辆马车上的标志。
在那标志下,原本气愤的人群当即就跟见了猫的老鼠一样,瞬间失了勇气,只能赶紧装作什么没看到,低着头匆匆走过。
“哈哈哈……”
那年轻人抱着胳膊站在原地,看到周围那些人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顿时更加嚣张起来!
朝着那在地上痛苦翻滚的店伙计吐了口唾沫,年轻人一步三摇,跟螃蟹一般走到另外一架马车前,对着车上喊道:“六哥!到地方了,下来吧!弟弟今天就在这设宴给你接风!”
“哦…这么快就到了?”
很快,马车上有一个疲惫的声音传出。
紧接着,门帘子掀开,一个萧寒无比熟悉的胖子从里面走出。
这不是他曾经在洛阳遇到的李元景,又是哪位?
李元景从马车上下来,站在地上刚伸了一个懒腰,猛然间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正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凄惨的模样不禁吓了他一跳,连忙问道:“咦?老七,这是怎么回事?”
“哦?六哥刚才睡着了,可能不知道!”
被称为老七的年轻人回头瞅了一眼,得意的一笑,对李元景说道:“这个狗奴才刚刚竟然敢拦咱俩的马车,还说什么酒楼被人包了!要赶咱走!你说这气咱能受?所以弟弟我就小小的惩戒了他一顿!”
“这也是小小的惩戒?”李元景闻言,心头一颤,赶忙说道:“老七,哥哥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在长安一定要低调!再低调!这事要是被二哥知道,当心……”
“当心二哥生气,当心他责罚咱们!”年轻人翻了翻白眼,出言打断了李元景的话。
他知道自己这个哥哥向来惧怕李世民,但是没想到竟然会惧怕到这种地步!
自己是谁?
是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王爷!别说打个贱民,就是打他个官员,又能怎样?
比如上次,自己跟手下掀摊子的时候正巧被一个该死的言官遇到,那个言官居然敢恐吓自己,说要第二天上奏朝廷!
结果不用第二天,当天晚上,那个言官家就着了大火,把所有的家当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不第二天上朝的时候,这个言官还不是老老实实,一句屁也不敢放?!
也正是从这次事情过后,年轻人才越发的大胆,做事也越发的嚣张跋扈。
拍了拍李元景肥胖的后背,年轻人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六哥,这种小事二哥哪里会管?就算他管,咱俩怎么说也是他的弟弟,他能怎么样咱俩?!
所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要是你实在觉得这里不舒服,那咱就去怡红楼,兄弟我做东,给你找几个姑娘一起陪着吃酒,莺莺燕燕,口渡舌送,那才叫做痛快!”
说到这,年轻人的胯下立刻有些火热,缩成蚕豆大小的活计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本来依照他的意思,就是要一起去青楼的,吃席哪有吃女人有意思?更别说现在还是白天,白日宣淫才叫刺激!
不过可惜,年轻人还不知道他原本最好此道的六哥,已经彻底变成了宫里的公公!
别说逛青楼了,就连听到这两字,心里都跟被人狠狠的用刀扎般难受。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41 酒店門口鑒賞
“什么怡红楼不怡红楼的,哥哥我累了!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才赶回来,这时先赶紧吃点饭,然后就回去歇歇!”
看着老七脸上升起不自然的潮红,李元景脸上当即青一阵白一阵!咬牙说完这句话,他抬腿要往百花阁里走。
不想这时,那店掌柜却已经迎了过来。
“哎呦,老朽见过两位王爷,两位王爷大驾光临,实在是蔽店的幸事!”
快步迎了上去,店掌柜对地上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的伙计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对着李元景和年轻人是连点头,带哈腰!就差没跪下来了,行一个五体投地大礼了。
“呦?这不是黄掌柜么?怎滴,你也要赶我们兄弟出门?”
那年轻人见李元景不愿意去青楼,正懊恼间,看到店掌柜过来,立刻斜着眼瞄着他,怪声怪气的说了一句。
然后就等店掌柜说一个“是”字,他就要再发飙,动手打人!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41 酒店門口熱推
可是店掌柜就是店掌柜,人又有才,说的话又是好听。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341 酒店門口讀書
只见他先轻拍了自己脸一下,然后苦笑的说道:“哎呀!王爷您这是在打小人的脸啊!平日里小人请您都请不来,今天终于来了,怎么能再把你往外推?两位王爷快快有情,后院最好的小院已经给您们收拾好了!您二位赶紧坐着,今天这席,小人请了!”
