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青春流火笔趣-第569章 混混的辦法分享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其实许晖早有防备,以为李长海会安排人在办公室里搞事情,而且也想了好几个应对之策,唯独忽视了保安,偏偏李长海就安排了两个流氓保安,让许晖连公司门都进不去。
论打架,许晖算是老手,但眼前这两个保安显然是专门练过的,刚开始他还能还两拳,但很快招架不住了,早知如此,还不如扭头就跑。
外面打的动静太大,公司很多人都出来看热闹,唯一能帮助许晖的柴志强却被人给绊住了,等问讯跑出来的时候,许晖已经被揍成了猪头。
柴志强不是故意的,他对许晖有意见不假,但魏少辉反复叮嘱过,不能让许晖在办公区吃亏,尤其忌讳挨打,因为许晖被当众殴打,便是打他魏少辉的脸。
这下,魏少辉等同于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柴志强气疯了,也不管许晖死活,更没有多想,冲上去就揍那两个保安。
面对柴志强这样的散打高手,两个保安根本不是对手,被揍的极惨,但柴志强同样也掉进了陷阱,早有人打电话报警了,他正在发飙骂人时,被赶来的警察逮了个正着。
一场闹剧很快过去,柴志强被带去了派出所,搞的灰头土脸,而许晖虽然受伤不严重,但成了公司很多人的笑柄,士气大损。
但辉煌公司打架的事情没造成什么不良社会影响,至少表面上没有,事情就发生在自己办公区的开厅外,围观者都是自己的员工,没任何问题。
这件事,无论在设计、实施和节奏把握的精准度上都恰到好处,十分流畅,完全码准了许晖和柴志强不搭拍特点,出其不意。
就这么直接,就这么简单粗暴,而且非常有效,这便是李长海,此人对付不同的对手,采用的手段天差地别,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对手的下场很惨。
在李长海眼里,对付许晖这样的混混,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混混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直接上手,没那么多废话。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许晖并未因此愤然离去,而是在派出所录完笔录后又回到了辉煌办公室,正经八百的开始履职工作。
很多人好奇,都当笑话看,有事儿没事儿的,不该上厕所也借口上厕所的,各种各样,都绕到总裁办公室外面晃一圈,看看这位当众挨打的董事长怎么还能有脸待下去。
偏巧,办公室门虚掩,许晖正在里面训话,粗声大气,十分激动,训话的对象正是林秘书和行政总秘史秘书。
也只能是这俩人,许晖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拎到办公室发泄一番的员工,没人搭理他,连个小小的部门主管都不鸟他。
林秘书是没办法,史秘书是躲不过,保安部门归行政管理,混进了流氓,还行凶打人,无论怎么掰吃都说不过去,李长海不来,她就得扛着。
一通邪火发了十分钟,最后,许晖逼着俩秘书以总裁办和行政办公室的名义起草处分通告,处分保安队长,处分李长海,行政总监占着茅坑不拉屎,还干个屁。
俩秘书大眼瞪小眼,最后各自找借口,逃也似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处分李长海?嫌命长吧?
史秘书是绝对不干的,林秘书也很为难,她真搞不懂这个看上去很阳光的小伙子,为什么脑子不好使?做事总是这般莽撞胡闹?
虽然林秘书很清楚,许晖是被魏总推出来遛猴的,但也不能这么不知所谓吧?如果说这个公司里还有人敢招惹李长海,只有魏少辉勉强算一个,其他人谁敢?
许晖你凭什么?挨了打,那也是你跳的太厉害,不是么?
俩秘书,一个是魏少辉的人,一个是李长海心腹,表现却出奇的一致,许晖也不着急,前脚训完话,后脚就跑到了李守好的办公室,把老李吓了一跳。
之前许晖挨打,门口乱哄哄的,李守好找个借口躲了出去,没想到刚回办公室,就被人家给堵住了。
“许总,坐,坐坐,刚才的事情我听说了,当时碰巧有点事儿,没顾上来,实在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
李守好硬着头皮把许晖让到了沙发上,借着倒茶的机会,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把这个瘟神打发走,可没想到许晖张口就让他苦着脸说不出话来。
“林秘书和史秘书都怕事,我只好找你,马上以总经办的名义拟一份通告,处分通告,保安队长廖承勇,玩忽职守,手下混进流氓都不知道,怎么保护办公区?写检查,扣半年奖。”
“不是,许总……”
“还有,再拟一份通告,通报批评行政总监李长海,保安队出事,他负有有管理责任,常年不来上班,他以为在玩儿过家家么?”
“许总,你听我解释,我这里不适合发这样的通报,我虽然是总经理,但主抓业务,公司内部管理方面,最合适的部门还是史秘书那儿……”
“发不成?”