“去小院?”
有道是举拳难打笑脸人,看着店掌柜那副谄媚的表情,年轻人嘴角扯了扯,没有立刻发飙,而是冷笑一声道:“要我们去小院吃,是不是就能避开包下酒店的那人了?
嘿!老子今天还就是好奇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能让老黄你跟个大黄狗一样,怎么都不敢得罪!告诉你,今天老子弟兄二人就在这大堂坐定了,非要会会这人不可!”

v8uvh優秀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296 夜話閲讀-b6gzf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凶宅秘录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凌蓝雕 上官瀚海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校园系列之樱花鬼校 羽落辰汐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巅峰苍穹(全)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咯咯……”
紫衣看出了萧寒的窘态,不禁“噗嗤”一笑,在这笑容下,似乎整片夜空都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侯爷刚刚念得诗很有趣,不过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出世之人的感悟,不像是您的诗啊?”
下 堂
笑过之后,紫衣很自然的理了理鬓间的发丝,把话题从暧昧,引到萧寒刚刚念的诗句上。
“啊?哦!”
萧寒见紫衣不纠结那段至尊宝的名言,而是说到诗句上,脸上的窘态终于散去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劲?做不了禽兽,也不能连禽兽都不如吧?
“不错,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果然厉害!”
自嘲的一笑,萧寒挺起胸膛,上前两步与紫衣站在一起,凭栏远望苏州城内的星星灯火。
不过两人此时虽然站在一起,却并没靠在一块,中间还留着一个人的空档。
望着城里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彻底去了尴尬的萧寒长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道:“这是两位高僧的对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和你说的一样,它却不并适合我!我一直以为,等待的时间太久,做人应该只争朝夕!”
偶遇我的他
“等待时间太久么?”
紫衣侧过脑袋,深深地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回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是啊,应该朝夕与争,方才不负韶华。”

oya8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 ptt-1294 着火分享-v258o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天涯海角只为爱
哎,都怪自己!
親愛的,軍婚吧!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很萌很火爆:寵狐成後 慕容顧歌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金家樓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逆流芳華年代 琶江老魚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超級護 憨厚三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

zboqq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285 嘍囉鑒賞-3olbj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都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但在某些的时候,别说是大风了,就算是龙卷风,也吹不掉它带来的尴尬!
比如现在的萧寒,他就很想立刻下手掐死李义府,反正以后也是个祸害,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棄妃讓朕輕薄壹下
紫衣在李义府问出这句话时,已经“啊”的一声尖叫,跳到了一边。
那张美丽的俏秀脸庞,红的就跟煮熟的螃蟹一样,躲在角落里,半天都不敢抬头。
萧寒虽然比紫衣要镇定点,但是该死的鼻血,却不受控制的哗哗长流,这份形象,要说是正人君子?怕是瞎子都不会答应!
“咳咳,刚刚不小心撞墙上了!”
伸手抹了一把鼻血,萧寒面对着一众怪异的目光讪笑两声,不过,他这个解释,确实是没什么说服力!
恋上四位酷公主
撞墙上?那这鼻子够结实的,外面一点痕迹都没有,光见里面流鼻血了,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内伤?厉害!
“可是,我刚才没听见撞墙的声音啊……”
周围这些人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萧寒拙劣的表演不好追问,但是那个小家伙,却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着,追在萧寒屁股后面问道。
“没听见?”
萧寒的笑容有些僵硬,他低头看着好奇宝宝一样的李义府,用还沾着鼻血的手捏着他耳朵,然后用力那么一扯……
“啊!!!”
“这下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看着背后似乎长出一条恶魔尾巴的萧寒,李义府捂着耳朵,连连点头!
虽然他如今还小,对于男女之事不甚明了,但这几年的流浪生涯,却让他非常明白一件事:好汉不吃眼前亏!打不过人家,那就得听人家的!人家说啥,就是啥!犟嘴,是要挨收拾的。
船舱内的气氛诡秘,船舱外,却比刚刚还要热闹。
在那几个被绑的跟虫子一样的脚夫注视中,领头人一声令下,除了刚刚上岸,正哆哆嗦嗦穿衣服的几人。
剩下的所有人纷纷扔钩爪的扔钩爪,爬船的爬船,一时间,就跟八仙过海一样,各自使出本事朝港口里停泊的船上爬去。
都到了这个时候,什么“隐匿”,什么“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领头人都不打算管了!