“不……不太好发。”李守好舔着个苦脸,说什么也不可能接这个烫手的山芋,他虽然是魏少辉的人,也有责任配合许晖,但这般没章法的瞎胡闹下去,迟早会出大事,他是不会陪着往死里折腾的。
“那成。”许晖也不矫情,起身走人。
回到董事长办公室,许晖逼着林秘书交印章,公章在史秘书那儿,许晖要不到,反正随便从林秘书找个章都行,不交就马上打电话给魏少辉。
魏大少可倒好,装死装的相当彻底,找了个女的接电话,问明白许晖的话,然后让把手机交给林秘书,也不知道对方在话筒里说了些啥,挂了电话的林秘书,脸色很难看,反正很不情愿的把刚刚刻好的许晖的私章连同魏少辉的一起给了许晖。
都不敢发,许晖便自己来,又逼着林秘书开电脑,调出打字软件,然后撸起袖子,一本正经的打通报,在丁家村呆了小半年,刚刚学会打字,捣鼓了半天还挺像回事儿。
下午下班前,两张盖着大红方章的通告就贴在了办公室的大门口,矛头直指李长海,再度引起辉煌公司员工吃瓜的热情。

火熱小說 青春流火-第556章 再度攪局熱推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再观魏少辉,此刻正一脸沉思,他似乎并不排斥这个方案,原因是摊子铺的太开,现在太缺钱了。
而且临时递补,似乎并不侵犯老股东权益,更为关键的是,无论谁被递补,表决权份额是不变的,尤其是中小股东,很难在实质上撼动大股东的话语权。
退一步说,就算他们与递补者互相勾结,也掀不起风浪,因为定向发行的优先权股东就那么两三家,都是圈里人,换句话说,不但新进来的人数很有限,而且有一家还是他魏少辉的铁哥们,依然无法对大股东形成威胁。
似乎有风险,但风险在可控范围内。
“若是在坐各位董事对这一方案的理解上没有歧义,那么现在表决,同意的请举手。”方家奇敦促表决,似乎不愿意给参会者留下更多的考虑时间,说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魏少辉。
“等等,老子理解上有问题。”一个很粗鲁的声音打断了方家奇,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用看就都头疼起来,魏少辉身边会叫的汪汪嘛。
奇怪的是魏少辉本人非但没什么暗示,反而很愕然,以为许晖不知道又受了什么刺激。
“这里是董事会,不是菜市场骂街,我虽然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但说话总要有些起码的礼貌吧?”方家奇怒火冲天,但端着架子,只好勉力控制情绪。
“好,好,你说礼貌便礼貌,口头禅惯了,我就想跟你说,按我的理解,这个方案大有问题。”
“哦?许总不妨说说有什么问题。”眼见魏少辉并未有任何表态,方家奇再退一步。
“漏洞,全是漏洞,举个不恰当例子哈,若是你挂了,不能参加股东大会,那个后进来的真能代表你当家?”
“你特么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口就咒我?有没有点教养?”方家奇啪的一拍桌子,他再有忍耐劲儿也受不了了。
“没咒你呀,打个比方而已。算算,开不起玩笑,我再找别人,假如我们魏总挂了,被你们胡乱塞进来个白痴替他当家,岂不是要亏大发啦?”
天價 嬌 妻
许晖胡搅蛮缠的一席话,忽然惊的魏少辉一个机灵,真是当局者迷,他只顾着考虑对手和这帮墙头草一般的中小股东,完全忘掉了自己,这才是大风险。
话糙理不糙,许晖甚至没有完全理解所谓优先选择权,但一下子从人性角度击中要害,魏少辉想想就一身冷汗,他从方家奇的话外音中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那个人在向他发出强烈警告,甚至利用这个议案指使方家奇逼宫。
许晖可想不到那么多,很市井的粗鄙言语不但激怒了方家奇,也再度激怒王卫,在魏少辉思维开小差的时候,许晖已经开始跟两个老头对骂了,董事会再次乱套。
最终,许晖以泼皮般的粗鲁,成功的把方家奇方老给送进了医院,回过神儿来的魏少辉跳脚怒骂,恨不得动手抽他丫的,其实也是在保护许晖而不得以做出的姿态。
好在方老头并无大碍,住了两天院也就好了,但事情很难再有缓和回旋余地,许晖也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董事会,这一次魏少辉保不住他。
其实这次骂架中,许晖并没有问候方老的任何家眷,就是单纯的将方家奇比作了《九品芝麻官》里的死太监李公公,这样便不会带上什么女眷了。
许晖大概能猜到这次瞎胡闹的后果,基本脱离了那个该死的董事会,甚至彻底脱离了辉煌公司,从头撸到底,滚回丁家村,至此,潇潇洒洒,自由自在。
在当时的会场中,许晖其实也没想闹到这般地步,就是厌恶方老头那种态度和神情,就像厌恶易洪一般,总想亲手掐死他。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溜溜的感觉,本来没有,在来的路上才沾染上的。
事后的逻辑似乎也是在按照许晖的想法发展,没过几天,他就收到了一张通知和一张董事会声明,他被除名了。
许晖长出一口气,把这两张破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脱离桎楛后的轻松让他很有放纵一番的冲动,于是离开办公室,去了商业巷。
西海酒吧的生意还是不行,入夜上客的时间,几乎没什么客人,许晖的到来让几个百无聊赖的大小伙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生机。
“今天就是来喝酒的。”
经许晖这么一说,哥几个才发现的确是很久没聚过了,于是立刻张罗,打电话招呼人,出门买酒菜,各忙各的,商量就在西海里面开整,门口贴张‘今日盘点打烊’的告示就成。
不到半个小时,十几口子人就陆续涌进西海,从距离最近的良子,到远在西郊的贺彬和刘老黑,统统赶到。
人多就热闹,都是亲近的兄弟,坐不开就分两桌,吹牛打屁,嘻嘻哈哈,曾经那种无拘无束、放浪形骸的氛围很容易烘托,而且根本刹不住,一直喝到夜里十二点多才散去。
许晖没回丁家村,给姜小超发了个消息后就留在西海,跟付建平寡聊,酒后格外话多,但头脑也似乎更为清醒。
俩人谈了很多,从建鑫现在的现状,到未来的发展,又从商业巷聊到西郊,还有眼下的西海等等。
谈过之后,心里很多不踏实的地方才有了着落,许晖决定重新装潢西海酒吧,等这一阵缺钱的困境一过去 ,就开始搞。
入墓成神
连番遭受破折后,西海很难再从低谷状态爬起来,关键缺乏精气神,而且整个酒吧从装修风格到气氛渲染也严重过时了,要想跟上时代,必须重新设计,重新装潢,肯定要花大血本。
西海酒吧对整个建鑫来说是很有象征意义的地方,许晖需要西海重新焕发光彩,以提振所有兄弟的信心,再加上年底,老大黑牛就从里面出来了,他可不想让黑牛看到建鑫要死不活的样子。
付建平很高兴,但也不相信,重新设计和装潢,要花多少钱?大伙现在能拿工资就不错了,权当是许晖喝多了。

yjb6k熱門都市小說 青春流火討論-第548章 混亂的辦公室分享-h95cv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嘭的一声,许晖办公室的房门被一脚给踹开,魏少辉一把将许晖推了进去,紧接着又一个拐子腿,嘭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整个人跟个活土匪一样。
“卧槽,你神经病啊?”许晖一头恼火,脖子被勒的生疼,衬衫眼看也被扯的乱七八糟,自从认识这个憨货以来,怎么越来越像以前的赵复?
“哎,说对了,老子就是神经病,你能怎么地?”魏大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扯了领带,翘起二郎腿,“上周说的事儿,你考虑咋样?”
“啥事儿?记不得了。”
“别跟我装啊,说好了这周找你细谈,你考不考虑其实都无所谓,老子想起来问你一声,是给你面子,知道吧?”
“没那么大面子,我谢谢你。”
“逼老子跟你动武?”
“你要不嫌丢人,来呗!”许晖说着话便蹭蹭连退两步,靠近门口,他刚才试探过魏少辉,这位大少爷有把子力气,可别特么真像赵复一样,动起手来没轻没重,他可不想吃眼前亏,形势不对,开门跑路。
然而许晖还是动作慢了,魏少辉毫无征兆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两个大跨步,一伸脚,咣的一声就蹬在了门上,身体也借着冲势,一肩膀将许晖撞了个趔趄,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
魏少辉并没有真正发力,双手都没动,但许晖已经疼的龇牙咧嘴,尤其是胸口,像是被人用木棍狠狠夯了一下,连着骨头都生疼。
这王八蛋特么练过,许晖第一反应便是抄家伙,他真的的被弄出了火气,一转身就握住了藏在门后面的一个木棍。
“放下家伙啊,要不然老子的手里可没有轻重,吃亏倒霉了别后悔。”魏大少的脸色也变了,许晖这么个烈性子搞的他有点下不来台,本来是半开玩笑,图个乐子,结果搞的要真打起来,实在了无趣味。
不过也别说,这个意外到是让魏少辉感到了些许新鲜,那些成天围在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只知道溜须拍马的家伙,何曾有一个敢像许晖这般跟他对呛的?