他现在只想找出那几个消失的人!哪怕抓不住他们,也好过现在窝囊的连人都看不到。
穿越空间之张氏
萧寒所在的那艘客船,已经有两个人拽着钩爪爬了上来,刚刚船舱里听到的异响,正是他们弄出来的。
这两人爬上甲板,先在船楼里寻摸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俩人又不甘心的朝船舱下面寻去。
“咦,这门怎么没锁?”
楼梯口前,走在先头的一人伸手拉了拉舱门,本来这下只是试探,却没想舱门应声而开,惊奇之下,连忙往另外一人看去。
跟在他身后的那人也看到了舱门被轻易拉开,惊讶之余,心中也是突的一喜!
门没锁?难道里面藏了人?搞不好,这个天大的功劳,今天要落在他们弟兄头上?!
“走,先进去看看!”咽了一口口水,他赶忙催促前面的兄弟往里走。
不过,前面人此时却犹豫了:“要不要通知老大?”
后面那人脸颊抽搐两下,忍不住骂道:“你傻啊!万一是虚惊一场,老大不得弄死咱俩?没看到他今天心情很不好?要触他霉头,你去,反正我不去!”
“我…我也不去!”
雙夫臨門:帶著萌娃去種田 沫痕.
“那就先看看!外面就是咱的人,你怕啥?!”
倚天屠龙反转记 笑笑流浪鼠
東風第壹枝
“这…有道理!来,你走前面!”
“……”
门外的两人在经过一阵“友好”的商议后,后面那人换到了前面,然后壮起胆子,小心的顺着楼梯,下到了船舱里面。
船舱里面极为昏暗,尤其是刚从明亮的外面走入,人的眼睛一时适应不过来,都会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失明。
这要是在海上,一些海盗就会特意做一个眼罩,捂住一边的眼睛,做独眼龙状,不是这只眼睛瞎了,而是为了让这只眼睛,始终保持在黑暗状态,这样在下到船舱作战时,能最快的看清里面的状况,而不是做那几秒钟的睁眼瞎。
不过,这两人很明显没做过海盗,更没想到他们刚刚的谈话,正巧被走到门口的甲一听了进去。
于是,就在他们下到船舱,眼前漆黑一片的时候,脑袋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随即两人一翻白眼,哼也不哼的晕了过去。
“甲一哥,咱会不会打错人?”
等到这俩人抽搐着倒在地上后,愣子举着一根大棒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犹豫的问向背后的甲一。
刚刚那两棍子,就是他跟小东打的,很用力!也很有效……
甲一跟着走到晕倒的两人面前,用脚踢了踢他们,确定俩人真的晕死过去,这才小心的收起手`弩,没好气的瞪了愣子一眼:“怕打错人还那么用力?”
愣子摸了摸脑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嘿嘿,我这不害怕打不晕,再被他们跑了嘛?”
“哦,合着好人坏人,你都想做是吧?”甲一闻言,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跟他说话,转而对着旁边的小东说道:“你搜一搜两人,看看到底是干什么的!”
“哎,这事我来!我最爱搜东西了!”
愣子一听搜身,立刻来了兴趣,赶忙抢上前去,在两人身上摸索起来。
“这是钱袋子,切,穷鬼!这是绳子?匕首?石灰?”
愣子别看平日里有些憨直,但是搜身确实专业,没用几下,就从两人身上翻出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光是凶器,就有三四把,可惜没找到任何与他们身份有关的东西。
看着被愣子翻出那一堆五花八门的东西,甲一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正常人,谁出门会带这些东西?再联系到他们刚刚说的话,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袭上他的心头!
“不用找了!愣子,你赶紧回去通知侯爷!小东,咱俩去外面看看!记住小心点,外面应该还有他们的人!”
“啊?哦!”正搜的过瘾的愣子听甲一说的严肃,赶忙站起来,刚往舱里跑了几步,又突然停下脚步,指着那两个人问:“他俩怎么办,会不会醒来?”
甲一咬牙,拾起愣子刚刚丢下的木棒,又朝着俩人头上狠狠的给了两棍子:“好了!醒不来了!”
愣子见状,登时通体恶寒!这他奶奶的到底是谁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