才女
别说对呛,魏大少一摆脸色,一个个都吓的低眉顺目,大气都不敢出,今天碰上一个敢怼敢打的,有意思。
“你退开点,要说话就好好说话。”许晖非但握着棍子不放,还连着好几步退到了办公室的另一头。
“老子一直在好好说话,是你自己在胡搅蛮缠。”魏少辉给气乐了,“得了,你也甭考虑了,明天下午两点,我有个助理来给你上课,把我那家地产公司的情况交代清楚,你必须记在脑子里,需要你做什么,他也会面对面交代。”
狩獵 好萊塢
“不干!”
“你再说一遍?”魏少辉的眼睛里忽然冒出了凶光。
“不干!”许晖握紧了棍子,不由自主的又退了两步,退无可退,一屁股撞到了桌子上。
这样干脆的回绝,许晖的内心其实有点挣扎,把魏大少得罪彻底了,带来的后续问题很多,被扫地出门是小事,可能西郊仓库连带着红旗街顿时就没了业务,现在摊子铺大了,很多人巴望着这两家仓库吃饭,带来的影响绝非是他许晖一个人的。
但许晖最讨厌被人拿捏威胁,可是这两年他都在这种境地中挣扎,尤其是易洪给他带来的阴影非常大,深知其苦,但凡魏少辉要进一步威胁,他就会死犟到底,绝不答应。
可是令许晖意外的是,魏大少并不是赵复,更非易洪可比,虽然行为怪诞,做事霸道,但毕竟不再一个层次,他眼高于顶,根本不屑威胁许晖,却真的有心收服这个被一直看在眼里的小家伙。
不干?那就打到你干!
过境小兵 摩天玩偶
魏少辉真动手了,办公室里顿时乒乒乓乓,鸡飞狗跳,许晖尽管手中有武器,竭尽全力,也根本不是魏大少的对手,被数次打倒,又数次倔强的爬起来,最后终于如愿以偿的给魏大少的眼眶子上卯了一拳,然后躺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许晖只剩下张着大嘴喘气的份,他从未见过这么生猛的对手,印象中能与之相匹敌的只有易洪。
大明屠魔录
但易洪不是猛,是狠,而魏少辉是太猛,打起来如暴风骤雨一般,许晖深知魏大少手下留情,就凭人家那硬度如同钢铁般的臂膀,真要是发力,一准能把他打残了。
许晖哪里知道,魏少辉少年时代便练过散打,之后又学过跆拳道,对这两种搏击术的造诣很深,在他们那个小圈子里,也就是打不过罗军,其他人根本不是其对手。
“再说一遍,明天下午两点,就在这个地方,你给老子带上两只耳朵乖乖上课,不服气,我还揍你!”
魏少辉气势汹汹的一拉办公室门走了,把围在门口听墙角的一堆人给吓了一跳,纷纷闪在一旁,低头垂目,声呼,“魏总。”
智障联盟 冰之丫头
有眼尖的看见魏少辉左眼眶一个黑圈,周围青紫,显然是被人揍了一拳,难道是许晖干的?
里面刚才打的那般热闹,除了许晖还能有谁?
卧槽,这厮胆子肥上了天,魏总你也敢动?活腻歪啦?随行人员和助理一边脑补没看到的场景,一边小碎步跟上,紧随魏少辉而去,留下唐老板一干人,各个张大了嘴巴,像吞了鸭蛋一般。
“没事儿吧?”楞了半响,唐老板才把看热闹的人轰散,然后冲进办公室,把躺在地上的许晖给扶了起来。
“还好,就是浑身酸疼的厉害。”许晖龇牙咧嘴,心里暗骂魏少辉真特么会打,拳拳在肉上,却不伤筋动骨,但疼的难受。
“好好的,你怎么忽然就跟魏总掐了起来呢?”唐老板把声音压低。
“我哪儿知道?这厮有的时候这边有问题。”许晖伸手指了指脑袋,“你也看到了,参观的时候好好的,他就突然把我给拎走了,这不神经病么?我啥话也没说呀。”
“呃……是不是魏总这两天心里不痛快?”
“不痛快也不能拿我开练呀?”许晖怨气冲天,一直念念叨叨,但也是很少有的没跟唐老板说实话。
……
说不说是一回事儿,反正许晖是有意的,但纸里包不住火,第二天,魏少辉说到做到,真把助理给派来了。
此助理姓柴,身高马大,一脸横肉,年纪大概三十岁上下,跟魏少辉差不多同龄。
柴助理第一次来丁家村,若非跟在此处工作的另外一个助理认识,很多人都没把这位陌生人当回事,来找许晖的,有好几个都是这般孔武有力的形象,后来才搞清楚这位柴助理的级别要比丁家村的刘助理级别高的多。
办公室里又传来的摔打和乒乒乓乓的声响,姜小超和唐老板等人撞开办公室门,一拥而入,发现跟昨天一样,许晖又躺地上了。
姜小超当即就不干了,昨天许晖被打,他忍,因为邵强叮嘱过,轻易不要招惹魏少辉,今天来个狗腿子居然也敢这样对待许晖,根本就没法忍。
嗷的一嗓子,姜小超冲过去跟柴助理打作一团,而北川街的几个以李常亮为首的也不管不顾的冲过去,围殴柴助理,唐老板和刘助理根本就没法劝,反倒是抢着把许晖先拖了出来,小小的办公室内已经乱成一团糟。
微表情读心术全集
“这又是咋了?”唐老板痛心疾首。
“尼玛的,那个疯子又派一个疯子,操他嘛,老子要杀了他。”许晖刚刚喘过气,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返身又往办公室冲,但是没成功,被唐老板和刘助理一块死死抱住。
王牌大明星 浮生若梦1992
柴助理被打跑了,此人拳脚也相当厉害,但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围着殴他,最后鼻青脸肿,一瘸一拐,跑的相当狼奔。
“卧槽,这祸闯的。”连一向比较斯文的刘助理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有口难言,柴助理是集团总裁助理,也是魏少辉的贴身保镖之一,而且还挺有背景,他也搞不懂,魏大少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这么折腾许晖,惹众怒了,搞得他在丁家村待着也心惊胆战。
最 春風
“要不问问魏总?到底是对许总哪方面的工作不满意,可以直接批评惩罚嘛,这么折腾不是个事儿啊?”唐老板建议。
“也只能这样。”刘助理想了想,到自己办公室给魏少辉拨电话去了。
而许晖呆在办公室内倒是出奇的安静,姜小超几人劝慰了一番也就出来了,问缘由,许晖也不说,大家都是闷在葫芦里搞不清楚状况,反正打也打了,真要得罪了你魏大少,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可是半个小时以后,小道消息就传开了,许晖要被调到集团地产公司担任副总裁,并继续兼任仓储中心总经理。
传这个话的是唐老板,而唐老板刚刚听刘助理说,刘助理是亲口听魏大少说的,至于柴助理被打,魏大少也听说了,不但没发火,还挺高兴,说打得好。
寻找无双
卧槽,这特么怎么这么混乱?
不但唐老板的脑回路跟不上,刘助理也一脸懵圈,莫非这打架也能升官升职?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昨天魏大少所眼眶青紫一片的场景。
许晖则在办公室里一脸苦笑,脑子里还是上午魏少辉电话里的声音,“老子的助理来给你上课,你要是不服,继续打,有种也给他脸上卯一拳,我就不提这事儿,否则你跑不了。”
许晖显然没有完成他昨日那潇洒的一拳,就被抡倒了。

wo9ae好看的都市小说 青春流火討論-第547章 魏大少視察分享-q3huz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邵强今天的话不多,只问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那两个疑似假警察进门后有没有自报身份?隶属哪个分局,哪个部门的?有没有按规定出示证件?许晖又是从什么时候感觉对方不对头的等等。
他予她
许晖一一照答,感觉到情况似乎又有点复杂了,但邵强没有任何定性的表态,安慰两句后,连闲扯的话都没有就告辞离开了。
这让许晖挺郁闷,不过那俩憨货都没跑掉,也不怕啥。邵强是个工作狂,看来案情应该推进到了关键阶段,这般拼命三郎的架势也是他的特点,能理解。
之后,又有警务人员到病房造访,这回是真警察,派出所的,问的问题有的与邵强重叠,有的不同,很详细,许晖也耐着性子一一回答,最后干脆把事情的整个经过也说了一遍,好在人家很干脆,问完话让许晖在笔录上签了个就离开了。
贼圣 不言情
憤怒 冰 巨人
其实不用观察到次日,到了晚上许晖就待不住了,坚持离开医院,而且麻烦人家姜小超陪着过夜,心里过意不去。
异能保镖
问过医生情况后,人家无所谓,该打的吊瓶打完了,就是留观,可观可不观,姜小超也就不再坚持留下。
重生之随爱而安 植树
不过大晚上的骑摩托车回丁家村,姜小超着实有些心里阴影,正好,今天公司购置的第一批车辆上牌都搞定了,其中一辆桑塔纳是给唐老板和许晖工作使用,就停在小二楼后面,刚好派用场。
姜小超骑车回丁家村,再从丁家村开车到医院,前后一个多小时,回到病房时,里面已经围了一堆人,好几个都面熟,能叫得上名的有付建平、谢海青、良子。
大完美主播 大昊弟
难得见面,于是大家又吹了一通,然后全体被医生从病房里赶了出来,包括许晖本人,太闹了,有人嘴里时常蹦出各种圈圈叉叉的荤话,像黑社会。
“你们这个集合很有意思,能一直处到现在,不容易。”
“看缘分。”许晖点点头,“有的时候我也没想通,当初这些人是怎么被捏把到一块的,反正大家就这么腻歪的混着,一下就过去了好些年,好像成了一种习惯。”
二人回到丁家村,时间已晚,姜小超不回家了,干脆买了些酒菜跟许晖聊天,自从陈东出事以来,一直心情压抑,但今日看了建鑫这帮人后,他有种说不出的感受,觉得应该抬头看看天了。
“你们战友之间,是不是有种更难以割舍的情义?”
“怎么说呢?”姜小超端起了酒杯,三年义务兵生涯的画面在脑海中飞速掠过,有很多场景和战友的面孔,当赵复和陈东的面孔在面前闪现时,他有种潸然泪下的感觉,一口烈酒下肚,朗声道:“袍泽之义,血浓于水。”
“很遗憾,没当过兵,不过很羡慕。”许晖深以为然,只要看看邵强如何为陈东昭雪的拼命样子,就能想象到那种袍泽之情。
“各有感触吧。”姜小超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再想起过往,只要回忆,就不免会有陈东的影子,徒增伤感。
“赵复现在怎么样?”许晖突然想起了这个曾经让他恨的牙痒痒的家伙,已经有日子没见到他了。
“挺颓废,上次的事儿结束后就在家蹲着,有时候会去我那儿坐坐,感觉他现在想事情很偏激,不好说。”
“找个事情做吧,这么待着就废了。”许晖忽然就恨不起来了,再怎么说,赵复是赵歌的兄长,也曾是建鑫的老人,虽然常做出格的事情,但现在对他不管不问也不好。
“我也是这么劝的,没用,别看他现在不咋呼了,可他那小心眼一直在算账,这回他栽的跟头太大,不把那些帐扒拉清楚是回不过魂儿的。”
许晖苦笑,这点是他是最清楚的,赵复同志不能吃亏,也从不吃亏,可这次碰上了狠人,易洪二次回建鑫,应该算是他一手引狼入室,虽然不能全算他的错,但结果把建鑫搞惨了不说,还把战友的性命给搭进去了,帐能算的清楚么?
“什么时候让邵强劝劝,反正这个地方,还有西郊都缺人,出来透透气好。”许晖现在很少回文化大院,也不愿意跟赵复那厮啰嗦,但不代表不管赵复,能借着姜小超的口给赵复交个底最好。
“试试吧,邵强见他这个样子就想抽他,反正俩人在一起总是对呛,不好弄。”姜小超直摇头,显然不看好。
许晖也不坚持,走出那种心理阴影只能靠自己来悟,别人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赵复这个人尤其自负,能帮他的人只有自己。
“在公司里还习惯吧?”
“习惯,挺好。”关于这一点,姜小超是很满足的,现在除了新购置的车辆管理工作,没什么其他事儿,时间很自由,而且工资拿的比以前单位高出一倍,这是在外面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活儿。
未来车队也由姜小超管理,人员都已经就位,有几个是老司机,也有的刚拿照,总体水平参差不齐,不过似乎都知道姜小超跟许晖的关系不一般,都很老实,至少表面上服服帖帖。
唯一不好意思的是,姜小超同时还担负着保护和监视许晖的任务,是邵强派给他的活儿,是义务的,不拿钱,他与邵强之间多年来早已经默契,也愿意保护许晖,但监视就有点提不到台面上,可也没办法。
许晖其实早就知道,也不说破,他与邵强、姜小超之间总体算是保持默契,所以针对城北‘大焖子’一伙人的报复行动,他格外小心,不会给邵强抓到把柄。
所以,今天许晖跟姜小超喝酒聊天也是想套点话,看看对方是否知道邵强已经抓到的那几个人中,有没有跟‘大焖子’带点关系的,但显然姜小超并不知道这些情况。
许晖也无所谓,反正迟早也要从邵强那里蹭出来,俩人一直聊到半夜才各自睡去。
连续下了半周阴雨,许晖呆在办公室里几乎没怎么出门,唐老板来上班了,听说了许晖又遇凶险的事情,跑到办公室里嘘寒问暖一番,一直磨叽了半上午。
自从到了丁家村之后,许晖跟唐老板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唐老板却对许晖越来越客气,客气到没有了之前那种随意和交心的程度,这让许晖很不适应,同时也不太舒服。
有三四天没有见到邵强了,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许晖心里有些不安,尤其是之前被两个假警察试图绑架的事件,他只是在医院里接受了派出所警员的询问,就再无消息了,这件事太诡异,许晖怎么想都摸不到头绪。
下午两点,近一周没出现的魏少辉来了丁家村,在唐老板和施工方头头的陪同下视察已竣工的仓储配送中心,据说是初步验收。
许晖不想去,连借口都没找就往外溜,结果被魏少辉的助理给堵住了,没办法,许晖只好硬着头皮跟在一坨人的后面。
走马观花了一圈,施工负责人、项目经理等围着魏少辉一路夸夸其谈,而唐老板也不甘示弱,挤进圈子里口沫横飞。
许晖很无聊,在助理的‘陪同’下,缀在最后面东张西望,不过他也的确吃惊,现代化的仓储中心果然非同一般,且不说其空间庞大,仅凭清一色的环氧地坪,造价就相当恐怖了,布局看上去很简单,但其实功能区划分极多,而且设计科学合理,高大的货架从底部一直到顶部,放眼望去一排排的,很有震撼力。
这个仓储中心远非西郊那个土鳖一样的仓库可比,许晖颇为脸红,在丁家村呆了这么久,他居然一次都没有认真看过这个仓储中心的全貌,记得有两天最危险的时候,他躲在还在里面睡过觉,即便如此,好像也无甚印象。
溜达完毕,居然花去了半个多小时,施工方已经准备了消暑的瓜果、冷饮等,盛情邀请魏少辉去办公室就日后正是验收座谈。
没想到魏少辉摆摆手,示意自己的助理去就可以代表,然后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人堆后面,令人惊讶的一把揪住许晖的衣领子,“许总,到你办公室,我有话说。”
就像老鹰捉小鸡,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许晖被拎走了,堂堂许总,魏少辉一点面子也不给,但这似乎又有了令所有人足够品味浮想的其他信息。
凭什么魏总会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如此青睐?这个小家伙身上都有哪些地方让魏总这般毫无距离感?
看看魏总那动作,那神态,只有对待身边最亲近的人才会有的样子,跟了魏总很多年的助理都没这个待遇,莫非这个样子货一般的年轻人,真的是魏总家的亲戚?
而此刻的许晖可不想要这种待遇,在那么多人面前,他不好驳魏少辉的面子,但一拐入小二楼的楼梯间,他就发飙了,一把握住大少的手腕就像用力给拧开,大夏天的被揪着脖领子多受罪。
可没想到,纹丝不动,许晖一惊,这魏大少挺牛逼呀,他好歹也是在仓库干过几个月搬运工的人,自讨还是有些力气,但魏少辉的手腕好像铁箍,练过?
通缉令:惹上首席总裁
绝世NPC 沃德天沃振帅
“别费那个劲儿,你弄不动我。”魏少辉冲许晖呲牙一笑,一肚子坏水仿佛都要从那面部洋溢出来。

4hqx5都市异能 青春流火 愛下-第526章 想到一塊兒展示-ljzdm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
许晖闻听,如遭雷击,小叮当死了?
“你唬我?”
今生求不得 羞顏
“这两天就会有消息,到时候你自己看,我是不是唬你。”魏少辉松开了许晖,“或许都不用,邵强应该已经知道了。”
“被谁弄死的?”许晖有种悲从心起的感觉,他对小叮当的印象不好,赵歌进去以后,这厮不鸟任何人,居然甘心一直为易洪卖命,狐假虎威,建鑫的兄弟多半都讨厌他,但他毕竟曾是建鑫的一员,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不知道。”魏少辉摇头,“告诉你这些,真不是吓唬你,已经入局了,躲是躲不掉的,别一天西大马哈的。”
“就为了你们争来争去这些所谓项目,死了一条又一条人命?”许晖冷笑。
“这事儿别赖我身上,谁也不想这样,我们原本可以关起门来自己窝里横,可谁知道你们当中忽然会跳出个混蛋,然后就把事情搅合的一团乱麻。”
“我们当中?你是说易洪?”
“我管他是谁,这混蛋这么一弄,把那条疯狗给逼急了,就成现在这样了。”
“你敢说这些事情中,你没有按坏心眼?”许晖忽然想起元旦前一晚,他跟邵强在一起时,对方的曾说过祸水东引的典故,似乎当时就在影射魏少辉。
大邪主 碧潭清茶
“自私,自保,人知长情么,反正我不会主动害人,除非它咬了我。”魏少辉倒也光棍的很。
所有谜团在许晖的脑海里瞬间贯通,整个事情看似复杂,其实说来也简单,如果用一个偏激点的方式比喻,就是几个野心家在窥视一块蛋糕,但是碍于规则和各种复杂因素,谁都不好先动。
而躲在角落里的一个阴暗的家伙本来与这件事情无关,但与这些野心家中的某一位有矛盾,或有纠葛,于是出手搅局,无意中引发了野心家对蛋糕的激烈争抢。
貨幣戰爭 宋鴻兵
而建鑫就是这个阴暗的家伙搅局用的工具、牺牲品,可怜陈东、小叮当,在这场无谓的争斗中被易洪彻底卖掉了。
“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别跟我再假兮兮的,我不想知道。”
“身在局中,我不希望你成为第三个。”
“我不在局中,也别硬把我往里面扯,我们跟你们不是一回事儿,我们跟易洪也没有任何关系!”
“说这些,你自己都不信。”魏少辉拍拍许晖的肩膀,“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也不为难你,毕竟跟我靠的近,也的确危险,随你吧。”
……
一回市区,许晖就给邵强拨了电话,证实小叮当溺亡的消息。
“为什么是溺亡?难道不是别人害的吗?”许晖不信。
“这是初步检查的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外伤,也没有证据表明小叮当死于中毒,进一步尸检还需要些时间。”
电话那头的邵强情绪不高,尽管许晖特别说明,他的消息来源于魏少辉,但邵强似乎也不怎么吃惊。反而叮嘱许晖凡事注意安全,尽量跟魏少辉靠得近一点,他要出去两天,有任何急事就找李俊,他已经交代过了。
挂了电话,许晖一头雾水,魏少辉说跟他挨的近,危险大,而邵强的说法恰恰与魏少辉截然相反,到底谁说的是正确的?
许晖当然宁可相信邵强,但也不会盲目排斥魏少辉,这厮今天的态度还算实在,但有多少真话就不好说了。
这些事情,许晖原本在出院前就给当垃圾扔到了一边,现在情况出现了可怕的变化,导致这些‘垃圾’又统统飞回了脑海中,对许晖造成的影响不可低估。
许晖又失踪了,无论丁家村,还是商业巷,连续三天都没有见到他的身影,电话打不通,发信息不回,不但魏少辉紧张起来,付建平等人也慌的要命,派人到处找,再没消息就准备报案了。
第四天,许晖一早则出现在了丁家村,唐老板一见他面,慌了几天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乌贼宝宝
“跑哪儿去了?大家都找不到你,魏总这两天,每天三个电话问你的情况。”老唐低声说。
“身体忽然感觉不好,到医院去了以后,医生建议休息,我就在家躺了两天。”
“打个电话说一声嘛,搞得大家很担心。”
“抱歉,抱歉,手机没电了,充电器给忘在了西郊,也懒得去拿了。”
这话明眼人一听便是敷衍,但唐老板自然不会当面揭穿,闲聊两句便忙去了。
魔王的心思公主不要猜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汐奚
不久,很多电话打进来了,魏少辉的,西海的,甚至还有刘珂儿的,这丫头居然也买了个手机,挺有钱啊,许晖照着跟唐老板说的话一一敷衍,自然没一个人会相信,但也不好骂他,也就这么过去了。
许晖干啥去了?真回家躺着去了,但只躺了一天便躺不住了,有些事情令他不安,忍不住给邵强发了个消息,结果俩人的想法不谋而合,细想一下毛骨悚然。
紫府變
小叮当藏的那么深,怎么会被突然挖了出来?警方都抓不住他,还有什么人能找到他?这许晖跟魏少辉分手之后,一直在想的问题,莫非易洪没有到外地去?
邵强也是这么想的,能在短期内能找到小叮当的,应该只有易洪,但说不准小叮当自己留有后手,反而害了自己。
禦史墓
他有一个眼睛不好的老娘,早已搬离了北川街,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腹黑老公輕壹點
信仰诸天 朝不保夕
于是,邵强第一步先找了赵复,之前他就认为这厮有很多话说一句藏半句,而且许晖曾告诉邵强一个不经意的消息,就是小叮当这帮人在跟着易洪之前,是跟着赵复混的。
这帮人?那么就是说跟着小叮当的小孩可不止李兆宁一个,应该还有别人,许晖不太清楚,但早先也问过北川街的兄弟,陆续找出来三四个小孩,年龄大概都在十四五岁,都曾经跟过小叮当,后来陆续散了。
陈东的死,对赵复打击很大,离开姜小超的小院后就回家呆了了一段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坐牢一样熬过了新年。
之后,赵复就待不住了,他想做点什么事儿,好让自己从痛苦中挣扎出来。
他的朋友不多,几个战友,外加达辉兄弟俩,战友是不敢再见面了,丢不起那个人,达强也闹翻了,而达辉还在蹲班房,居然无处可去。
反复犹豫后,赵复去找了梁斌,没什么目的,就是聊聊,拖着梁斌下水一块去对付易洪,那是不现实的,赵复也没做这方面的打算。